正文 第572章 有痣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一见黄符,小偷就觉得腿软,身体向地上出溜!

    蒋雅南有了新的发现,当然不肯松手,“我问你哪!给我站好回话,两天以前你是不是在这里偷东西,碰了一个穿着笔挺黑色西装的男人!”

    “我是不是说了,你就放我?”

    钟灵眼睛一亮,蒋雅南的发现看来对秦子骞相当重要,“好,你说出来,我就放你。”

    “有,有个男人经过西市,不过,我,我没偷到他东西啊,他捂得很严实”

    “不是问你偷,是那人长得什么样?”蒋雅南觉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没没看清,不过眼角有颗痣。”

    这下,蒋雅南和钟灵互相对视,可算有眉目了,秦子骞脸上干净,根本没有痣。蒋雅南一举他的右手,把幽绿色的污渍给钟灵看。

    “这痕迹是不是夜叉鬼差的血?”

    钟灵点点头,“看着很像。去查一下,是不是赵子明的就可以?”

    蒋雅南笑着点点头,这一条可以证明,凶手不是秦子骞,但还有最大的问题,虽然已经有了一个证人,却是个小偷。

    且不说他的话有没有人会去相信,秦子骞的指纹还是极大的障碍。凶手找不到,终归还是会白忙一场。

    “地府有多少右眼上长痣的?”蒋雅南问道。

    “哈。”钟灵扭紧了小偷,发出一声感叹。

    蒋雅南听出了她的意思,地府之大,魂魄之多,只怕超过地上的人,要在这些鬼里找出脸上带颗痣的,只怕千千万万。

    “先去看子骞,给他说说这个消息,说不定,他会有些其他的鬼主意。”她抱紧了赵子明的账簿,要给秦子骞看看。

    一下地牢,钟灵就扭着小偷交给了“马面”,脱下它的登山装,拿去检测。

    蒋雅南带着账本,见到了正在桌子前吃喝的秦子骞,“观察有用,我找到一个小偷,它在赵子明死的当天,碰过凶手,袖口上碰到了夜叉的血迹,希望是赵子明的。”

    “还是有收获的嘛,”秦子骞抬起眼睛,微微皱了俊眉,“你哭了?”

    “胡说什么啊,我干嘛哭。”蒋雅南翻他一眼,故作坚强。

    “这不用推理。你鼻子红红的,眼睛充血,声音带了嘶哑”

    “我不能过敏吗!”蒋雅南忍不住跟他斗嘴,把账本甩到饭桌的一角上。

    “那就当是过敏吧。”秦子骞看了一眼账本,“这是什么?”

    “赵子明的账簿,他在夜叉堆里,也是个人物。”

    秦子骞扁扁嘴,放下碗筷,拿起了账本,翻开第一张看过,就嗯了一声,接着翻到第二张,表情开始厌烦起来,下来的速度就变得极快,一连翻了数十张。

    “啪!”他不看了。

    “怎么样?有什么眉目吗?”蒋雅南问道。

    “你观察过大街,找到了一个小偷,还见到什么?”秦子骞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挺热闹”她闪着明亮的双眼,试探式的去看秦子骞,看他眼光发寒,内心感觉这个答案一定不对,急忙跟着补充,“虽然人来车往,但是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

    秦子骞牙关一错,一言不发,“还有呢”

    “呃有个馒头店买馒头的残缺鬼很多”

    秦子骞扭了头,不想再问了,“行了,回家吧,以后有机会再见。”

    “我是真的认真观察了呀,街上真的没有什么了,还有些商铺,两家狗肉店”蒋雅南急了。

    “集市总有长度的吧,看到我走过集市的人很多,我走到那里消失了呢?为什么你脑子都不转!非要我给你指点才行吗!”

    “消失了还找个屁啊!”蒋雅南又怒。

    秦子骞还真拿她没脾气,这个脑子究竟是怎么设计的?还不如他一个男人细致?

    “他的意思是说,凶手最后消失的地方。”苏卿嫣手提着饭盒,一步步的走下石阶。

    秦子骞心里有气,见她拿来饭盒,“怎么,我死了你就不停的让我吃,想撑死我!”

    “阴间不比阳世,你吃多少也不会饱,何况,这对你的身体有益,要知道你现在的肉身”苏卿嫣指指头顶,“可没有什么可以消耗。”

    “幽村是吧”秦子骞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我这幅模样,身陷鬼牢,不能踏出牢房一步,除非释放,想回也回不去,吃饱不吃饱,也没多大用处。”

    蒋雅南想了一阵,抱起账本就走。

    秦子骞眼睛一瞪,“你又干什么去!”

    “去查,查不出来,我就不见你了!”蒋雅南一咬牙,快速踏出了囚室。

    “给我站住!”秦子骞不住运气,蒋雅南就是风风火火的个性,一刻也不能安静。

    “你们两人吵什么吵,你还剩一天,她就剩下几个小时,大不了都呆在地府呗。人多也热闹。”苏卿嫣说道。

    秦子骞坐在木凳上,给酒杯倒满。

    “原本我认为,我是仙官,总有一天,会离开她,到地府来任职,直到她死,才能再见,可现在她才是仙官,而我不过只是个凡人,就算我们都死了,我会去投胎,她在地府,永远再也见不着。如果你是我,是想跟她多聊聊天,还是看着她去查案?”

    苏卿嫣一怔,她答不上来。

    不管是以前还是以后,秦子骞和蒋雅南之间只能不停的流逝,相守的机会越来越少。

    “浪子也有想安定的一天啊,你不再来一发了?”苏卿嫣淡淡一笑,拿起秦子骞的酒杯,一口喝尽,接着续满,“我做俗家道士之前,也谈过一场恋爱,后来让我发现男友不轨,一怒之下,就走了这条路,承你情,做了这阎王,这是我的造化,也许你真的死了之后,也有造化。”

    “油炸我的手吗?”秦子骞端起酒杯,也笑。

    “有什么话,直接告诉我,我去转告她。这是地府,她一个人行走不安全。”苏卿嫣说着,将饭盒放下。

    “让她好好看看账本吧,仔细的看。”秦子骞说道,他微微蹙眉,“违和感”

    “好。”苏卿嫣点头,风一样的去了。

    蒋雅南向鬼市方向疾行,现在凶手的痕迹已经随着小偷被现形,她一点不担心钟灵手上的痕迹检测结果,毫无疑问就是赵子明的血,仅凭这个去高兴还为之尚早,现在关键的是,必须找到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