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78章 幽村决战(二)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让我猜猜,你被什么东西附身了?”王凌志一脸虐笑。

    “只有一下下,你就结束了。”秦子骞冷冷的邪笑,脑海里的套路五花八门,这些人柱生前会的,尽皆归他所有。

    “听我说,”王凌志慢慢从腰间拔剑,剑身在鞘里发出的声响,尖利刺耳,“你需要安顿下来,慕燕婷不识时务,本来依附黄泉之中,我们可以大有作为,别的不说,至少这天朝西南一带,都将是黄泉覆盖的范围!但她一钻进山,就没了踪迹,白白浪费了两三次黄泉喷涌的机会。子骞,进我们王家吧,有了家,你就更加荣耀和安全。”

    “我应该消失”秦子骞回应着,眼角往院里的兵器架一闪,那木架呛地就飞出一把刀来,吸到了他的手上,“我就用你师兄的套路,来看看你剑术如何。”

    “子骞,你真的有古人之风,我实在想不出你和我这古村,不,皇城有什么不合,相信我,在我这里,没人能伤得了你!”

    “要是换个活人跟我来说,我就信。”秦子骞一横刀身,反衬出寒冷的月光。

    “哈哈哈”王凌志仰头笑了一阵,笑声陡然一歇,暴虐而又残忍的气息铺面而来,秦子骞神情一凛,不自觉的用刀格挡!

    叮!

    刀剑相交,瞬间就擦出火花,于此同时,水中宫的正殿入口,轰隆隆的塌了半边!

    好快!

    秦子骞突然觉得左肩软麻,侧头一瞧,就见一张符咒隐隐在肩头消失!

    妈蛋!这王凌志还是符剑并用的那一套,趁着剑法迅捷,同时暗藏符咒,一见到时机,就来定住自己的四肢。

    他左臂一软,刀身就架不住逼来的长剑,身体拧了半圈,算是扭了过去,岂料后颈又被王凌志贴了一张,脖子也跟着僵硬起来。

    “嘿嘿”

    等他转过身,王凌志已有七八丈之远,站在一个铁箱之上,剑指着空空如也的铁箱内壁,“被人柱附身,有黄泉在,你也就活不久了,这世上会长生之法的,只有我一个,我能救你。”

    他始终在游说,却也一步步的用咒术封住秦子骞的身体,他要收伏这个强大的凡人帮手,看着人柱的面子上。

    “没了慕燕婷,你还是我的盟友。看,我是个重情重义之人。”

    “没了人柱,你还重情重义吗?”秦子骞硬着脖子,右脚前踏,挺刀刺去,谁知道他闪得更快,顷刻就在秦子骞的身侧,一记重击,就把秦子骞踹下了殿门,狠狠撞翻了一口铁箱。

    “我给你一个平坐江山的机会,只不过是不想太过辛苦,你要是放弃这个机会,朕也无所谓。”王凌志站在石阶之上的殿门,冷眼相望。

    秦子骞左手握住了翻倒铁箱的边缘,眼神之中满是恨意,这铁箱的人柱由心的痛苦就反映脑中,左肩关节一热,立刻就注入了一道鬼力,他觉得左臂充满力量。

    本想一把将手中的铁箱掷出,突然留个心思。

    他抽着嘴角,装作左臂无法用力,蹭着铁箱的底儿站起,“少废话了,要杀就杀。”

    王凌志从牙缝里迸出一个好字,剑锋再度光芒迸射,霎时间罡风横扫,剑势不停,再次化作一道白虹呼啸而起,直指秦子骞。

    长剑破风****,转眼就要将他罩住。秦子骞脸色一狞,右手猛地一挥,呼地一声刀光迸射而出,也带了一道光流。

    迎击的这一刀,却是一只人柱的套路,刀使得阴柔缠连,一碰到王凌志递来的长剑,就粘了上去,王凌志心里更是一凛,刀比剑重,面积又广,一旦这样被刀势粘连,他的妖剑得断成两截不可!不得不全神贯注,挽着剑花,脱离刀势的范围,好将长剑收回。

    呜呜的风声传进耳朵,两人同时向左侧踏了几步,王凌志始终被气息裹带,既抽不出剑来,也不敢同秦子骞的刀身相交。远远望去,就像两人划着空气,连着空舞。

    空气中湿气渐重,斗大的雨滴从山缝中落下,竟然下起了雨。

    王凌志心里一松,山里有雨,就给黄泉助势,要不了多久,水中宫就得被浸满黄泉,看来第二次的黄泉喷涌的时机又要到来。

    他右手剑微收,不再跟着秦子骞的大刀空绕,大胆的一刺,再次化作一股绿色的光流,朝秦子骞胸口刺去。

    一道波纹扫过,靠近剑尖的雨滴凝结成冰,地上同时升起一阵霜花,波纹汇聚到王凌志的身上,让他身形一震,全身毛孔中爆出一片黑雾。秦子骞举刀一抬,速度竟然不迋多让,又把这一剑拨开。

    两人交锋了几剑,竟然打成平手。山缝之前淅淅沥沥的雨水骤然急促,倾盆而下,在山缝之中,冰寒刺骨,似乎能冻结人的身体。

    一小股黄泉,已经从殿口涌出,覆着了两人的脚底。

    “秦子骞,这里马上就要喷发黄泉了!”王凌志一声吼,剑发虚招,直冲他右侧耳边扎去,他左手偷偷入怀,借着秦子骞要分心去想黄泉的事情,非要把符咒贴到他右臂上不可。

    论声东击西,秦子骞从小就惯常,小小年纪劈鬼不在少数,会上他的当?他也盯着那偷做小动作的左手。

    当然他知道,王凌志之所以敢大胆下符,就是认定了他左臂不能使力的事实,如果没有一击即中的机会,万万不能使用,要一击即中,就要王凌志相当骄傲自满,憋足他的信心不可!

    明明见他身体靠近,秦子骞暗叫不能心急。

    果然,他一靠近,就要拍符,秦子骞用刀刺他左肩,完全无视他右手妖剑的虚招,王凌志嘿嘿一笑,剑尖变了位置,左手道符不发,右手极快的把虚招变实。

    噗地一声,剑尖锋利,戳透了秦子骞的右肩头。

    秦子骞虽然在人柱的助力之下有了速度和鬼力,但要是脑力,相比自己之下,还是有不少距离。

    一股鲜血从秦子骞的肩头喷溅,王凌志极快地抽剑,剑刃上带出起一道血箭,王凌志轻蔑的直笑,勾起一脚,踢中了秦子骞坚硬的脖颈,没等血箭洒在石阶,就又把秦子骞踢了出去。

    论实力,他也不是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