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79章 幽村决战(三)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蓬!”王凌志看着飞出去的秦子骞撞坏院边廊下的栏杆,木屑乱飞。

    人柱只怕过百,每一个抵抗黄泉,也有百年,鬼力绝不是不堪一击的状态,就算附在秦子骞的身上有所损耗,也不至于连自己一两下也挡不住。

    这人柱中可有跟自己同在明朝至今的!

    王凌志本来不屑一顾,突然脑子里就有了这番心思。本要乘胜追击的他身体晃了两下,还是谨慎些好。

    他剑柄一横,妖剑用了守势,“小子,你诡计多端,藏头露尾的,不是藏了什么吧,人柱在你手上,过于弱化了。”

    秦子骞捂住流血不止的肩膀,站起冷冷地望着王凌志,握着阔刀的手都微微有些颤抖,似乎拿不起这宽刀。他的脸苍白到极点,气息时强时弱。

    的确,为了引得王凌志上当,他已经中了一剑,鲜血汩汩的涌出,只怕是伤到了动脉。

    哪怕有灵丹妙药,不先止血,他也很难再坚持下去。他只是个凡人,不再有仙官的底蕴,不死之身已被撤去,有的只是一具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身体,没了血液,还要和王凌志颤抖,不出四分钟他的心脏就能供血不足。

    人柱再给力,也得有个相当的容器,附在仙体,跟附在人体,完全天壤地别。

    他没有再复活的能力。在极限的五分钟里,他就要把王凌志打倒,不然倒下的会是自己。

    不过,哪怕倒下战死,他也要拉上这个垫背,尤其在他曾经说过,要用自己的肉身,如果不能结果,那么蒋雅南、吕莹、历晓筠这些极其重要的朋友,都会相当危险。

    此时,傻子都能看出,秦子骞现在的状态,已经离死不远。

    “秦子骞,有朕亲自动手,你倒也死的轰轰烈烈,不过既然你要死,我也不妨再讲个秘密给你听,其实我根本没有永生之法,而之所以活了这么久,是因为各取所需,我替一个重要的盟友,大兴祭祀,好争取时间,能做地上之皇。但凡只要是人,岂能不死?”王凌志翻着眼白,手中的妖剑缠了剑花,“大虚足够强大,最后也不是要死?”

    “你要帮的盟友,是个女孩吧。”秦子骞想起了毕夏,她手中有生死簿,也只有这本书,才能让王凌志活的更久。

    “聪明,一下子就知道我说的是个女人。”

    王凌志惨白的眸光如九幽之下的寒冰,一步踏出万丈光芒照耀大殿,哪怕死,手上的妖剑散发出无比刺目的光芒,可怕的剑气衡坦天地,要不是山缝之中没有星空,那般可怕的剑气怕是星辰都能射落。斗大的雨滴纷纷避开这强大的瘟神,他一步步走下石阶,剑身上干干净净,连一滴雨水都不沾。

    “唰!”王凌志抬起剑,就撩起剑气,虽然就离秦子骞不过十几米的距离,他也不想托大,决定施展剑气,远远的取秦子骞的命!

    刹那间,他全身便被无尽剑气笼罩,剑气如潮,席卷苍穹,雨水纷纷旋转靠拢,那剑尖如大海般潮起潮落,顷刻间汇聚成了漩涡,且雨滴不断的加入,延绵不绝。

    秦子骞见这个阵势,可怕骇人的剑圈不断翻转,整齐好看,却也令人恐惧万分,别说剑气,单是这些雨滴落在身上,只怕也跟被剑刺中一样的效用!

    轰!

    秦子骞被剑圈直接击飞了出去,瞬间撞碎五六根院廊的廊柱,嗵嗵嗵嗵!水中宫的走廊又被挤塌一边,手上的刀直接脱手,上面多出一道可怕的剑痕,刀光暗淡,已然受损,轻轻再磕一下,立刻就断!

    “哼。这招你要是能挡,才是真厉害,这剑法是我师娘独创,就连师尊本人,也不能抗衡一二。”

    王凌志剑尖指地,那道原本暗淡不少的剑光,突然流光一转,然后爆发出无比璀璨的目光,居然比之前都更强,更是威力无涛。

    “怎么可能!”

    秦子骞浑身是伤,嵌在墙中,瞳孔瞬间放大,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与惊骇,做梦都没有想到,原本暗淡下去的剑气居然能再次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力量。

    不,不是爆发,他在聚气!

    秦子骞看见星光点点,纷纷在剑身上聚集,王凌志手中的剑,比他毫无血色的脸也要光亮几百倍!

    自己已经竭尽全力用在抵挡和受招了,结果对方还只是没有尽出全力,可见当时魏修杰的师娘尤梓馨,不知道在剑术上造诣,到了何种的地步!

    看着剑身越来越耀眼,见识到那一剑的威力后,再给他一个胆子也不敢往上冲。

    王凌志鬼精,谨慎的不跟他近身拼斗,而是远距离的发大招,这样的剑,自己能接下几招?

    眼见剑气又道,秦子骞只能跃起,踩踏旁边倾斜的廊柱,想要飞上院墙的梁,没有料到,寒光仍是四面八方覆盖而来。

    胳膊、大腿、手臂、后背纷纷中剑,还没能上梁,向被刺击下来,在地上一滚,咚地重重磕在一口掀开的铁箱之上。

    惨烈的气息弥漫在院落之中,不过两剑,将方圆的地面划得千疮百孔,铁箱间的铁链纷纷被剑气砍断,秦子骞趴在地上鲜血已经染红了他的发丝,身上的气息越来越虚弱,似是一个将死之人,只差最后一口气了。

    但此时,王凌志也没敢轻易上前,因为看见趴在地上的他,伸手紧紧攥住了被砍断的一截铁链,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息太可怕,杀气比任何时候都浓烈,他不确定,秦子骞是否有手段在最后时刻临死反扑,拖他下水。

    任何一个能和自己对阵的敌人,都修炼了无尽岁月,能活到现在自然不是鲁莽之人。

    “怕什么,你这‘皇上’也有害怕的时候?”

    秦子骞在地上邪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凶狠的眼眸随着重伤,反倒越来越明亮。

    “真是可惜了,若不是你不愿归顺朕,将来说不定能成为我中军一品大都督。”王凌志暗暗轻叹,在如此情况下,秦子骞居然还能笑,就算是个凡人,倒也不失为一代人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