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0章 幽村决战(四)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王凌志,你生不逢时,死不逢时,就连复活崛起,都不逢时,天朝早就不再是大封建王朝了,你只是白费力气!”秦子骞从地上站起,被血几乎染成了一个血人。

    “嘿嘿你也不用激怒朕,这些激将法对朕来说,都是没用!等我解决了你,什么都烟消云散!”王凌志回道。

    还有被讽刺心里不难受的?秦子骞嘴角抹笑,他才不信。

    就算不说话,只要自己摆出个抹嘴偷笑的动作,王凌志一定按捺不住,杀他而后快。

    想要逼他上前近战,必须得在他方圆十尺之内,他始终非常谨慎,尽管激怒他危险系数太大,但只有这个办法,似乎可以一试。

    要不,单以那势如洪涛的剑法,自己就抵挡不住。

    但他伸手一摸嘴巴,就开始后悔了。王凌志就是一直小心谨慎,在这幽村的地下藏了近千年,又怎么会受他几句挑唆,就耐不住气候?

    王凌志阴狠的几剑划来,还是远攻的套路,可这千丝万缕般的剑光,怎么躲?怎么挡

    “剑法的使法不错,再不躲闪,这么呼的几声,几剑就砍在你肩头啦。”一只纤手一探,从秦子骞肩头绕了过去,拍的一下,掌缘在他肩后轻轻斩了一下。

    不等他反应,身体就被一具柔软的身体挤到一边,红衫长裙,来人一头乌发,打着一双白皙娇嫩的赤脚。身上铃铛哗啦啦的作响,手上迸出千条剑光来。

    孟孟倾城啊!

    秦子骞大惊,她是怎么跑出那只洞的?不是洞口布满咒文的么?

    “凌志,秦子骞是后辈,你要当我傅家人都死光了吗?”孟倾城站在秦子骞身前,倒像是来维护,而不是追究秦子骞偷奸耍滑罪过的。

    “孟师师叔?”王凌志简直不敢相信,除了慕燕婷,居然还能见到一位跟自己同一时代的人!

    不可能,与孙恩一战,十死九伤,她不可能还活着!

    “你你是鬼?”他醒悟过来,“你一直守在这水中宫?”

    “我夫君九尘见过你和魏修杰,大战之时,我留在此地,保护燕婷的尸身,浸入黄泉,本来我也是为黄泉而准备,只是燕婷一入棺,黄泉就停下,我也就在这里了。前阵子有人骚扰大殿,我和燕婷也就同时醒来。”她说着,艳丽的笑靥就回头瞥了秦子骞一眼。

    不用多说,这个骚扰的人,就说的是秦子骞无疑。

    这张脸秦子骞在吕莹的脸上见过无数遍,直到这一刻,他内心才猛然一跳,吕莹虽然变成她的样子,可神态却是无法冒充模仿。

    王凌志如临大敌,一跃而起,速度快的没了踪影,孟倾城眼睛一动,娇叱一声,两柄飞刀甩了出去。在她十步之遥的半空,传来王凌志的惨叫,两柄飞刀穿过他的小腿,污血喷了一地,飞刀钉在墙面,血肉模糊。

    “我是长辈,你敢跟我动手?打起来你吃亏。”

    他嘴角嘿嘿惨笑,孟倾城才觉得右肩疼痛,侧头一瞧,两张黄色的飞符正在白嫩的肩头燃烧,秦子骞站在旁边,急忙双手上去扑打。

    孟倾城动也没动,就看着他浅笑,“你有九书之风,想讨我的便宜。”

    秦子骞本来只是来扑火,听她一说,脑海里也有了相应的画面,脸上不禁红了,急忙否认,“没有。”

    孟倾城嗤地一笑,“撒谎”

    秦子骞突地一跳,一双手就放在她肩头,不知道该继续拍火,还是缩回的好。

    孟倾城的媚骨,简直叫人酥到骨头,比起钟灵的小骚情,不知道高出多少深厚的“功力”。

    只不过片刻,孟倾城肩头的火突然熄灭,烧黑的肩头又复白皙,风声传递,王凌志一剑就刺到孟倾城的面前。

    孟倾城只伸出两指,捏了剑尖,就迫使他不得不撤手,孟倾城轻晃手腕,就把妖剑丢在地上,见王凌志手掌变爪,抬起右脚,踢了他手臂。

    王凌志偷袭失败,就想后退,谁知道孟倾城快步上前,弯腰就是一肘,一脚踢了胸口,打的他喷出一道血箭。

    他伸手入兜,极快的掏符,秦子骞瞅见不妙,手中的铁链就甩出手,去抽他的手掌,孟倾城瞅见,铁链抽到半空,就夹了过来,改成了她的抽打。

    王凌志不敢大意,急忙伸手接住鞭头,就听见孟倾城轻笑。噗嗤一声,他的两根手指就被黑链的链头旋下,落在了地上。

    “好啊!”秦子骞赞道。

    王凌志冷眼一瞪,手指断了两根,丝毫没有知觉,秦子骞瞅见,急忙退了两步。

    “我也会飞刀!”他左臂轻甩,就甩了三把飞刀出来,两柄向孟倾城的上下两路,一柄朝着秦子骞掷去!

    “还得看谁使!”孟倾城一晃,就没了身影,两柄飞刀立刻落空,半空里铁链响动,去抽秦子骞的那一柄。

    叮地一声,秦子骞从地上拾了妖剑,剑身架在左臂挡下匕首。

    孟倾城就在他身旁赞许一笑,这个不知道重重重的几代玄孙,倒也还有几分反应,“你的毒解了?”

    尽管她呼出的气冰冷蚀骨,秦子骞也觉得受用,“解了。”

    “为什么?”她一愣。

    没有自己,他根本无法解除毒素,除非,他另有奇遇。见王凌志又逼上,孟倾城急忙用黑链阻挡。

    “我泡过一个大血池子”

    “血穴!”孟、王二个人几乎同时罢手,失声惊呼,不过也是转瞬,两人又缠斗在了一起,为让孟倾城的黑链无法鞭长莫及,王凌志施展虎爪,不停的去抓她的魂魄。

    不过两人明显心不在焉的拆了几路,心里都是一片死灰。

    水中宫的神秘血穴,从来就没有人发现得了,怪不得秦子骞能起死回生,只是这样,算是把自己重新活过的念头彻底打消,再也没这个机会了。

    王凌志又接了几下,终于罢手,跳出了站圈,“师叔,打也没用,我的祭祀失败了,黄泉喷涌再也阻挡不住,那人也再没有来,最终我们都是要死了”

    他回头在雨里望着隆隆颤抖中的大殿,“没了血穴,黄泉喷发的更快我做皇上,却没命享受,有什么用?到头来有什么用!”

    像是一只泄气的皮球,他的身体半蹲下来,捂住了头,“与其这样的永生,我不如不要。”

    孟倾城神情也萧然,垂下了手臂,“秦子骞,你走吧。走得越快越好,燕婷已经不在,我就先把守黄泉。”

    她看着秦子骞,嘴角泛起苦笑。

    突然听到王凌志的一声冷笑,只见他利爪如钩,不知怎地就冒出孟倾城的身边,扣住了孟倾城的双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