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1章 洪灾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哈哈哈”王凌志丧心病狂的大笑,在秦子骞惊愕的眼神中,看见不远处蹲在地上的“王凌志”幻化成了两张符纸燃烧殆尽。

    “孟倾城,有你的力量,我不再需要别人帮手啦!”

    他抬起一脚,直接把秦子骞踹飞了出去,看着妖剑落地,秦子骞就像射出的石子,狠狠撞裂了门框,双手抓着孟倾城的魂魄,死不撒手。

    这家伙还是用的声东击西!

    秦子骞怒火中烧,全然不顾身上的疼痛,就再扑来,右拳击在王凌志的脸上,就好像碰到了坚硬的钢铁,再也打不动了。

    “荷荷”王凌志双目带光,一手扣住他闪避的右肩,一股威压就迫使他不得不跪,孟倾城的魂魄由实转虚,已经黯淡的快说不出话了!

    “不为我所用,死了就解脱!”他得意的说着,又把目光转到孟倾城身上,有了她的鬼力,再去吸取秦子骞身上人柱的鬼力,就算自己光天化日在阳光下行走,也没有人能把他奈何。

    天朝属于他王凌志的帝运,即将开始!他荷荷笑着,仿佛看到了黄袍加身,众官甚至众民朝拜的美妙景象。双臂不断吸取着孟倾城的力量,他得到了彻底的满足。

    “到阴间受罚吧!”秦子骞一身低吼,左手极快的从地上拾起妖剑,一霎间就捅进了王凌志的心脏!

    啊!

    王凌志惊惧的看着妖剑,这才想起秦子骞的左手!自己明明知道人柱的鬼力不会那样浅薄,明明知道秦子骞的左手中了符咒,还存了一丝猫腻儿,怎么大意?为什么大意?

    他颤抖的松开孟倾城的肩膀,在雨中不断后退。

    秦子骞可不留机会,拔出妖剑,一剑砍掉了他惊愕万分的头!

    “我从小劈鬼,要玩声东击西,我是你祖宗!”秦子骞不解恨,又在他轰然倒下的尸体上戳了几个窟窿。

    “走吧,快走”孟倾城伸手指着大殿,颤抖着说道。

    秦子骞猛然抬头,眼前已是黑压压的一片,想要拔腿就跑,突然觉得脚下的黑水过膝,只不过低头闪了一眼,就被一个浪头扑倒。

    巨大的冲力带着他直接冲向门框,狠狠的撞击之后,就觉得一根横梁抵住了他的后背,向一颗巨大的石头推动!

    轰!

    水中宫早就千疮百孔,这一次的喷发再也无法支撑,轰然垮塌!

    “倾城!孟倾城!”秦子骞一脚踏在巨石之上避开撞击,拨着水面回头,看见黄泉的浪头已经把水中宫的宫顶扑垮,四周一片碎裂的木块,哪里还能见到孟倾城?

    一根碗口粗壮的断木轰地在水面打了一个水瓢,直接冲向秦子骞的头,他急忙躲避,却还是被断木剐蹭,立刻划出几道血痕,突然双腿猛地下沉,被肆虐在山缝中的黄泉挤压捏扭,失去了意识

    一个月后。

    江州、锦都发生严重暴雨洪涝灾害,紧急启动了天朝六级救灾应急响应,一队队的工作组赶赴灾区,查看灾情,指导地方开展救灾工作。

    蒋雅南此时正在王雪薇的车上,驶到离江州还有大约四公里的国道,柏油路面至此已经全然不见,此时的路面变成了被初步清理后仍覆盖在路面的一层坑洼泥土,路边尘土被过往车辆扬起,霎时间如同沙尘暴一般,能见度不足五米。

    “雅南,你还要回江州吗?可能你父亲和妹妹都已经转移了。”王雪薇驾驶着车辆,咽了口水。

    虽然已到城郊,江州城近在咫尺,但就是这不到3公里的道路就足足开了近二十多分钟。虽然该路段还算不上受灾最严重的区域,但犹如泥潭的道路两侧,陷入淤泥的汽车和被洪水冲开卷闸门的商铺随处可见。

    在灾难面前,一切都触目惊心!

    “我相信他们转移了,但我得留在这儿。”蒋雅南回答。有夏游和关飘两只女鬼在身边,父亲蒋勇一定是带着叶柔、李倩和秦晓佳离开。

    至于吕莹和历晓筠,本身都有神感,自己都有知觉,她们更一定不会陷入灾难重地!

    “不能再进去了!现在往里走,是去找死,说不定,说不定洪水之中就夹着黄泉!”王雪薇透过被泥水冲刷的挡风玻璃,随处可见一个个穿着高筒雨鞋扛着铁锹清理淤泥的工作人员。

    车声、轮子的转动声夹杂着混乱的喊叫,让接受高等教育的王雪薇花容失色。

    蒋雅南平静的开始穿着准备好的红色防灾背心,给手臂带上志愿者的红色袖套,“看到我是志愿者,一定会放我进城,等我找到人,跟着运送救灾物资的车就出来了。”

    “怎么可能这么简单,现在受灾,吃饭都成问题”

    蒋雅南用手指敲敲车窗,路边的一个临时窝棚,正是一个提供伙食的就餐点,“放心吧,我死不了,也不怕黄泉。”

    “秦子骞一定不在城里!都已经过了一个月,他都没有任何消息,探险队找到的幽村,都被黄泉毁了!”王雪薇断定。

    “要是活着,他猜我会在,”蒋雅南回答,“所以我要回到事务所,去等他。告诉我妹妹,让她好好照顾父亲。”

    她喘了几口气,确定了身上的水杯没有晃洒,换上高筒雨鞋后,推开了车门。

    路边的一辆挂着横幅写着“支援江州人民”的运送救灾物资卡车停在路边,在人群嘈杂的细雨地下,几个壮实穿着救灾服装的中年男人靠在车轮边睡觉。

    几个警察淌着泥水,从她身边跑过,只是看了她一眼,当见她穿着志愿者的服装后,其中一个警察指了指道路的前方,“志愿组的在那边!”

    泥水瞬间就扑上蒋雅南的脸庞,她没有伸手去抹,只是点点头,扭过身体拍了拍王雪薇的前车盖。

    王雪薇在车里长叹了一口气,几个浑身是泥水的男人捧着一个女人就上了车,“你们”

    “送救治点!”坐在车座上的男人毫不客气,就关上车门。

    王雪薇扁扁嘴,再抬起头挂上倒挡,就已经看不到蒋雅南的身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