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5章 嘲笑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秦子骞有了一点食欲,躺了这么久,终于有了一丝有点意思的事情来干,他被张琪悦喂着饭,竖起耳朵仔细倾听梁总的英雄事迹。

    梁海峰自己讲述着水下车库经历的过程,因为自己曾经做过消防队员,所以应对这种突发事件,他拥有的专门应对井下事故的经验和理论要多一些。

    张琪悦边给秦子骞喂饭,也打量女鬼,她就站在自己身边,完全模仿着自己的动作,焦黑起皮的手臂不停在空中挥舞,做着喂饭的动作,相处了一阵后,也渐渐稳定了情绪。

    “你怎么能看到鬼呢?”张琪悦不解的问。

    “我从小就能见,现在别打扰我,让我听英雄讲故事。”秦子骞先见女鬼,后见的梁海峰,先入为主,举一反三的脑海已经补了很多内容,从梁海峰口里讲述的,做实际上的推测。

    首先,洪水来得很突然,大约是在十几天前,也就是自己刚刚从医院转移,到棚屋里的时候,梁海峰已经带着众位同事,到了垮塌的地下车库,可但凡有点常识的都清楚,洪水肆虐,最先灌满的,就应该是这些建筑的地下车库了。

    这不是带着所有人去死么作为一个前消防队员,不会不清楚哪里更危险的道理。照他所说,似乎是无路可走,只能下的车库。

    就算这一条站得住脚跟,那么既然他能记得孔瑜在休息室,为什么不一起叫上?

    就当是混乱,他忘记了,还算能说通。

    其次,他是在取完食用水之后,才决定去救的孔瑜。这个时候,大厦应该还未倒塌,不然怎么知道去哪里取水?孔瑜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被电死了,为什么成了魂魄,不出来传信救人,一具魂魄呆在原地,等了十几天再出来报信么?

    没有这样的事。

    然后,他这才想去救,大厦理应发生了倒塌,就把他困在了里面,且不说他是怎么活下来的,他又是怎么知道孔瑜就在休息室里被电死?

    疑点有三,第一,他究竟记不记得孔瑜在休息室。

    第二,孔瑜的魂魄呆在倒塌的大厦里干什么?

    第三,他是如何知道孔瑜的死因的?

    他看着面前的女鬼,一口口吃着饭,要是它真的能说句话就好,事情一切就变得简单,不用推测了。

    第一点不好证明,暂且放在一边。

    魂魄离体,秦子骞是有经验的,孔瑜能出来报信,排除了魂魄不会重复其死的情况,而是有目的行为,所以,它死之后,是不会呆在原地的。也就是说,孔瑜的死亡时间是个谜,很有可能不是灾害发生的时刻,同样的,它没有被阴帅或是鬼差勾去地府,也是说不通的。

    这位“英雄”硬是记得孔瑜的死因,说明至少亲眼见过,所以才能确定,而他也被困在大厦里出不来了,应该是见证过孔瑜的死亡之后的事。

    秦子骞微微停顿了一下用饭,假设孔瑜死在灾难之后,就是在梁海峰去救她的时候,这些疑点就彻底通了。

    因为刚刚死去,魂魄没被人勾走,孔瑜也就飘出来给张琪悦报信,而梁海峰见到她死去的原因,才被困在大厦里。

    秦子骞目光如电,向梁海峰看去,这个时候的他明显恢复了很多,面对众人的夸赞,始终保持着微笑和谦虚,不停的摆手。

    “你有怨气,所以不下地府,要跟着琪悦吗?”他小声的向女鬼确认。

    能让鬼差停下勾人的,一定事出有因。

    女鬼停止了模仿,双臂垂下,背对着梁海峰,一动也不动。

    见它突然动作有异,张琪悦又开始紧张,她看出来了,秦子骞有异常人,不像是一个爱胡说八道的帅哥那么肤浅简单。

    看见焦黑的女鬼有了反应,秦子骞更确定了自己的判断,“现在我让琪悦离开,如果我说的对,你不要跟。”

    他盯死了女鬼,冲张琪悦说道:“你走开试试。”

    张琪悦听见他说话,心里也开始好奇,试着慢慢向门口移动,女鬼这次再没动静,果然站在原地不动。

    “哈哈哈......”一连串的笑声传来,秦子骞移动了目光,看着一团人正热火朝天的跟梁海峰聊天,嘴角撇了不屑。

    这位“救灾英雄”的水分极大,未必是像他口中所描述的那样英勇不凡。

    一只鬼有了怨气,没有寻找事主,而是寻求帮助,加上她事前的报信救人,表明她的为人正直。可是自己该怎么帮它呢?

    自己瘫在床上,不能去查看大厦实际的位置情况,加上救灾工作正进行的如火如荼,不要说尸体,就是所有能做证据的痕迹,只怕都会遭到破坏,包括这位已经烧焦还说不出话的秘书小姐。

    现在梁海峰说些什么,都将成为他所经历的事实,说不定还会放大成为人生光辉的一页。要知道在巨大的灾难面前,所有的正能量,都会被放大处理,好让失去家园的人们更加有战胜灾难的信心。

    果然没有多少时辰,棚屋里逐渐热闹,不少记者就闻讯赶来,听梁海峰讲述整个救人的过程。

    女鬼避开人气,又跟随在张琪悦的身边,默默的站好。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应该的。”梁海峰越发有了精神,笑得如沐春风,“这么大的洪灾面前,我相信每一个有血性的男人都会挺身而出,这里遭了灾,我们没有任何理由袖手旁观。”

    记者也都急着记下这“英雄”的话,一时间照相机、镁光灯闪个不停。

    “真是一个不错的救灾英雄,尤其是看着一个女人被电死之后,还能说没有理由袖手旁观。”秦子骞嘲笑的声音不大不小的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梁海峰一凛,眼皮跳了两下。

    当看清楚是一个比自己还要早到这棚屋里救治的瘫痪病人,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是秦先生吗?您是江州的富豪,我做过你的访谈。您的话听起来是什么意思?能谈谈吗?”一名长发的美女记者觉得他话里有话,眼中发亮,发现了这位江州数一数二的年轻富豪,立刻就凑了过来。

    秦子骞嘴角邪笑,好在自己身份较多,还有一个举足轻重的位置。

    听着人群中的惊呼,护士李小雨和赵洪华张口结舌,这个瘫子,居然还是富豪!这也让张琪悦摊上了!

    赵洪华看着秦子骞,越看越是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猛然想起一天前,曾经有个女人询问,说不定就是这富豪的保镖,正在灾区里寻找。

    “被白癜风抢先一步!”李小雨一跺脚,懊悔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