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6章 我知道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看着美女记者凑到跟前,秦子骞脸越发绽放出魅力,“你给我做过访谈?我记得,是在那次拍卖会之后,对吗?当时我们在床热”

    “秦先生,秦先生!”美女记者脸色一沉,突然变化,不自然的捋了一下头发,迫切的想要回到正题。这件事要是传遍整个记者圈,可对自己来说,职业生涯抹了浓墨重笔。

    记者们已经完成了主要的采访任务,见有大富豪的花边新闻,急忙都凑了过来。

    “没关系,我未娶,你未嫁,这些事情很正常,用不着害羞。”秦子骞笑着,“你们注意到没,她脱掉外衣,其实美的动人心魄,这样的美女谁能抗拒?”

    他举起右手,指了一个记者,“你说我说的对吗?”

    赵洪华和李小雨纷纷在心里拉低了这个富翁的分数,跟许多富豪一样,他也有着同样的恶习。只有张琪悦惊愕的喊道:“你的手!你的手能动了。”

    秦子骞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右手,握拳捏紧,再松开,再捏紧,兴奋的叫道:“我的右手能动了嘿。”

    美女记者张着红润的嘴唇,哈了口气,“其实我跟你打过电话,只是你开始不理我了,我确实很想知道原因,你毁了我一次美好的想象,现在又打算毁掉我的工作是吧?”

    “你不会没有工作,要是你愿意,我可以给你补偿。”秦子骞去拉她的手。

    “我可不想再跟你滚床单了。”美女记者觉得自己的脸都丢尽了,站起来走。记者们一哄而散,只要整理一下秦子骞和女记者的个人履历,相信足够也写出一篇花边报道来,反正人们现在更爱看这些挑战传统价值观的事儿。

    张琪悦不明白,明明在说梁海峰的事,怎么绕到秦子骞身来了,见记者们纷纷离去,忍不住询问,“你真的跟那个女记者滚床?”

    话一出口,自己问的都是什么呀。

    “这不是重点,我再不吭声,那梁总可真的成了赈灾英雄了。”他邪笑着,冲微微皱眉的梁海峰摆摆手,做了一个亲吻的动作。

    梁海峰把头转了过去,弄不明白这个富豪干嘛针对自己,他又细细想了一遍经历的过程,这件事他能确定,没有人能够发现,根本没有任何破绽,这场洪水来的正是时候,来不及除掉的痕迹,洪水已经帮自己抹去了。

    张琪悦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看着梁海峰走出棚屋的身影,“他救了那么多人,是个英雄。”

    秦子骞收起戏谑的笑容,变得严肃,“用救人来掩盖杀人,他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孔瑜的魂魄在这里,是最好的证明。”

    张琪悦算是醒悟过来,惊愕的压低声音,“孔瑜不是被电死的吗!难道是”

    秦子骞冲她勾勾手指,示意她低下头,把自己的猜测讲了给她听。张琪悦一声不吭的想了一阵,这些疑点确实想不通。

    “你怎么知道是杀人了?”

    “我不知道,是看他神态反应的猜测,做过消防员,他心理素质也不是一般的好。所以我才胡搅蛮缠,把事情揽到我身来,只是在梁海峰被贴灾区英雄的标签之前,阻止一下,至于切实的证据,我没有。”秦子骞彻底放下了心,有了记者去写花边新闻,用不着自己去寻找电话,没有多久,蒋雅南能自己找门来。

    “哦”张琪悦挺直了身体,又问:“你真的跟那个女记者滚床后不要人家了?”

    秦子骞一愣,还没等他回答,黑着脸的赵洪华,从旁边走过来,扯动张琪悦的胳膊,“琪悦,你过来帮我的忙!”她说完,狠狠用自己的小眼翻了秦子骞,拉着张琪悦走。

    “等一下,我还没给他喂完饭哪!”张琪悦挣脱着。

    赵洪华一头黑线,只顾把张琪悦往外边拖,“你傻是不是?他是个逢场作戏的花花公子,这种人离的远远的,别让他祸害你。”

    “对,这种人该千刀万剐,活该他瘫着。以后你不用照顾他,我去。”李小雨说道。

    “你也不许去!”赵洪华瞪她一眼。

    “没有,孔瑜的死有问题,我正在听他说哪,你们想到哪里去了。”

    “孔瑜?什么孔瑜?”赵洪华一愣。

    在棚屋外的梁海峰听到了孔瑜的名字,心里突地一跳,这些护士的对话,清楚的听到了耳朵里,忍不住扭头去看。

    这个动作,被躺在床的秦子骞捕捉到了,他心里大致有了一个计划。

    孔瑜的死已经既定,而且要寻找出其的痕迹异常困难,但要梁海峰现形,似乎还有一些办法,是不知道,这个张琪悦行不行。

    不过

    秦子骞又盯着面前焦黑的女鬼,整个过程它一直保持安静,要是她怀有怨气,被人杀害,怎么一点想要报复的迹象也没有?

    要是不想报复,留在这里干嘛?这女鬼的意图,还真是难猜。

    唉要是蒋晗嫣在这里好了,闭着眼睛,也知道女鬼到底想要什么。

    看着张琪悦再度朝自己走来,他知道还要吃完饭,右手在床扶了一把,习惯性的,左手也开始移动了。

    “看到没?我的左手也能动了!”秦子骞惊喜的道。

    张琪悦面露喜色,还没走到床边,被赵洪华又拽走,“正好,你能自己吃饭了,用不着人喂!”

    秦子骞失笑,坐在床沿,伸手捧过饭碗。

    “兄弟,我们是不是见过?”梁海峰坐在了他的床沿,操着嘶哑的声音问道。

    “没。”秦子骞扒了口饭,去看女鬼孔瑜的反应,它站在床边,安静如常。

    “这次灾害不知道要死多少人,能活着是相识的缘分。”梁海峰说道,从衣兜里掏出只皱巴的烟盒,取了一根递给秦子骞,“能抽么?”

    “能!”秦子骞来了精神,从瘫痪至今,这个东西简直女人还要朝思暮想,急忙接过。

    张琪悦远远在棚屋外瞅见,沉着脸又准备进棚,又被赵洪华扯住训斥去了。

    “唉,你也是在大厦里被救出来的?”梁海峰开始了试探。

    秦子骞许久没抽烟,第一口有些头,双手麻痒起来,他享受的做了个深呼吸,“嗯,是啊。我在二十二楼的休息室和美女聊天,出了事。”

    他撒完谎,直视梁海峰的脸。

    “真的?”梁海峰的脸色明显一松,“我在办公室。”

    秦子骞心里暗叫糟糕,孔瑜没死在休息室!

    /html/book/38/38659/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