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19章 答谢(下)

目录:望族风流| 作者:梦回故都| 类别:历史军事

    ♂

    “妾身不信。”秦圆圆含笑地轻摇臻首地道。

    她美目半眯,带着笑意,狭长的性感的眼角不经意间露出丝丝勾人魂魄的妩媚。

    纪宁看着,不禁一阵失神,心如打鼓地“砰砰”剧跳。

    秦圆圆发现纪宁目光发呆地看她,顿时意识到自己不小心媚态外露了,立即收敛妩媚,恢复端庄的模样,然后端起茶盏,以宽袖遮脸,细细地抿了一下口香茗。

    不知为什么,她并不反感纪宁的失态,反而隐隐有点她自己不愿承认的窃喜。若是换做其他的男人如此,她早就拂袖而去。

    纪宁回过神,俊脸不禁一红,端起他的茶盏喝茶,以掩饰窘态。同时,恢复自己乱跳的心。

    过了片刻,纪宁和秦圆圆相继放下茶盏。

    “今日纪某登门造访,特意感谢秦小姐这几日的支持。”纪宁转移话题地道。

    秦圆圆微笑地道:“纪公子客气了。妾身也没帮上什么忙,实在当不得您的感谢。”

    纪宁转脸对捧着礼物的何安打了一个眼色,何安立即会意,捧着礼物走到秦圆圆面前,然后由雨灵上前将礼品锦盒盖子取下,礼物呈现秦圆圆眼前。

    “三味书院草创初期,仅能以薄礼感谢,还望秦小姐不要嫌弃。”纪宁站起来,向秦圆圆拱手说道,“待他日三味书院办学有成,纪某必再备下厚礼登门拜谢。”

    秦圆圆略过目礼物,然后站起来,娇躯微蹲,回礼地拒绝道:“纪公子您真的太客气了。妾身不过是把几个平日里无事可做的闲散家奴派去三味书院长长见识,沾些文气。说起来,应该是妾身感谢您才对。”

    两人推来让去一阵,终于秦圆圆接受了纪宁的谢礼,让她的丫鬟把礼物领下。

    重新坐回椅子,秦圆圆关心地问道:“三味书院开讲三日,不知效果如何?”

    其实,她一直关注着三味书院的情况。她一直好奇纪宁不惜投重金办私塾的底气。

    要知道,以常识而论,纪宁是绝不可能办成私塾的。

    而这几天,据她派去的家奴回报,纪宁办学的模式大异于普通私塾书院,而且似乎效果极好。

    尤其是纪宁每天早上开讲前都讲一些令学子们发奋努力的话,让她耳目一新。

    当然了,真正令她刮目相看的是纪宁作的《劝学诗》。

    她不禁感到惊叹,觉得纪宁很可能办私塾成功。

    “谢谢秦小姐关心。”纪宁拱手地道,“目前进展顺利,学生们勤奋好学。至于能否建功,还需一些时日观察。”

    秦圆圆微颔首,说道:“纪公子办私塾,妾身愿意全力支持。若有什么需要,尽可开口。还望纪公子不要拒绝,让妾身能尽绵薄之力。”

    “多谢秦小姐好意,纪某感激不尽。”纪宁说道。

    秦圆圆含笑地微颔臻首,说道:“妾身听说您招聘先生?”

    “不错。”纪宁点点头,说道,“只可惜纪某名声狼藉,三味书院又是刚办,至今无人应聘。其实,纪某对先生的要求很低,只需识字即可。”

    “只需识字即可?”秦圆圆微讶。

    纪宁道:“不错。纪某自知才学浅薄,不敢妄自授人圣人之道,以免误人子弟,目前仅打算教人识字而已。所以招的先生只需识字较多即可。”

    他是从地球现代穿越过来的,受现代商业文明熏陶,讲究市场精准定位。

    三味书院现在的市场定位是教人识字的初级教学,目标群体是底层的老百姓。

    所以,三味书院的先生识字即可,不需要高深学问。正统的有学识的先生他反而不稀罕、不想要。

    试想台下一群翘首以待、嗷嗷待哺、渴望读书识字改变命运的底层老百姓子弟,正统先生上来,开口闭口仁义道德大道理,满口之乎者也。说了半天,一个字都没教,学子们岂能不恹恹欲睡?学生家长岂能不破口大骂三味书院骗钱?

    所以,还是识字较多的先生就好,老老实实教学生识字写字,还不需要那么高的聘金。

    当然,教人识字写字的初级教学并不是纪宁开办三味书院的目标,他的真正目标是贩卖小篆和大篆,获取十辈子都花不完的惊天大暴利。

    不过,眼下只能饭一口一口地吃,路一步一步地走。

    “这样呀?”秦圆圆微沉吟一下,对纪宁说道,“妾身府内有几个识字较多的家奴,若纪公子不嫌弃他们身份卑微,妾身倒可以派去给您应急用用。”

    纪宁下意识地要拒绝,但转念一想,决定接受秦圆圆的好意。

    他站起来,拱手向秦圆圆微拜,说道:“既然秦小姐如此盛情,纪某就厚颜领下您的好意了。”

    “纪公子不必客气。”秦圆圆站起来,回礼地道,“能略尽绵薄之力,妾身倍感荣幸。”

    “不过,”纪宁说道,“这些先生可不能再像如今的十名壮丁那样只出力不拿报酬。一切按既定的束脩给他们,否则纪某只能谢绝您的好意了。”

    他的语气坚定,不容回旋。

    秦圆圆听出纪宁的坚决,只好答应了。

    两人重新坐下,品了一口香茗。

    “对了,妾身府内正好有一些家生子。妾身有意送他们到贵书院读书识字。”秦圆圆说道。

    所谓家生子就是家奴奴婢入奴籍后结婚生下的后代。

    纪宁微笑道:“没问题。一切免束脩入学。”

    “这怎么使得?”秦圆圆道,“您这是开门做生意,不能亏本了。”

    “那就收束脩五成吧。”纪宁道。

    秦圆圆微笑地谢过纪宁。

    用聊了一阵,秦圆圆引纪宁到她的书香苑。

    在书香苑内,纪宁与秦圆圆一起鉴赏秦圆圆收藏的一部分诗词字画和古籍珍本。

    纪宁虽在古文诗词经义刚刚起步,但不代表他没学识。他好歹也是一位正儿八经的硕士。而且,因为对中国古文化感兴趣,他才钻研很冷门的古文字专业的。

    所以,与秦圆圆鉴赏诗词字画古籍时,他虽达不到头头是道,口若悬河,但也条理清晰,言之有物。

    尤其是,他的思维和见识大异于普通书生秀才,不经意间,就说出一些让秦圆圆美目一亮、赞叹不已的观点来。

    两人站在一起鉴赏诗词字画古籍,站的比较近,秦圆圆身上阵阵醉人的幽|香不断地往纪宁鼻子里钻,然后随着呼吸,吸进肺腑,渗入血液里。

    再加上,秦圆圆一颦一笑间无意中流露出的丝丝妩媚,纪宁整个人不禁心神摇曳,愉悦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