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27章 真正的忠心

目录:望族风流| 作者:梦回故都| 类别:历史军事

    ♂

    却说纪宁拿到纪敬赔偿的汤药费,达到目的,不做多逗留,立即带着何安和雨灵离开。

    一路顺利回家,一进入院子,何安就“扑通”地跪在纪宁面前。

    纪宁还来不及弯腰去扶,何安已经“砰砰”地连续磕了三个响头。

    “安叔,你这是干嘛?”纪宁连忙扶起何安说道。

    何安两眼含着感激的泪花,声音哽咽地道:“少爷,谢谢您为我讨回公道。我、我……”

    “安叔,你再这样我就生气了。”纪宁作色地道,“你我名义上是主仆,但实质上却是叔侄。我一直把你当亲叔叔看待,莫非你没把当我子侄?”

    “不不不,我一直把你当亲人。”何安连忙说道,虽然激动,但不敢逾越承认把纪宁当侄子。

    纪宁微笑道:“这就对了嘛。你是我的安叔,你被人欺负了,我替你出头天经地义,不需要感谢。”

    “哦,对了,差点忘了。”纪宁说着,取出纪敬的钱袋子塞到何安的手里,“这是纪敬赔你的汤药费,你收好。”

    纪敬的钱袋子里有三十两金子和两百两银票,加起来是五百两银子(大永朝,一两金子兑十两银子)。另外,纪敬的钱袋子也价值不菲,使用上好的锦缎面料制作,表面还用金丝绣着图案,拿去卖掉至少也值一百两银子。

    这么多银两,何安哪能要,立即塞回纪宁手里,说道:“少爷,钱我不能收,是您冒着危险讨回来的。我不过受了一点小伤,过两日就自己好了,那需要什么汤药费?”

    “该是你的钱你就拿着,推辞什么?”纪宁说道,“难道本少爷还能看上这点银两?拿着,不许推辞。”

    把钱袋子重新塞入何安的手里,纪宁便不再理何安,负手往房屋里散步走去。

    何安立在原地,双手捧着钱袋子,再次被感动得泪流满面,望着纪宁的背影,他的忠心不知不觉中由对前主人纪凌的忠心转变成对纪宁的真正忠心。

    另外,这几百两银子,他不打算留给自己,而是悄悄地用来补贴这个家的生活日用。

    雨灵跟在纪宁身后,美目深深地看着纪宁颀长挺拔的背影,芳心充满了安全感。

    尤其是纪宁勇闯纪府找纪敬算账的英勇刚强、有勇有谋的形象深深地烙入她的心底,永远磨灭不去。

    …………

    第二日,旭阳东升,三味书院。

    三十名学子整齐地分成三排站在院子中央,面向一身整洁儒服的纪宁。

    只见纪宁右手握拳,半举其拳头与右耳平齐,那三十名学子依着纪宁的动作照做。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锺粟。”纪宁高喊一声。

    那三十名学子立即整齐地跟着高喊道:“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锺粟。”

    声音激昂振奋,充满力量和渴望。

    “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

    “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

    ……

    ……

    “男儿若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

    “男儿若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那三十名学子奋尽全身力气地吼叫道。

    喊完口号,纪宁目光扫过面前所有学子,看见他们个个满脸潮红,亢奋不已,眼睛射出异样明亮渴望的目光。

    纪宁不禁暗点点头,效果很不错,决定以后每天早上上课前,都喊一喊口号,给学生洗一洗脑,振奋他们一天的神经细胞,让他们以最大的热情投入识字写字中。

    又过一日,终于到三味书院正式开讲的第六天,也即第二批学子正式上课的第一天。

    教程与第一批学子完全一样,不过第一批学子被纪宁安排到丙号教室,不同批次的学子分开教学。

    三天下来,第二批学子也完全进入状态,效果斐然。

    第九天下午,纪宁监督地走了一圈丙号教室和丁号教室,确保学子们都勤奋专注地学习练字,然后转身进入甲号教室。

    “纪公子。”教室里立即有三四位男子满脸期待地迎上来,对纪宁行礼叫道。

    那四位男子年龄不一,从二十出头到四十多岁,但都穿着款式统一的崭新的青衣长袍。

    纪宁颔首一下,微笑道:“四位先生不必多礼。都坐下说话吧。”

    “不敢不敢。”那四名男子恭谨地推辞道。

    他们只是秦府的下人,而纪宁是秦圆圆的贵客,他们哪敢与纪宁平起平坐?

    纪宁见他们不肯入座,倒没有勉强。他虽没等级观念,但还不至于刻意标新立异。

    “你们都是秦小姐派来的,你们的识字水平当然信得过。”纪宁坐下椅子后,面对整齐排在他面前的四名男子说道,“现在我们要谈的是职责和报酬。”

    “诺。”四名男子期待地应道。

    纪宁接着说道:“你们的主要职责就是按着我编写的教程交学生识字写字,其他不能多说,更不能胡乱给学子们传授什么仁义道德等等虚的东西。明白吗?”

    “诺!”四位男子立即齐声应道。

    他们也只是识字而已,没什么学问,对纪宁这个要求,自然求之不得。

    “这是最主要的职责。至于其他次要的细节性的职责,我会写在纸上,人手一份。”

    纪宁接着说道:“下面是报酬。本着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你们的束脩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保底束脩,每月三百文,另一部分是提成束脩。”

    “至于如何提成,我都写到这里了,你们拿去仔细看看。”说着,他把准备好的提成细则递过去。

    那四名男子恭敬地接过提成细则,仔细看完之后,无不忍不住地露出喜悦之色。

    每月保底三百文只是小钱,提成才是大头。纪宁提供的束脩远超他们平时的工钱,而且工作轻松体面。

    当然,肯定不能跟真正的先生相比,但若不是纪宁提供机会,他们一辈子都不可能做先生。

    “扑通!”

    “扑通!”

    “扑通!”

    “扑通!”

    只见这四位男子激动无比地跪在纪宁脚下,感激地磕头叫道:“谢谢纪公子!谢谢纪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