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34章 有客登门来

目录:望族风流| 作者:梦回故都| 类别:历史军事

    ♂

    却说纪宁看见雨灵和何安一起跪在他面前,不禁眉头皱起来。

    “你们这是为何?快起来。”纪宁说道。

    何安抢在雨灵开口之前说道:“少爷,那秦寡妇对少爷您太过拉拢,奴才恳求少爷警惕秦寡妇,少于其来往。”

    “少爷,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雨灵接口说道,”秦寡妇对您好过头了,咱们不得不小心呐。秦寡妇名声不好,传闻她专勾人魂魄,害男人,结婚两次,未洞房就害死了丈夫。这些,我们虽不亲眼所见,但无风不起浪,不可不警惕。“

    纪宁听完何安和雨灵的苦苦相劝,脸色一阵古怪,过来片刻,他实在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纪宁笑得前仰后合,肚子生疼,差点从椅子上摔落。

    雨灵和何安懵在地上不知所措,纪宁的反应完全超出他们的意料。

    过了一阵,纪宁勉强压下笑意,说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笑的……哈哈哈……”

    “少爷——”雨灵很受伤地娇嗔叫道。

    何安也一脸的无语。

    纪宁站起来,上前一步,依次扶起何安和雨灵。

    何安和雨灵本打算一直跪在地上苦劝到纪宁同意减少与秦寡妇来往为止的,但被纪宁这么一搞,气氛全无,自然没办法坚持了。

    扶起何安和雨灵后,纪宁笑道:“我还道什么事呢。行了,你们去忙吧。我还要读书呢。”

    何安和雨灵无奈,只好向纪宁行礼,退出书房。

    出了书房后,雨灵问何安道:“”安叔,少爷根本不当回事,怎么办?”

    “这个……”何安犹豫了一下,说道,“雨灵姑娘,我觉得我们不必管那么多。少爷已经今昔非比,沉稳睿智,办事有周章,有自己坚定的主见,咱们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管着他。我们应该信任少爷。”

    “所以,秦寡妇的事,我们还是不要干涉。相信少爷他能处理好。”

    雨灵还想说话,何安打断她的话头,好心劝道:“雨灵姑娘,我知道你对少爷很忠心,完全向着少爷,但是你也不要忘记你的身份。你终究要学会如何接受未来的女主人。哦,我不是指秦寡妇。”

    何安是过来人,哪里没看出雨灵对纪宁的感情。

    “我、我……”雨灵俏脸刷地羞红得滴血,数度张口欲自辩,却无从辩起,羞得她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

    何安走开,留下雨灵害羞好一阵,然后目光有些忧郁起来。一个人走到院子的葡萄藤架子下的石桌椅坐下,嫩白光滑的玉手撑托着精致小巧的下巴,呆呆的出神。

    皎洁的月光透过葡萄藤叶子间隙零碎地照在女孩子俏丽的玉颜上,那张巴掌大的俏脸时而幸福微笑,时而娥眉微蹙忧郁,痴痴的。

    却说纪宁看一阵书后,忽然停了下来,把秦圆圆的信取出来,仔细地看一阵,欣赏秦圆圆娟秀灵气的字迹,脑海里不禁浮起秦圆圆脸上蒙着薄薄的轻纱的模样,美目在微笑时,波光流转,神采照人,狭长性感的眼角不经意间流露出丝丝妩媚。

    虽没真正看见过秦圆圆的玉颜,但他百分之百肯定,秦圆圆一定极美极美,美得让人窒息。

    过了一阵,他放下秦圆圆的信,取过一张罗纹宣纸,然后提笔开始回复秦圆圆。

    虽说经过宓姑娘和秦圆圆的真诚相劝,但纪宁丝毫没有改变主意的想法。

    正所谓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他要贩卖小篆大篆获取惊天大暴利,早有面对这些困难的心理准备。

    如果因为有人反对就退让,改变化整为零收束脩之策,当初他就不幸幸苦苦劳心费力办什么私塾。打一开始,他就已经预料到今日的情况。

    办私塾的目的就是为了将来贩卖小篆大篆,化整为零收束脩之策第一步。没有化整为零收束脩之策这一步,他办私塾毫无意义。

    第二日清晨,纪宁早起,在院子里慢吞吞地打起太极拳来。

    太极拳有文太极和武太极之分,文太极就是地球现代公园广场老爷爷老奶奶们打的太极拳,仅有健身养生的效果。而武太极则是能打死人的,是一等一的刚猛拳法。

    不过,武太极的练法也是慢吞吞的,很软柔。

    这并不矛盾。

    能柔方能刚,能有多柔才能有多刚,以柔育刚,刚才能长久。

    雨灵在旁边看着,见过自家少爷一个人能轻轻松打败三个手持凶器的亡命之徒后,她再也不敢认为自家少爷练的是花拳绣腿了。

    忽然,她想到了昨晚何安最后对她说的话,她不禁微嘟一下娇软性感的小嘴,心里不服气地暗暗自语道:“谁说人家是因为嫉妒不让少爷与秦寡妇来往了。要是前晚少爷救下的美丽女子,人家百分之百赞成!可惜少爷错过两次与她结识的机会。只怕再无机会了。”

    她正胡思乱想间,忽然听见大门外传来门环拍门声,立即回过神来。

    “这时候找上门会是谁呢?不会又是秦府的人吧?”

    她一半走去开门,一边思索想道。

    想到极有可能是她不喜欢的秦府的人,她就有些不高兴。

    不过,她还是把门打开了。

    大门打开,她看着大门外的人发愣半响,才回过神来。

    顾不得立即请客人入门,她霍地转身向院子内激动地大声叫道:“少爷!少爷!有客人来了!”

    纪宁正打太极拳到关键时刻,再说他也想不出这时候能有什么人登门让他立即出门迎接的,所以他对雨灵的叫声过耳不闻,继续专注地打太极拳。

    雨灵见自家少爷居然无动于衷,不禁急得跺脚了。

    她还要大叫纪宁时,来人已经大度地微笑道:“不必叫你家少爷出来了,我自己进去即可。欢迎吗?”

    “欢迎欢迎,当然欢迎。”雨灵连忙笑着说道,“您快快请进。”

    说着,她恭敬热情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来人微颔首,举步进入纪宅。

    那人进入纪宅大门,立即看见纪宁在院子中央慢吞吞得像老头子一样打着一套没见过的软绵绵的拳法,不禁有些意外吃惊。

    “其实,我家少爷这套拳法很厉害的。”雨灵俏脸微红的解释道。

    来人颔首道:“嗯,我知道。”然后仔细观看纪宁练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