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第84章 同意参加中秋诗会

目录:望族风流| 作者:梦回故都| 类别:历史军事

    ♂

    却说众人和赵安得知纪宁终于回来了,无不转头看去。

    只见在街道的一头,有一位身穿儒服的俊朗书生摇着纸折扇优哉游哉地走过来。

    那书生身后跟着一位俏丽的丫鬟,和四个或手捧或肩挑着礼物的健壮下人。

    看着纪宁悠悠哉哉地回来,春风满面的,苦等了许久的众人险些出离了愤怒,牙痒痒的,恨不得一窝蜂扑上去教训纪宁一顿。

    赵安更是郁闷得快吐血,这哪是病得起不了床,分明是生龙活虎、春风得意!

    纪宁也在街头大老远看自家大门前挺了许多人,有些疑惑,在心里左想右想,实在想不出来自己最近又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坏事。

    不过,他还是从容自若地往纪宅走去。

    在离纪宅大门还有两三丈时,赵安堆起笑脸迎上去。

    “纪公子,你可看大夫治病回来了。”赵安拱手行礼对纪宁说道,“在下崇王府大管家赵安,等候您多时了。”

    他担心纪宁突然被人揭穿装病而恼羞成怒,所以自动地给纪宁找台阶。

    得知对方是崇王府的大管家,纪宁不禁愣了一下,实在想不通自己装病怎么就被崇王府知道了,还派大管家亲自登门拜访,貌似自己没那么大的面子吧?

    他回过神,给对方面子地装病还没痊愈地咳嗽两声,然后拱手作揖说道:“原来是崇王府大管家,纪某失敬了。纪某去看大夫,令您久等了,实在罪过罪过。”

    纪宁和赵安相互客套几句后,纪宁目光越过赵安,看向跟在赵安后面的那一大群各色各样的人,好奇地问赵安道:“赵大管家,他们是……”

    “哦,纪公子您无须理会他们。”赵安语气有些轻蔑地道。

    像狗一样跟在他身后走了几条大街,居然还自以为是质疑他亲自登门送请帖的纪宁的资格,这样人的根本不配他尊重。

    纪宁见赵安对那群人态度轻蔑,就不多问,也直接无视他们。

    接着,纪宁请赵安进屋。

    纪宁敲门时,何安在院子里面刚好把满院子的铜钱捡起来,所以纪宁顺利地请赵安进屋招待。

    进入厅堂,分主宾做好,端上好茶。

    相互敬茶对饮一口茶后,赵安对纪宁说道:“纪公子,昨日崇王府下人给您送请柬回来上报,赵某的主子得知您染病在身,甚是关切,特意派在下前来探望您。幸好纪公子吉人天相,寻得神医,似乎快安康了。”

    “纪某惭愧,多谢你家主人关心了。”纪宁拱手说道。

    赵安转脸对随从说道:“把礼物送上来。”

    那两个随从立即捧着礼物走上前,在纪宁面前停下,打开盒盖,将礼物呈现在纪宁眼底。

    “这是崇王府的小小心意,请纪公子笑纳。”赵安对纪宁拱手说道。

    纪宁扫了一眼礼物,看见礼物盒里既是人参又是何首乌灵芝等珍贵药材,心中更是疑惑了。

    装病拒绝了崇王府的请柬,非但没被崇王府记恨,反而好声好气地送价值上千两的珍贵药材。

    在疑惑之余,纪宁第一时间想道:反常即是妖!

    所以,纪宁立即站起来,向赵安拱手说道:“谢谢崇王府好意,但纪某无功不受禄,万万不敢接受。还请赵大管家收回去。”

    “纪公子莫要推辞。”赵安也站起来,拱手对纪宁说道,“纪公子不仅是大学士之后,更是才华横溢,四步成诗,而且作出的诗能传天下。崇王府素来礼遇贤能,纪公子大病初愈,正好用得上这些药材补补身子。”

    两人推来让去僵持好一阵,纪宁有点恼了,一咬牙,就同意接受了。

    管你崇王府是不是布下陷阱,本少爷先把你们的诱饵吃下去再说。待到明晚中秋诗会,本少爷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见得怕你崇王府!

    赵安见纪宁终于肯接受礼物,暗松了一口气。

    两人重新做回座位后,赵安取出请柬恳请纪宁收下。

    纪宁知道躲不过崇王府的中秋诗会,所以反而很干脆收下请柬。

    终于亲手将请柬送给纪宁,赵安再与纪宁寒暄几句,然后起身告辞了。

    纪宁也不挽留,让何安送客。

    赵安出了纪宅,登上马车,让车夫快马加鞭赶回崇王府。

    至于那群跟在他马车后的人,他连瞧也不瞧一眼。

    其实,崇王府突然举行中秋诗会,他这个大管家可是忙得分身乏术,在亲自给纪宁送请柬的事上,花费许多时间了。

    赵安离开后,雨灵同样很疑惑地问纪宁道:“少爷,崇王府为什么一定要您参加他们的中秋诗会?”

    “呵呵,谁知道?”纪宁淡定地说道,“反正不是什么好事。不过,本少爷也不见得怕他们。”

    中秋诗会上无非是做诗写词,他脑海里可是有一座收录了中国古代所有古文和诗词的图书馆,不论以什么题材作诗词,他都夷然不惧!只要警惕应对,量崇王府拿他没办法。他的靠山浮梁大学士沈康地位和能量一点也不比崇王低。

    顿了顿,纪宁忽然对雨灵说道:“雨灵,今晚我们出去看花魁大比。”

    反正装病的事情崇王府知道了,他也不再隐晦,干脆今晚就出去看花魁大比。而且明晚要参加崇王府中秋诗会,多半是要错过花魁大比的决赛了。

    在穿越之前,他可是仰慕了许久中国古代秦淮河上举行了几百年的花魁大比。

    秦淮河八艳,柳如是、顾横波、马湘兰、陈圆圆、寇白门、卞玉京、李香君和董小宛,他现在都能记得住她们的名字。

    既然有幸穿越到这个时空,怎么着也要见识一下艳名传遍天下并传至后世的秦淮河群芳!

    雨灵正为自家少爷明晚被逼参加崇王府中秋诗会的事担忧,突然听见自家少爷居然反而要今晚出去看花魁大比,不禁急得都要哭了。

    “少爷,咱们能不去看花魁大比吗?您明晚要参加崇王府的中秋诗会,您也说了,崇王府的邀请是不怀好意,您还是在家为明晚的中秋诗会作准备吧。”雨灵苦苦地劝道,“花魁大比年年都有,咱们明年再看吧,好不好?”

    纪宁站起来,淡定自信地笑道:“瞧你说得本少爷一点不知轻重。我不是告诉过你吗?要相信本少爷。放心了,本少爷早有准备。”

    “真的吗?”雨灵问道,想到这段时间了,自家少爷做事总是胸有成竹,不禁就相信了。

    “当然。本少爷什么时候骗过你?”

    说罢,纪宁忽然伸手在雨灵嫩滑俏丽的脸蛋儿摸了一下,引得雨灵一阵娇羞,不依地跺脚娇嗔叫道:“少爷——”

    纪宁哈哈大笑着,负手向书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