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第164章 见秦圆圆

目录:望族风流| 作者:梦回故都| 类别:历史军事

    ♂

    下午,过了午时,纪宁便动身去秦府。

    之所以去这么早,主要是考虑到要陪秦圆圆将剩下的半本《潇湘缘》看完,耗时较长。而上次因为太晚回家,雨灵生气了。

    乘坐马车,纪宁先送雨灵回纪宅,然后再直接去秦府。

    至于登门拜访的礼物,他已经让何安在上午时备好。

    抵达秦府,由早早守候在大门的秦圆圆的贴身丫鬟恭敬地引入秦府内院,进入上次那个秦圆圆平时生活休憩的小厅堂里。

    至于何安,则被秦府大管家热情地拉去秦府其他地方招待了。

    纪宁在厅堂里品着他喜欢喝的上等顾渚紫笋不一会儿,秦圆圆便身如扶柳之姿款款走进来了。

    这次,秦圆圆穿着一套藕色的宫装纱裙,鼓囊囊的酥||胸被同样是藕色的布料包裹着,格外醒目,让人口干舌燥。

    抹|胸上面是一片白得晃花了眼睛的腻白雪肤,再往上是两根精致性感的锁骨,然后是如白天鹅脖子一般优美的雪颈。

    粉红色的轻纱虽遮住了俏脸,但是那如秋水一般的美眸顾盼间波光流转更勾人魂魄,让人心神摇曳。

    秦圆圆虽没经人事,就浑身上下成熟地跟一个水蜜桃似的。

    想到水蜜桃,纪宁下意识地目光往下移,落在随着秦圆圆款款走进来而无意中扭摆甩动的硕tn,那同样是如完美的熟透的水蜜桃,脑海里立即升起上次一起看**时无意中挨贴在一起出来的美妙感触。

    “嘻嘻。”忽然,秦圆圆发出两个笑声。

    纪宁顿时回过神来,收回目光,谨守心神,站正身姿,向秦圆圆拱手作揖地道:“永宁见过秦小姐。”

    “纪公子好。”秦圆圆也娇躯半蹲,回了纪宁一个万福。

    两人分主宾坐好,对饮过一口香茗后,秦圆圆美目含笑地看着纪宁说道:“纪公子最近过得挺潇洒的,妾身都羡慕了。”

    “不知秦小姐所指何事?”纪宁淡笑道。

    “当然是指前几日的金陵城学子秋游。”秦圆圆波光流转地说道,“一首能出州府的好诗就这么轻轻松松从你的嘴里念出来了。可笑张临武自不量力当众挑衅攻击你,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纪宁脸上挂着淡笑地摇了摇头。

    秦圆圆接着说道:“秋游上,听说崇王世子只顾着与你交谈,几乎冷落了其他书生才子。”

    纪宁仍是挂着微笑地摇头。

    “当然,最让妾身惊喜地是,你居然会作曲,而且是完全革新了当前的曲调。妾身有幸在前两日仔细听过你的新曲子,实在绕梁三日,三月不知肉味。”秦圆圆又说道。

    纪宁有些苦笑地向秦圆圆拱了拱手,说道:“实不相瞒,我对音律几乎一窍不通。这几日,翻看了一本入门的音律书籍,感觉头很大。想附庸风雅学弹琴,却不知从何学起。”

    秦圆圆有些惊讶道:“你不会弹琴?”

    在她看来,纪宁出身名门望族,虽然早早成了孤儿,但像琴艺这类高雅的技能,纪府怎么说也安排学习。虽说未必学得好,但至少也略懂皮毛才对。

    “不错。”纪宁真诚地说道,“永宁思量着过几日要不要拜一位琴艺高手认真学一下。”

    秦圆圆美目定定地注视一阵纪宁的眼睛,见纪宁不像开玩笑。

    她沉吟一下,说道:“听说,在紫金山山顶的篝火会上,崇王世子当众夸你是音律大家,你却如今找人教你学琴,只怕会招来非议。”

    “不错。我就是担心这一点。”纪宁有些苦恼地说道,“唉,被名声所累。”

    “嘻嘻,”秦圆圆忽然展颜一笑,道,“不如妾身教您弹琴如何?妾身的琴艺虽不能与琴艺大家相比,但自信还能拿得出手。”

    纪宁闻言,不禁大喜,立即离座对秦圆圆拱手作揖称谢。

    秦圆圆避让地回了礼,然后说道:“不过,妾身有一个小小的条件。”

    “好说,您请讲。”纪宁立即说道,“只要我能够做到,一定办到。”

    秦圆圆美目含笑道:“妾身的条件对你来说,很轻松了。你能不能再作一首与《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相似的词送给妾身?”

    “自崇王府中秋诗会后,时常有许多名门小姐和贵妇派人询问妾身,问妾身的朋友最近有没有作诗词给妾身。连崇王妃都派人问过一回。”秦圆圆接着说道,“你那首词实在太令她们喜欢了。”

    纪宁淡笑道:“这是好办。稍后我就作一首送给您。”

    李清照的诗词不少,再抄一首送给秦圆圆是很简单的事。

    秦圆圆闻言,美目大亮,欣喜地问道:“您已经作好了新词?”

    “不错。”纪宁点点头,接着说道:“您还是再说一些其他的条件吧。”

    条件太简单了,他心里有些惭愧,过意不去。

    秦圆圆却不禁娇笑道:“好你一个纪大才子,一首能流芳百世的诗词,你居然嫌太容易了!讨打!”

    说着,她扬起凝脂嫩白的玉手作势要打人,纪宁配合地把半本身向外倾了倾。

    秦圆圆嗔笑间的神态极是妩媚勾人,纪宁看得都不禁有些出神。

    不过,秦圆圆终是没打出去,意识到太轻佻了。

    收回玉手,她端庄一下仪容,对纪宁说道:“妾身已经迫不及待要看您作的词了,咱们现在就去书香苑吧。等妾身欣赏了您的好词,妾身便抓紧时间教您弹琴。如何?”

    “一切依您所言。”纪宁拱手应道。

    接着,两人站起来,一边谈笑风生,一边并肩向书香苑走去。

    进入书香苑,文房四宝早已准备好。

    与上次一样,秦圆圆亲手为纪宁磨墨。

    待墨磨好,秦圆圆又从笔架上取下紫毫笔蘸好墨水,然后将笔递送给纪宁。

    纪宁接过紫毫笔,站在已经铺展好冷金罗纹宣纸的案桌前,思索该写李清照的哪一首词比较合适。

    刚才他顾着欣赏秦圆圆磨墨的美姿忘了思索写哪首词。尤其是秦圆圆磨墨过程中,由抹满一晃一晃的摆动,让他有些不能自已。

    (还是那句话:求月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