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第198章 心有怨怼

目录:望族风流| 作者:梦回故都| 类别:历史军事

    ♂

    红颜多薄命,在纪宁看到柳如是弹奏琴曲之时,他心中不禁想到了另一个时空的柳如是,红颜可以让男人为之倾倒为之疯狂,如今已有一个张临武,将来未必不会出现第二个。

    柳如是的弹唱仍在继续中,在场之人皆都为止倾倒,要说这么多人中,最不专心听弹奏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纳兰吹雪,另一人便是纪宁。

    纪宁一直在观察纳兰吹雪,想知道她要做什么。

    一曲既罢,在余音绕梁之中,众人皆都沉醉于其中,久久没人打破这静谧的氛围,但纳兰吹雪已转身往天香楼门口的方向去。纪宁的目光一直在追随她,一直到唐解、韩玉等人鼓掌叫好,纳兰吹雪的身影也终于消失在天香楼门口之后,他才回过神来,与旁人一样随便拍了两下手。

    纪宁心想:“她跟柳如是,应是不认得吧?或许她前来天香楼,是为监视我?”

    带着不解,纪宁被韩玉拉了一把,道:“纪兄,还以为你不会对柳小姐的琴曲歌喉感兴趣,看你之前都快失魂,想必也是对柳小姐流连忘返吧?哈哈!”

    唐解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纪兄品学兼优,又是风流倜傥人中翘楚,自然会青睐佳人。来,我们先回雅阁自行饮过,稍候柳小姐会回房整理过衣装,亲自来为诸位敬酒。”

    “哦?那我们还是别杵在此处,回去边畅饮畅谈,边等候的好。”在谢泰等人的招呼下,一行十几人回到了五楼的宴客厅内。

    纪宁坐下来,一直在想纳兰吹雪的事情,不知觉之间,周围的一众当届考生便已经谈及了此次乡试的题目,还对三篇四书文的难易程度做出了评断。

    “……这三篇四书文中,最难当属第三篇,乃是截搭,其次为第二题,最易乃是第一题。诸位以为何?”谢泰作为廪生,在历年的岁考和科试中发挥都很优异,他也被认为是这次乡试解元的大热门,他的话也得到了其他人的赞同,在场之人纷纷点头。

    众举子和应考生员,他们谈论三篇四书文,除了因为四书文一向是乡试录取的最高评断标准,也是因各人的五经本经、题目各不相同,难以从一两篇文章中去判断别人的文章作的好坏。而四书文,整个金陵乡试的考生题目都一样,可比性更高。

    唐解叹道:“在下也阅览过本届乡试的四书文考题,不得不说,较往常年的题目要更难一些,听说本届乡试中一位主考,便是致仕礼部侍郎苏梅扬苏老先生,果然是方家的出题水准!”

    “嗯。”在场之人又是点头。

    唐解最后看着纪宁,道:“纪兄以为?”

    被众人凝视,纪宁这才回过神来。

    在纪宁看来,这次乡试的题目拿出来跟往常年的题目作比,的确是难了一点,但要说题目是“方家水准”,他却不以为然。他反倒觉得这次的乡试题目水准很差,甚至有要乱来的意思,先不论四书文第三题和时务策“主少国疑”题目犯忌,单说别人都以为很简单的第一题“天丧予”,就是一道迷惑性很强的题目。

    在乡试中,虽然未必要出中规中矩的题目,但上来便是偏题和怪题,考生考完之后仍旧以为自己议颜回之死议的正确,懵然未知背后所议的应是仁礼治国。如果是在会试中出了这种题目,可以理解为是要选拔绝顶人才,毕竟参加会试的是数千举人,但在乡试这种测试生员学问的考试中,作为一个方家大儒,这么欺负后生学子,分明以大欺小。

    一千个考生,九百个人跑题,那只能说他们才学不佳,但若只有寥寥数人未跑题,那就不是什么好题目,易惹非议。

    但被众人凝视,纪宁只是勉强点了下头,当是同意了唐解和谢泰前后说法。

    旁边一名名叫蒋城的考生,迫不及待从怀里拿出一篇文章来,道:“在下特地拿了本次乡试所作的文章,来与诸位探讨一二。”

    对于这样上来就把自己文章拿出来的,其实是惹人厌烦,跟你又不熟,你又没有赫赫的声名,我们还未等谈及谢泰、纪宁这样相对热门考生的文章,你算哪根葱?

    但出于礼貌,唐解却笑道:“哦?那可要见识一下了……”

    正要将纸张摊开来细读文章,却见一名小厮进来通禀:“几位公子,柳小姐在外求见!”

    柳如是虽然声名在外,众人难求一见,但从社会地位上说,柳如是是乐籍、贱籍,在士农工商的社会分级中,她甚至连最低的“商籍”都不是,而是“下九流”,而在场的这些公子哥却最起码也是秀才的身份,已属于士族,可见官不跪。所以到了门口,柳如是要先“求见”,等里面的公子哥“赐见”,以示礼数周全。

    但实际情况却是不能拿出足够的银钱,无法得到柳如是的赏识,就得不到这种“求见”的机会。

    唐解为表慎重,起身道:“快请。”

    他甚至亲自迎接到门口。

    但见柳如是立在门口,神色很平淡,轻眉粉黛不施芳华,刻意将眉角压低,不与在场之人平视,以示对在场公子哥的尊重。她手上抱着一把胡琴,却是北方民族常用的弹奏乐器,在三吴都会的江南并不常见,她进门之后,对在场公子哥一一施礼,端的是恭敬异常,却是在眉宇之间露出一丝冷傲,让人觉得她高不可攀。到纪宁这里,唐解笑道:“纪公子不用跟柳小姐介绍了吧?他可是我们当中名望颇深的才子。”

    纪宁微言推辞:“不敢当。”

    柳如是对纪宁的态度形同陌路,欠身一礼:“纪公子。”跟对其他人行礼并无区别,甚至也没抬头看上纪宁一眼。

    纪宁知道,柳如是心中仍有怨怼,那是恨他之前不肯赴约。不过才子佳人的相会,光是你佳人一厢情愿也是徒劳,谁说男人就不能有自己的“矜持”?

    见礼之后,众人纷纷落座,连柳如是也在纱帘之后的椅子上坐下。唐解笑道:“柳小姐也是才学颇佳之人,正有本届秋闱的题目文章,不知柳小姐是否愿意一同探讨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