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第212章 郎情妾意

目录:望族风流| 作者:梦回故都| 类别:历史军事

    ♂

    纪宁在李秀儿面前并不想做虚伪做作,想到什么便说什么,李秀儿的文章的确是不好,他便提出来,让李秀儿知道自己的不足,这比李秀儿去问她的父兄可要更有意义,因为那些人只会说她的文章写的好,除了是让她建立自信,其实也是想早点把她赶走,别让她烦着。

    李秀儿第一次从别人口中得到了对自己文章中肯的点评,她心里也有些不开心,但纪宁给她指点的时候很认真,让她望着纪宁时也不由觉得很欣然,至于文章的好坏她反倒不是很在意,毕竟她也没法去参加科举。

    点评结束,李秀儿还是轻鼓腮帮道:“纪公子评价的如此中肯周到,那想必是自己的学问极好,这次乡试一定能一榜中举?”

    “这个……”纪宁在这种问题上就不能太托大,面带惭愧之色道:“苏小姐,科举的事,就没人能打包票了。不过在下也希望能早日中举。”

    李秀儿笑道:“那妾身先在这里恭祝纪公子能顺利中举,明年能去京城参加春闱,再高中进士,定文名安社稷。”

    这期望在纪宁这里听来,是很高的,也令他心中有少许的感动,换了别人,也不会这么诚心希望他能有所作为,他起身行礼道:“多谢小姐鼓励,在下一定回去用心努力,争取在明年的春闱中有所成绩。这就先告辞了。”

    “你……这就走,不留下一起再喝几杯茶?”李秀儿很好奇为什么纪宁如此着急离开,她不知道,正是因她的期望很高,让纪宁心中有几分动力,才让纪宁如此迫切要离开。这还是她鼓励的功劳。

    纪宁道:“在下出来,便感觉到是在荒废学业,还是回去用功读书,心中能安心一些。”

    李秀儿心中恨恨地想:“还说自己没把握,都说争取在明年的春闱有成绩,那不等于是说,你对这次乡试是有十足的把握?”

    “那纪公子,想必以后也是很少有机会出来了。”李秀儿想到纪宁要用功读书,心里便有些失落,倒不是为纪宁的志气失落,而是为纪宁不能出来陪她游山玩水,或者是相谈品茶,“纪公子,妾身这里有一件小小的礼物,还请您收下。”

    说着,李秀儿从怀里拿出一块贴身的玉佩来,交给纪宁。纪宁好奇道:“苏小姐,这是?”

    李秀儿看到纪宁的目光,心里不由大囧,本来她只是想送一件东西给纪宁,让纪宁看到的时候能时常想起她,现在仔细想来,自己这不是送了一件“信物”给纪宁?这心意表明的有些太明显了。李秀儿赶紧辩解道:“只是今日请教纪公子茶道和学问的馈赠,纪公子别误会。妾身……妾身也要告辞了。”

    本来是纪宁要走,这会李秀儿因为送了定情的信物,心中羞赧和慌张,居然她先逃走。

    这令纪宁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他还是下楼来,到了马车之前,手上仍旧拿着带着李秀儿体温的白玉玉佩。纪宁暗忖:“女儿家身上佩玉,这是雅好,若是家里给她留下的,那很可能是作为陪嫁嫁妆的,她送给我这玉佩,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对我有所倾心,还是说单纯为了鼓励?”

    “老爷,去何处?”何安见纪宁魂不守舍的,不由问道。

    “回府……等等,去一趟书院。”

    纪宁将玉佩攥在手里,这才与何安一同离开了茶楼。

    纪宁说是要回去读书,但此时他满脑子全都是李秀儿的音容笑貌,等他回过神来,才突然间意识到一个问题:“不好,我这是把感情投入进去了,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

    ……

    李秀儿乘坐着小轿回府去,到了自家院子里,李秀儿很开心,但她突然记起之前忘了一件事,就是把纪宁的文章要过来,拿给父亲和兄长去评价一番。

    “唉,这下坏了,又不定什么时候能见到他。好在他说要去崇王府参加怀珠郡主的生日宴会,到时我再跟他单独见面,让他将文章写给我。”李秀儿脸上带着开心之色,仿佛已沉浸在与纪宁再次会面的喜悦中。

    “小姐,您怎么了?”玉珍在旁边看着很着急。

    李秀儿看着自己的贴身丫鬟,没好气白她一眼道:“我很好啊,能怎着?”

    玉珍很义正言辞地说道:“小姐,最近您好像有些不同了,经常提及纪公子,还关心他的学业,还关心他的科举,连外面有人说他的事,您都会让奴婢去问个明白,就连晚上睡觉时……”

    “呀,我说梦话的时候也提到他了?”李秀儿惊愕道。

    “没,没有,奴婢是想说,小姐晚上睡觉都睡得比平日晚,好似是有心事。小姐,您不会是犯了相思了吧?”

    李秀儿没好气道:“死丫头,说什么呢?什么犯了相思,我只是佩服纪公子的才学,难道你觉得一个人有本事,不会留意吗?我还想将他举荐给父亲,以后让他做知府衙门的幕僚门客,你说怎样?”

    玉珍低声道:“奴婢实话实说啊,小姐这是找借口,分明是记挂着纪公子。其实老爷现在为知府,任期应该快满了,不是说老爷要回京城给小姐找一门亲事吗?”

    李秀儿突然变得闷闷不乐,因为女孩子的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算她心中对纪宁很欣赏,可始终没过父母家人那一关,就算她跟纪宁定情,也只有私奔一途,在这时代,私奔可是犯法的。李秀儿想到跟纪宁在一起的快乐时光,虽然很短暂,但纪宁的儒雅和博学,还有纪宁身上的风度,都是让她觉得迷醉的,她还想起了纪宁那双温暖有力的手,李秀儿问道:“玉珍,你觉得,如果我真的跟纪公子在一起了,怎么样?”

    “啊?”玉珍大惊道,“小姐,您可别说胡话,奴婢听着渗人,此事……此事不行的。小姐可说过,这是为了帮苏小姐的,连纪公子也当小姐是苏小姐,他们之间曾有婚约,所以纪公子才会对小姐您有几分好感……您怎么可能跟纪公子走到一起呢?”

    本来欣然的李秀儿,突然也有几分失落,家里这边他可以去跟父母说,毕竟父母对她疼惜,或许会妥协,可她毕竟不是以自己本来身份去见纪宁的,她虽然不知道苏蒹葭对纪宁是否有情,但这也是公然去破坏苏蒹葭和纪宁关系的行为。

    “如果他不是把我当作了苏姐姐,他还会对我这么好吗?”李秀儿心中带着几分失落,她是套着苏蒹葭的身份,才跟纪宁如此言谈甚欢的,如果少了这层身份,纪宁肯不肯理会她都还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