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第270章 一夜鱼龙舞(上)

目录:望族风流| 作者:梦回故都| 类别:历史军事

    ♂

    一夜鱼龙舞。

    在纪宁跟纳兰吹雪交待当晚要去做的事情时,金陵城另一处官邸之内,五皇子的使节还在忙着跟手底下的人问询着什么。在驿站失火近半个时辰之后,五皇子的人才得知具体情况,在之前五皇子的人甚至都没防备到有人会去焚烧贡院的宗卷。

    “徐大人,您恐怕要往贡院去一遭,听驿站的人说,张副宪和隋郎中口称贡院内要失火,若真是如此,那此案对少主恐怕多有不利。”五皇子的人很紧张,他们本以为张烈和隋熙到金陵,会帮他们解围,谁知道现在情况分更加复杂,所有的势力都参与进来,各方在暗中相斗,彼此之间不给对方空暇。

    被称为徐大人的四十多岁中年官吏怒道:“少主被人无端栽赃,难道我不急吗?但如今若我出面,必然将少主暴露在明面上,那时恐怕连朝廷和文庙的钦差也会知道此案与少主有关。现在出去实在不明智!”

    “徐大人,那……那怎办?”随从有些着急。

    “派人去盯着贡院,无论贡院内有何动静,都第一时间过来传话!”徐大人厉声说完,他自己也紧张往后院去,那边还有人跟他详细做商议。

    ……

    ……

    夜深人静,原本安静的崇王府内,也突然来了几名造访的客人,崇王不得不收拾心情出来见客。

    说是客人,但其实这都是他在朝廷中所收买的官员,金陵或者是京城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会第一时间传到崇王耳中所知。

    “……王爷,现在已可以确定,文仁公主抵达金陵城,而且此时很可能已往贡院去。若文仁公主一出现,那此案可能会陷入僵局,别人再想插手这案子,恐怕很难!”来人名叫宋青,在金陵知府衙门内只是一名不起眼的推官,但他所能得到的情报,却是连金陵知府李璟都不及他。

    崇王脸色冷峻道:“文仁果然来了,看来之前五皇子的人推断的没错,既然太子和五皇子党的人都牵涉进这案子,只有让第三方来调查,才相对公平,让别人来都可能会显得偏颇。但这个第三方,找的却是文仁,她一介女流,而且如今在朝中地位隆宠,若她藏有私心想借机栽赃太子和五皇子,连太子和五皇子都无法防备!”

    “王爷,您多虑了,文仁公主也不过是陛下所派出的一枚棋子而已,说不定,陛下就是想试探一下文仁公主在此案中是否能做到公平和公允呢?”宋青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设。

    崇王微微皱眉道:“你是说,天子已看清楚了此案的特征,派文仁公主来彻查,是想将三方势力搅和在一起,看看谁更胜一筹?”

    “或许陛下有此意吧。”宋青道,“下官只是凭空推断,做不得准,王爷也不可尽信。但如今文仁公主往贡院去,那张副宪和隋郎中二人,恐怕要将手中的权限交出来,朝廷派来的使节也就成为摆设,却不知王爷还有何计划和安排?”

    崇王冷笑道:“张烈和隋熙两个贪财好色的朝官,一来金陵城就处在醉生梦死中,却不知是谁给他们警醒,居然让他们知道可能会有贡院放火的事情,现在想来,多半也是由文仁公主暗中提醒!”

    “王爷推断的是,但下官有一点不解,既然文仁公主准备亲自往贡院,为何还要去提醒张烈和隋熙有放火案发生?文仁公主一个人去力挽狂澜,事情水落石出之后,她不是能更得陛下的欣赏?”宋青没盲目赞同崇王的话,而是提出了自己的假设。

    崇王思虑再三之后,一摆手道:“派人往贡院,一定要盯紧,贡院内任何风吹草动都不能放过!”

    “是,王爷。”宋青恭敬行礼,马上退下去对其他人作出安排。

    ……

    ……

    贡院既是乡试考试之地,又是封玄青自杀的地方,现在又成为众矢之的,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里也将会是最后定案的地方。

    至于最后是水落石出真相大白,还是云里雾里不了了之,又或者是被人栽赃诬陷后真相被扭曲,都看贡院内当权之人最后如何调查的案子。

    在知府衙门内,一个身材婀娜的少女这会正在自己父亲的书房内,对知府李璟说着什么。

    “……女儿啊,为父不是都说了吗?这案子现在已由两位钦差接手,跟为父没什么关系了,你问我什么我从何而知?就算你想知道,也等为父将这份上奏的奏折写完,睡一觉,明天再去给你打听清楚!”

    李璟感觉很头疼,不但因为案子的事烦心,还因为回家后被女儿缠着追问案子的细节。

    他也不知道女儿为什么很关心这案子,隐约感觉到可能跟涉及案子的考生有关,但他还是没想到,女儿心中所在意的纪宁,正是这次案子中重要的涉案人,也是旁人争议最多的解元。

    “父亲,您怎能这么不上心呢?钦差使节都到了金陵,案子看似会水落石出,但万一钦差都有歹心怎么办?他们或许会冤枉某些人,或者连查都不查,将某些才学出众的考生归为贿考的一类,您作为金陵知府,应该多去关心这案子,这才能体现父亲您是朝廷的忠直之臣哪!”李秀儿很着急,自己的父亲明显是想一推二六五,什么事都交给张烈、隋熙和况凌去做,知府衙门最好也能抽身。

    “别给为父扣什么大帽子,你想知晓,自己去查,时候不早了,为父要回去休息,你也早些回去歇着,一个女儿家大半夜还不休息,成何体统?”李璟板着脸想教训一下女儿,但却发现自己做不到理直气壮,因为他眼中的女儿很独立和有主见,很多意见都能给他参考。

    “父亲不想查,那就算了,女儿自己去查,哼。”李秀儿生气了,父亲不肯帮她,就等于是不肯帮纪宁,她担心纪宁会被贿考的那些世家公子所连累。

    李秀儿心想:“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纪公子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