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第285章 闺名

目录:望族风流| 作者:梦回故都| 类别:历史军事

    ♂

    纪宁心中谈不上对上官婉儿有多喜欢,也谈不上厌恶,单纯只是一种欣赏,不过因为多了这层关系后,纪宁对上官婉儿的态度也会有稍微的转变。

    纪宁心想:“上官小姐固然是好,要样貌有样貌,要身材有身材,更是武功卓绝有智计,并且是将清白的身子给我。但若让我去找寻她,我还真不知从何找寻!她原本就是被奸人所害,中毒颇深,来找我‘解毒’,或许她心中对我也不曾有半点爱意,那我作何还要去厚着脸皮找她呢?”

    他是个负责任的男人,所以在对上官婉儿的态度上,他还是很斟酌的,这一切取决于上官婉儿的态度,但或者跟上官婉儿的留书一样,二人以后是否有机会再见都是未知之数。

    纪宁没有再去想上官婉儿,上官婉儿接下来几天也未再出现在他的卧室,芳踪缥缈,纪宁甚至觉得那只是昙花一现,在过了那个夜晚之后,或者二人永无再见之期,想想心中多少有些失落。

    九月十三这天,唐解和韩玉二人登门来拜访纪宁,同时将贿考案的最新结果告诉了纪宁。

    “……永宁或许这两日未出门不知,文仁公主将贿考案大事化小,只是惩治了部分贿考的考生,在落榜考生中酌情补录了几人,事情就算是告一段落。并未像之前所预料的一样,涉及到权贵之间的博弈!”唐解道。

    纪宁想了想,道:“不是没有涉及,只是在暗地里进行,文仁公主将此案压下来,本身也是一种博弈。”

    韩玉问道:“永宁此话怎讲?”

    “文仁公主在太子、五皇子的压力之下,她本身为女子,成为皇储的可能性近乎于无,此案涉及到太子和五皇子,若人文公主借机来打压太子和五皇子两派,势必暴露出自己的野心,所以她宁可息事宁人,让天子看到文仁公主圆滑和精通世故的一面,这有助于文仁公主在天子面前加分!”纪宁道。

    唐解和韩玉二人都陷入沉思,纪宁此话,引起了他们的思索。

    “永宁,你是说,文仁公主其实这也是有野心的体现?”韩玉道。

    “是否有野心不敢说,但文仁公主是有深谋远虑的皇亲贵胄,以后若是有机会碰面,还是小心一些的好。”纪宁道。

    唐解点头道:“此事差不多也告一段落,涉案的一些考生会被纠罪,至于他们背后的家族是否会同时落罪,还要上报朝廷之后,由朝廷来定夺。据说文仁公主这两日就会离开金陵回京师,士子们的情绪被安抚,有几个闹事的考生甚至被当众杖刑。差不多在九月十五日,会有鹿鸣宴,九月十七文庙赐文名,永宁这几日也别到处乱走,只等鹿鸣宴和赐文名之后,再收拾一下,下月月中,我们就要启程往京城去!”

    “嗯。”纪宁点头。

    韩玉倒是颇有期待道:“北上这一路,结伴而行,顺带还能游览名山大川,好不快哉,说起来倒很期待。我们也别打搅永宁备考,这时候我们也该用功了,毕竟来年的会试也只剩下三四个月的时间。”

    会试的举行按照惯例是在乡试年之后一年的春天,过了正月,二月上旬来举行,跟乡试一样,会试会考九天,所考的内容会比乡试更深,但四书文和五经文的考试并未有所变化。春闱之后,大约在三月中旬,过会试的考生会参加殿试,只要通过会试,在殿试中无论发挥好坏都会保证一个进士的功名,但也有在文章中有犯禁,或者是涉及到舞弊考生被剥夺进士功名的情况发生,但历届都很少见。

    ……

    ……

    上午纪宁见了唐解和韩玉,下午家中来了客人,便是带着丫鬟侍婢和一些家仆登门来送“贺礼”的秦圆圆。

    秦圆圆风采依旧,甚至还更有女人姿容,一颦一笑都好似在吸引纪宁的注意,秦圆圆在纪宁当日中解元时就曾临门,并且帮纪宁散发过打赏的银钱,此番她再前来,带来了一些绫罗绸缎、茶叶和文房四宝,甚至还带来几本古籍,一看就知道秦圆圆是很用心的,因为这些古籍都不是市面上能看到的,很多都是近乎绝版的线装书。

    “妾身带了一些礼物前来,还望纪公子不要嫌弃!”秦圆圆很客气,坐在那人也很娴静,看上去更像是个大管家。

    纪宁心想:“秦当家的是挺不错,可惜始终太过于强势,适合当一家主母,不适合当个滕妾安分守己过日子。娶妻娶贤,她始终当过寡妇,就算丈夫是在未合卺之前便亡故,声名也摆在那,娶回来当夫人也不合适!”

    有了这种想法,纪宁对秦圆圆的态度就不敢有任何僭越,干脆就当是一个欣赏自己的女强人来看待。

    纪宁笑道:“秦当家的客气了,在下也不过是侥幸中了举人,之后会勤加读书,争取能早日考中进士,光耀门楣!”

    “纪公子乃是出自书香门第,又有荫袭秀才的功名,如今考中解元实至名归,妾身在京城中认识一些朋友,纪公子往京城赴考之时,或者这些人能帮到纪公子忙!”秦圆圆笑道。

    “哦?”纪宁有些意外。

    他原本就觉得秦圆圆不简单,一个女人居然能在金陵城这种陪都之地呼风唤雨,要是没点雄厚的背景是不太现实的。

    之前纪宁曾想过秦圆圆有可能是某位高官养在金陵城的外宅,但纪宁后来思索后,若真是如此的话,那高官是有多大的心胸,能让秦圆圆盯着寡妇的名头?就算是把秦圆圆夫家那边杀了,这也未免太过于冒险,而且女人在外抛头露面,始终不如男子。

    现在秦圆圆居然说在京城还有人脉,那纪宁就要考虑一下秦圆圆到底有什么背景的问题,但只是通过跟秦圆圆一些简单的对话来分析,也太过困难。

    “多谢秦当家。”纪宁行礼相谢道。

    “纪公子如此称呼就生分了,以后……不如称呼妾身的本性,能称呼一声秦小姐,或者是圆圆,都可以!”秦圆圆突然似有深意笑道。

    纪宁心想:“闺名是女子的秘密,也就是秦圆圆经常出来走动,闺名为常人所熟知,她让我称呼闺名,难道是想对我暗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