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第325章 横生枝节

目录:望族风流| 作者:梦回故都| 类别:历史军事

    ♂

    负责主持黑市交易的中年人最后也放弃了,纪宁有点像是破坏规矩一样的抬高了一万两银子,对他来说是好事,他也知足,因为按照最后的分成比例,这二十一万两银子,黑市基本能得到三到四成的抽头,也就是说,多出的一万两银子,黑市能得到三千到四千两的油水。

    “价格到此,既然没什么异议,那就最后定价了!”中年人最后说道。

    因为这时代的拍卖没有后世那么标准的规范,很多事都还是在拍卖的摸索阶段,使得交易也不会有三次落锤等规矩,最后只要没人竞价就完成了。

    甚至在竞价完成之后,被人抬价的事也会堂而皇之发生,只是这次再没人出来捣乱,因为毕竟一次要拿出二十万两银子。

    “交易完成,请付银子,到后堂说话!”中年人示意之下,这次对面那有风韵的女人从二楼下来,她在往下走时,目光还在瞪着纪宁,好似在说,你小子等着,等我把交易完成之后,再收拾你。

    纪宁倒是气定神闲,泰然处之,很多人都在奇怪,这小子哪来的这么大的自信,居然敢在黑市这种地方造次。

    在女子下楼,往后堂方向行去时,唐解道:“永宁,下次小心点,这黑市可不是轻易能说话的地方,如果黑市非要计较你出价的问题,而你出不来价,那这件事可是不太好收场的!”

    “嗯。”纪宁没去正面回答唐解,他的目光在看着远处那黑衣斗篷的女子,女子转身离开了黑市交易的院子,甚至都没回头,而关于之前纪宁帮她抬价的问题,她似乎也毫不在意。

    纪宁其实根本不用担心自己的加价的问题,因为甲骨文祭文本来就是他的,他抬价的目的也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让自己赚到更多的银子。

    纪宁心想:“这女人是谁,无端能拿出二十万两银子,但多一两就拿不出,这意图未免也太明显,既然失败她也一句话不说,难道她是想直接放弃,而到最后不管不问?”

    就在纪宁迟疑时,头顶突然传来“哗”一声响,但见旁边二层小楼的一处房间屋顶,似乎被人硬生生破开,随即房间也被人冲撞开,就在刚才那有风韵女子坐在的地方,有人从屋子里冲出来,一身黑衣蒙面,倒跟之前的女子有几分相似。

    “啊?有人,躲开!”此时在二楼,有人马上在呼喊,那些被冲撞的人以为自己要被刺杀了,有的直接就从二楼上跳了下去。

    但突然闯入的人,目标根本不在前院的这些人身上,而在此时后堂的甲骨文祭文中。

    因为此时前厅的很多护卫,都已经往后院挪去,等于是前院的防备很松散,那黑衣蒙面人直接往后院杀了过去。

    “唰!”手起刀落,马上有黑市的一名护卫被砍翻在地。

    随即更多的人混乱起来,那些护卫还想过去跟那人较量一番,但见那人身轻如燕,手上的工夫十分了得,近乎跟每个人动手都是一招制敌,纪宁甚至都看不太清楚那人的出手,此人的武功,明显比他之前所遇到的纳兰吹雪和上官婉儿要高。

    此人很难分辨出男女,但从纪宁的判断来看,这人多半是男子,有极高的武功天分,而且是师出名门的。

    但此人却在为抢夺甲骨文祭文做事,显然不是什么正派人所为。

    “阻拦此人!”

    “啊!”

    “点子武功很高!”

    黑市正院内已经混乱成一片,很多人往门口的方向逃窜而去,也是怕惹祸上身,而门口驻守的黑市以及官府的人,开始往正院内涌进,一进一出登时把正院的门口给堵住。

    纪宁和唐解等人因为距离门口的方向比较远,此时下楼已经来不及,他们又没什么高深的轻功,这会从楼上跳下去可能要出事,不是要摔着就是要把下面的人给砸着。

    “永宁,看来我们应该回避一下了。真被你给预料到了!”唐解有些紧张道。

    此时纪宁仍旧跟没事人一样,现在有人杀进内院去抢夺甲骨文祭文,对别人来说什么影响,对纪宁来说影响可就大了。

    一篇甲骨文的祭文,那可是他所书就,这东西虽然他想写还是能写成,但好东西架不住东西多,只有第一篇才是无价之宝,如果之后再写一篇出来,价格肯定会下掉,而且别人会怀疑这些甲骨文祭文的真伪,甚至会追查这些甲骨文祭文的来历。

    这也是纪宁为什么大篆和甲骨文写的少的原因,物以稀为贵。

    现在别人都当这祭文是大学士沈康所写,为了保持沈康崇高的地位,别人不敢深究,所以没人去怀疑这篇甲骨文祭文的背景,这也是黑市拍卖能顺利的原因,否则光是黑市和官府就会去追查的底朝天。

    现在有人来抢夺,抢走了之后,纪宁将会什么都不剩下,这显然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

    “那是什么人?”纪宁眉头紧锁,他这问题好似是在问别人,但其实是在问自己。

    有人居然敢在黑市这种地方,单枪匹马前来抢夺黑市拍卖之物,他是不是活腻了?

    此时后院内喊杀声一片,打斗很是激烈。

    黑市请来的高手,似乎在本事上略逊一筹,但之前那有风韵女人所带来的侍卫却是高手。

    纪宁虽然看不到后堂内的情况,但也能猜想,此时能阻挡甲骨文祭文被抢走的,似乎只有那有风韵女人的侍从。

    “杀了他!”后堂响起声音。

    前院的护卫和官兵也快速杀到后堂,眼看那飞贼似乎是走不了了。

    但就听后面发出“砰!”一声爆炸,后院内登时嘶喊声一片,似乎很多人被这次的爆炸所波及,纪宁猜想,这人应该是动用了某种火器。

    “贼人逃了,追!”有人喊道。

    但听之前那有风韵的女人喝道:“保证甲骨文祭文的安全,人是死是活无关紧要!”

    一句话,就说明甲骨文的祭文被人抢走,也就是说,纪宁之前的努力可能是白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