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第350章 荟萃

目录:望族风流| 作者:梦回故都| 类别:历史军事

    ♂

    纪宁等人夜宿在京城之外的客栈时,文仁公主赵元容也已经回到京城,不过赵元容提前一日到京城,但她并未直接回公主府,而是住在城中一处不起眼的宅院之内。

    赵元容在四处派人打探一些事,但始终没得到更多的情报,她的情绪也不是很好,因为若她回到京城而不能进宫去向皇帝复命,她是会遭到皇帝怀疑的,即便她是得到皇帝所信任的公主。

    “殿下,基本已经打听清楚了,朝中的王公贵胄并无人生病,陛下为何要找甲骨文祭文,到现在仍旧成谜,即便是宫里的一些人都不知道具体状况,但有件事很奇怪,陛下之前曾出宫一次,去向不明,不知公主殿下还有何交待?”

    赵元容身边可调动的人手不多,很多人都是她培养多年的女死士,这些人存在的意义,就是为她去搜集情报,适合的时候甚至要替她去死。

    赵元容突然想起一件事,问道:“金陵城的纪宁,此时差不多也在往京城来的路上了吧?”

    “回公主的话,我们并未得到纪解元的相关消息,如果按照他进京城赶考的进度来算,估摸他已在往京城来的路上了吧!”女死士道。

    “嗯。”赵元容微微点头,再未就纪宁的事问什么,让手底下人离开了她所秘密居住的小院。

    ……

    ……

    与此同时,京城的东宫太子府内,朱楚河正在等候面见太子,却得知太子当日有酒宴要招待宾客,朱楚河等了两个时辰,始终没见到太子本人,他只能败兴而归,此时他很急迫要将自己在江南失去甲骨文祭文的责任撇清,他已经想好了怎么面对太子,如何为自己开脱。

    “朱大人,您没见到太子?”朱楚河刚回到公馆,就见到手下人在等他。

    那人是跟随朱楚河一同去江南的,朱楚河回来后,只留了一个人在身边听从他的调遣。

    “没见到,太子每日都在饮酒作乐,似乎对朝堂并无争霸的野心,但看来,太子这是想隐藏自己的锋芒,让陛下觉得他是个无心与人争名逐利的太子,这也是太子韬光养晦的一种方法。一时之间虽然能解除陛下的疑心,但陛下始终还是会怀疑太子的用意。陛下生性多疑啊!”朱楚河脸上有忧色,因为他能感觉到太子也对他有些不信任。

    那手下人道:“朱大人,刚听到一个消息,说是圣坛又派人来京城,跟太子曾有过接洽……这是太子身边的亲信之人将消息带出来的,消息应该无偏差,只是太子面见圣坛之人时是秘密接见,恐怕……会对朱大人您不利!”

    “一个圣坛的女人,就算我曾意图对她不轨,她又能奈我何?不用有太多担心,等太子明日酒醒之后,我会再往东宫去走一趟,只要将我们在江南的功绩说出来,太子如何还会继续怨责?”朱楚河握紧拳头道,“江南那些曾经得罪我的人,就等着落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吧!上官婉儿,也早晚成为我的禁脔,哪怕她是圣坛的人又如何,难道有哪条王法是说,圣坛的人就要高人一等?一个圣坛的女人,脱了衣服,跟那些青楼的女子,还有那七娘有何区别?敢跟我甩脸色,我倒要让她们知道身为女人的立场应该是怎样,就应该在家里好好伺候男人,别出来丢人现眼!”

    ……

    ……

    正在被朱楚河痛恨的七娘,在这一日也抵达了运河的末段,她比朱楚河晚出发三天,却只是比朱楚河晚一天抵达京城,这一路上七娘也是紧赶慢赶,生怕自己落后朱楚河太多,一旦被朱楚河在太子面前挑拨离间,她知道以自己的身份是很难为自己辩驳的。

    官府中人要穿州过省,要比普通的商船或者民船复杂许多,一路上各种关卡必须要报备,这也是七娘和朱楚河一行回京城速度相对较慢的原因。

    相反纪宁等人的船只,本身个头就小,风帆和水流的影响效果巨大,在路途上所用的时间上,纪宁等人反而是走的更快。

    李璟行进的速度就缓慢了许多,原本李璟还在陪同七娘北上的队伍同行,但在走了不到半程之后,李璟就撑不住这种日夜兼程的赶路,干脆就拖在后面,让官兵继续护送北上,他之后才会到京城。

    七娘此时在船上,手上拿着的是那份甲骨文的祭文,她还在紧张这幅甲骨文的祭文到底是否真迹,可惜以她的才学,根本无法做出分辨。

    “七娘,已经得知朱楚河提前抵达京城,如果星夜兼程,我们可在明早回去,或许比他能先一步见到太子殿下!”七娘的随从上前奏禀道。

    “不用那么赶了,让弟兄们先多休息下,明早再出发,明日日落之前抵达便可。早一日晚一日,其实并无太大区别,看来朱楚河这一路上乘坐的也是官船,这是他算计有失的地方,如果他走的是民船,或许就不会被我追上来了!”七娘脸上带着冷笑道。

    随从道:“七娘所料不差,那姓朱的的确是乘坐官船,而且还用官船载了二十名江南的美女到京城,还有大批的金银珠宝,他以为自己早走,就一定能先回来跟太子邀功,顺带将七娘的功绩抹杀,却不知他因为贪财好色,路上耽搁了太多行程,据闻他在路上也是夜夜笙歌,其实跟朝廷那些贪财好色的官员也无区别,这种人,还是早死早超生的好!”

    “嗯。”七娘点头道,“记得,到京城后不可声张,东西也不要马上送去太子府,我会亲自往太子府去一趟,只要我能见到太子,纵然朱楚河说再多的话,也无济于事!谁叫我是女人,而太子一向都很信任我?”

    随从脸色有些怪异,他很明白七娘口中“谁叫我是女人”的含义,很显然七娘在太子身边不单单是一个可以出去做事的属下,而且还是个风韵绝佳的老女人。

    随从原本是想提醒七娘别吃亏,或许七娘的一些幻术能在太子身上起作用,但他又怕七娘不敢对太子使用幻术。

    即便他心中担心七娘,也不敢随便乱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