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第391章 主持公道

目录:望族风流| 作者:梦回故都| 类别:历史军事

    ♂

    茹娘心想:“我这是见鬼了?明明手上拿的是画了叉的,怎的一转眼就变成圈的?不对,中间手帕落地过一次,莫非被人给换了?一定是那纪宁干的!”

    想明白这一点,茹娘冷声道:“我怀疑,这是有人伪造出来的纸条,根本不是从签筒里拿出来的!”

    “啊?!”在场之人一片哗然,茹娘说的话,就好像是天香楼的人要打自己的脸一样。

    明明是他们自己制造的这次抓阄,也是他们定下的规矩,连器材都是他们自己准备的,现在居然矢口不认账。

    唐解冷笑道:“茹娘,你这是想睁着眼说瞎话,以后天香楼也不想在京城里开店了吧?”

    茹娘道:“道理是道理,现在就要重新验证这其中所有的纸条,如果验证纪解元的纸条没有多的话,那就作数,否则……”

    纪宁冷声道:“否则你们天香楼就要睁着眼说瞎话,不认账是吧?”

    “并非不认账,实在是……为了求公允。纪解元,你不会是心虚,不想验证吧?”茹娘为了她自己的差事能完成,也不怕得罪人了,即便知道自己是在胡搅蛮缠,她还是在想办法让最后的结果更改。

    似乎是为了让自己的道理更有说服力,茹娘抬起头道,“诸位客官,你们意下如何?”

    她本以为在场的宾客,都会站在她这边,支持重新验证抓阄的结果,但其实在场的宾客都没想过刚才的抓阄有什么舞弊的成分,在众目睽睽之下出来的结果,还是出银子最多的纪宁中选,结果合情合理,他们自己都懒得再留下来,只能恨自己命运不济。

    有客人没好气道:“闹这些虚的有什么用?自己选出来的结果,现在就要重新验证,一会多个纸条少个纸条的,是不是就要否认这次抓阄?”

    茹娘脸色青红一片,连她自己也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因为她的“失误”,自己简直是在丢人现眼。

    但二楼的吴备起身道:“不能如此说,现在验证,只是为求一个结果,既然纪公子没做什么亏心事,为何怕验证?说不定真是纪公子偷奸耍滑玩阴的呢?”

    韩玉抬起头,瞪着吴备道:“你哪只眼睛见到我们永宁兄偷奸耍滑?或者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敢问你,之前永宁兄都未曾靠近签筒,全过程中,他也没机会接触到阄纸,你倒是说出个他能换走阄纸的方法!”

    虽说是有心栽赃之人,一定有话说,但在这件事上,吴备却根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纪宁压根就没靠近抓阄用的圆筒,而且抓阄和公布结果,都是天香楼的人在做,倒是天香楼倒有可能在其中偷奸耍滑。

    茹娘还想说什么,纪宁一摆手,道:“茹娘,你是天香楼的人,是打开门做生意的,我不想跟你胡搅蛮缠。现在你想验证,那也可以,如果验证出来,中选有问题,的确是在下用了神恶魔手段,那今日这两万两银子,我就当送给天香楼了,从此不再踏足到天香楼,顺带再给你们一万两银子。如若不然……茹娘可有想过如何来补偿在下的精神和名誉损失?”

    “你……”茹娘有些生气,她本想说,你有什么精神和名誉损失?

    但话到嘴边,想到纪宁是解元的身份,现在天香楼居然在用胡搅蛮缠的事情来诬赖纪宁,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影响到一个有举人文名的人的声誉,想不多赔偿一点是不可能的。

    茹娘道:“纪解元,你想怎样?”

    “我没什么想法,现在就想听听茹娘你的意见,如果茹娘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我倒不介意重新检查一次!”纪宁道。

    茹娘迟疑了半晌,她自己都变得有些不太自信,道:“纪公子,这样吧,如果最后验证此事乃是子虚乌有,就让如是陪你五天,如何?”

    听到柳如是要陪纪宁五天,在场那些宾客眼睛都快绿了,能得到柳如是这样国色天香的姑娘不说,还能让柳如是纡尊降贵专心服侍五天,很多人觉得王侯将相都没这个来的实在。

    唐解冷笑道:“茹娘,这就是你的不是,我们永宁兄现在是名誉受损,柳小姐现在本就属于他的,三天跟五天,又有什么大的区别?”

    茹娘道:“那你们自己说,想怎么着?”

    纪宁一摆手道:“五天也就不必了,该是几天是几天,但若证明此事乃子虚乌有的话,就让柳小姐,在这三天之内跟随在下离开天香楼,如何?”

    “这……”

    不但是茹娘惊讶,连旁边的唐解等人也都在看着纪宁,他们没想到纪宁提出的条件会如此“香艳”。

    原本柳如是只是在天香楼里陪客,最多是晚上喝喝酒,喝完酒之后入香闺,但现在纪宁却提出让柳如是离开天香楼,那就是去哪里都行,很多人会想:“你纪宁不会是想跟柳如是私奔吧?”

    “纪解元,我们如是跟你出去,如何能保证囫囵着回来?出了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你能负责?还有,她跟你跑了怎么办?”茹娘冷声质问道。

    纪宁脸上带着沉静的笑容,道:“茹娘是觉得在下凭着解元的文名不要,科举也不考了,会带着柳如是私自离开京城?”

    旁边一名天香楼的男管事道:“纪公子也莫误会,其实这不爱江山爱美人的事都经常发生,古来君王好美色的,倾国倾城的又有多少?您虽说是个解元,但也不能坏了我们的规矩!”

    “那在下不坏你们的规矩,请你们兑现承诺!”纪宁道。

    天香楼的人也是一脸尴尬,事情毕竟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想赖账有点难。

    “好,那就验证!条件就跟你说的一样……”茹娘把心一横,冷声道。

    “既如此,验证之人也不能是你们天香楼的人,而是找一些不相干的人来,茹娘,没问题吧?”纪宁再道。

    “行,那就今日的宾客来验证,我们天香楼和纪解元的人,都不能插手,哪几位宾客愿意来替我们天香楼主持公道?”茹娘抬头朝在场的宾客发问,但这会宾客都是自顾自,根本没心思搭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