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4.第474章 苟合

目录:望族风流| 作者:梦回故都| 类别:历史军事

    ♂

    孙夫人年二十二,而她的婆婆孙韩氏,如今年岁也不过才三十九岁。

    这时代的女人,十三四岁就可能会成婚,十五六岁就可能会生子,孙夫人在孙家的地位不算太高,也主要因为受孙韩氏的打压,本身孙家跟李国舅走的近,也是靠李国舅的庇护才逐渐成为朝中重量级的家族,这其中还有孙韩氏的“功劳”。

    李贵妃跟孙韩氏相识于微末,后来孙韩氏运气好,嫁入到孙家,成为人见人羡的少奶奶。

    那时的孙家虽然不像如今这么得志,但至少孙韩氏也是可以锦衣玉食过着富足的生活,而那时的李贵妃则在当时汉王府内做了舞女,也是机缘巧合的机会,汉王府被抄没,李贵妃侍奉当初的平王。

    平王也就是如今的皇帝。

    李贵妃发迹之后,那时李贵妃已经二十多岁,也是后来平王才做了皇帝,而且那时有孝惠皇后的存在,她根本没机会在皇帝面前有表现的机会,只是运气好,生了个儿子,也就是五皇子,但也并未册封为贵妃。

    那时的李贵妃在皇帝面前表现的很得体,连孝惠皇后也把李贵妃当成是好妹妹,在孝惠皇后病重之时,主张让皇帝册封李贵妃为皇贵妃,这也让李贵妃走上了人生巅峰之路。

    李贵妃当了贵妃之后,本以为自己飞黄腾达,谁知道皇帝在孝惠皇后死后,一蹶不振,那时皇帝开始贪恋花丛,临幸的小宫女不计其数,但都没能为皇帝留下子嗣,李贵妃本还想再生儿子为自己固宠,但发现皇帝似乎已经不能再生育之后,她将目光转向如何吸引皇帝上。

    那时恰好她的兄长,也是朝中为中郎官的李国舅,给她出了主意,让她在宫外找女人进宫。

    李氏兄妹二人狼狈为奸,他们在斟酌了皇帝的喜好之后,认为普通的闺秀进宫,即便是一时得到宠爱,必然也无法长久固宠,还不如反其道而行之,从已婚妇人进宫。

    那时的李贵妃便想到了当初在微末之时所相识,她甚至是非常艳羡其美貌的孙韩氏。

    于是李国舅故意去跟孙家的人接近,再到为孙家罗织罪名,让孙家“遭难”,孙韩氏在家族即将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而要被查抄时,接受了李贵妃的“好意”,让她进宫来找李贵妃“求情”,结果就“恰好”遇到了皇帝,李贵妃设计好情节,让皇帝无意中看到正在沐浴更衣的孙韩氏,皇帝当时还因为李贵妃送服了鹿血等补品,正是精神高涨之时,当时见到一个非常有风韵的孙韩氏,便将孙韩氏所临幸。

    而后皇帝特旨赦免了孙家的罪名,并且让孙家人开始在朝中崛起。

    从那时起,其实孙韩氏的丈夫,已经知道自己的妻子要进宫,但他并不知自己的妻子是去见皇帝,他一直以为是因为妻子跟李贵妃的关系好才会得到皇帝的特别赏识。

    随着皇帝的年老体迈,还有他对孙韩氏的逐渐厌倦,李贵妃也知道孙韩氏这颗棋子基本已经用的差不多,她把目光转向孙韩氏的儿媳妇,已经嫁进孙家已经五年的孙宁氏,也就是孙夫人。

    孙韩氏怕自己跟皇帝苟合的事情泄露出去,被李贵妃兄妹要挟,他只能被迫接受条件,在宫廷赐宴时,顺带将儿媳妇也带进宫门来,再面授机宜一番,虽然说的不是很详细,但孙夫人也明白了自己是要来做什么。

    但孙夫人没想到上来就会如此直接,会被皇帝所“临幸”。

    ……

    ……

    “过来!”当皇帝发出这声命令时,孙夫人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孙夫人不能想象,眼前的男人就是皇帝,那个统御着四海万民,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

    此时坐在皇帝另一侧的李贵妃站起身来,用高贵的语态道:“孙宁氏,还不过来拜见陛下?”

    孙夫人心中害怕至极,她只能缓步走上前,盈盈拜倒,口中却不知该说什么,半晌都没发出声音,头也一直拜伏在地。

    “起来!让朕看看!”皇帝已经赤着足走到孙夫人面前,用手轻轻抬起她的头,孙夫人心中带着紧张,抬起头来,便见到一张略显可怕的脸。

    孙夫人见到那张脸之后,身体本能在颤抖,甚至有失禁的迹象。

    “不错,美则美矣,只是这身材,还是略显不足啊!更丰腴一些便好了!”皇帝一边撸着胡子,一边说道。

    孙夫人此时头脑都是蒙的,旁边的李贵妃提醒道:“陛下赞赏你,还不谢主隆恩?”

    “谢主……谢主隆恩!”孙夫人半晌后才支吾说道。

    “好。美人,快过来,让朕仔细打量一番!”皇帝此时得寸进尺,将孙夫人扶起来,送她到龙榻之前,尽管皇帝的寝宫内很温暖,但孙夫人此时还是瑟瑟发抖,很快,一双大手伸过来,将她的外袍宽解下来,里面便是之前李贵妃给她所准备的小衣和亵裤,跟李贵妃和孙韩氏身上穿的基本一样。

    “哈哈,好看。别有风味啊!”皇帝此时脸上哪里还有之前的阴霾,此时他的精神也非常好,他对李贵妃的安排也非常满意。

    李贵妃笑道:“陛下满意就好,孙家妹妹,还在等什么,快为陛下斟酒,让陛下先慢饮一杯才是!”

    说完,李贵妃使个眼色,那边的孙韩氏赶紧过去到桌前,把酒壶和酒杯都拿过来,递到自己的儿媳妇面前。

    孙夫人拿起酒杯,手都在颤抖,却还是颤颤巍巍要去倒酒,但被皇帝抓着她的双手,她忍不住“啊”叫出一声。

    “别怕,美人,让朕扶着你来倒!”皇帝似乎很喜欢这种被人惧怕的感觉,即便明知道对方怕自己,他还是乐此不疲。

    孙夫人终于将一杯酒倒好,正要递上前,李贵妃冷笑道:“真不懂事,还不自行含在口中,再送入陛下金口?”

    “啊?”孙夫人心中一惊,在家中即便是丈夫,她也未曾做过这种事,现在居然让她对一个岁数能做自己祖父的人做这种事,她心中是无法接受的。

    但她也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底气,除非是她想让孙家人跟宁家人,两家人都鸡犬不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