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0.第660章 小肚鸡肠的“怨妇”

目录:望族风流| 作者:梦回故都| 类别:历史军事

    ♂

    纪宁用人,不遵章法,任何在他看来可以被利用,可以跟自己一条阵线的,他都会去拉拢,即便是那些他认为可以瓦解的敌人,也可以去拉拢,他的目的性很强,任何人都可能被他所利用,就算是赵元容、纳兰吹雪这些在他看来是很亲近的人,他也不会完全推心置腹。

    再世为人之后,他有对人很强的防备心理,这也是他为人处世的原则。

    七娘答应调动五百人手给纪宁,连七娘都没猜到纪宁要做什么,但她还是这么做了。

    纪宁没多说什么,等他从惠生茶庄下来,李陆还在等候,七娘的人对纪宁还是有很强的戒备,纪宁很闲庭信步一样走向街道,七娘似乎知道纪宁这边不好跟踪,连个正面派出来跟踪的人都没有。

    纪宁刚走,云舞便出现在了之前七娘和纪宁交谈的房间,云舞上来便请示道:“七娘,为何要听此人的,你不局的……他是包藏祸心的?”

    “就算他是包藏祸心的,也是为了对付惠王,我们跟惠王之间没任何关系,李氏兄妹对我们族人又没安什么好心,如今连太子都跟文仁公主站在一边,就算他是以为人公主使节的身份,让我们出手帮助,难道我能袖手旁观吗?”七娘语气有些不善说道。

    云舞仔细想了一下,果然如七娘所说的,无论纪宁从哪个角度过来找七娘请求帮助,七娘都是不应该反对的。

    “那七娘,您对这个人,就没丝毫的戒备?”云舞很不高兴,因为她跟纪宁之间有芥蒂,她此时怎么都不答应七娘跟纪宁有任何形势的合作。

    七娘道:“我不想回答你这样的问题,如果只是我们族人之间的事情,那我可以选择跟看得上眼的人合作,但现在我们是要为了族人的利益,就必须要知道平衡各方势力,现在纪宁是在帮我们,而不是要害我们,就算要戒备他,也要先等解决了惠王谋反的事情以后!”

    云舞很是着急,她心想:“七娘以前聪明睿智,在纪宁的问题上为何会如此执迷不悟,难道她不知道纪宁此人很是阴险狡诈?上次我因为轻视纪宁,险些着了他的道,如果当时我没有拼死回来的话,可能会被那些人给侮辱了……”

    当她想到自己跟纪宁在秦楼楚馆房间中所发生的事情,她便会感觉心中很激荡。

    她只是个一个少女心性,很是任性,以前从来没人敢如此得罪她,而纪宁却让她吃了**散,不但被纪宁所败,差点露出自己的真容,甚至还险些**,这是她引为奇耻大辱的事情,是她所绝不能容忍的。这次她怎么都要让纪宁尝到得罪自己的下场,至于纪宁到底是为谁做事,是否能帮到自己,以及自己的族人,对她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了。

    七娘对云舞很了解,她道:“无论如何,在这几日之内,你不能对纪宁有不轨的行为,如果你继续这么胡闹的话,我会把你送归族寨中,在这几年就不会让你出来了!”

    云舞显得很不甘心,但为了能留在京城,她还是行礼道:“一切就听从七娘之意!”

    嘴上是答应了,但她心里却在想:“看我怎么找到她,就算七娘说了我不能伤害他,我也不能让他有好日子过,你让我出糗,我会让你家里鸡犬不宁!”

    ……

    ……

    纪宁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一个恶毒的小怨妇给盯上了。

    虽然纪宁在当日云舞献技掌上舞的时候,已经看出这女子便是当日被他所伤的珠儿,但他还不知珠儿原来就是七娘的人,他也想不到此时会被珠儿所记恨,正准备上门来挑衅他。

    他从七娘那里出来之后,直接去见赵元容,他可没打算把自己见了七娘的事情告诉赵元容。

    纪宁知道,赵元容是个很讲原则的女人,很多事情没法跟赵元容讲道理,或许是赵元容被封建礼教中的三纲五常荼毒太深,赵元容在做事上,少了一种成就大事可以利用一切的魄力,虽然纪宁不是很赞同赵元容的一些作法,但无疑,他对赵元容的这种状态还是很欣赏恶毒。

    这至少说明赵元容的心思很善良,是个可以娶回来的女人,虽然他并不能娶回赵元容,只是跟赵元容保持一种相敬如宾的暗中“苟合”的关系。

    “……纪宁,如你所料,昨日里皇宫风平浪静,父皇很早便休息了,今早父皇甚至还在掖安宫见过书台的几名大臣,顺带还问过礼部关于明日封禅大典的一些安排!”赵元容见到纪宁后,对纪宁还是很放心的,近乎什么都说。

    纪宁点头道:“虽然现在陛下还没事,但也不敢保,惠王一党不会在今日毒害陛下!”

    “那纪宁,你说该怎么办?杀了国师和冯先生?可惜现在宫中并无我们的势力,就算知道龙城是崇王的人,我们也没法利用!”赵元容道。

    纪宁知道,赵元容一心要杀了那些危害她父亲生命安全,危害到国家社稷的那些人,她虽然有野心,但却不想做谋朝篡位之人,这在纪宁看来是不太妥当的。

    因为纪宁能看得出,如果大永朝是正常的传位,是轮不到赵元容来当女皇的,就算太子不当皇帝,也该轮到五皇子,或者是那些更小一些的皇子皇孙。

    赵康政毕竟不是只有两个儿子,在赵康政中晚年之后,他在内宫的女人很多,为他也诞下了不少的子嗣,只是这些子嗣大多数都还没成年,有很多本身都是李贵妃派系的女人所生下来的皇嗣,无法威胁到嗣位人而已。

    “先能平稳过了今晚!”纪宁强调道,“剩下的事情,就看明日在封禅大典上如何解决了,公主现在要做的事情,不是去防备宫中发生什么变故,而是要想尽办法争取到更多十二卫将军的支持。陛下现在看不清形势,但这些将军必须要看清楚形势……”

    赵元容皱眉道:“难道我要亲自去见十二卫将军?”

    纪宁摇头道:“公主要争取这些将军的支持,未必要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