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2章 脚踏两条船

目录:望族风流| 作者:梦回故都| 类别:历史军事

    纳兰吹雪除了武功高一些,在别的方面,尤其是在人情世故上,近乎一个小白痴。

    在纪宁看来,纳兰吹雪有时候会蠢萌的可爱,跟她刚强的性格有些不搭调,照理说像纳兰吹雪这样经常需要出入江湖的人来说,根本不会对外在的事情了解如此之少,但偏偏纳兰吹雪不喜欢去观察和留意,以至于她到现在都还是需要别人来照顾。

    “惠王昨日已经谋反,关于惠王府接下来会被朝廷如何问罪,就是这一两日的事情,你觉得我们有多大的把握能把张洪入罪?”纪宁问道。

    “惠王谋反了?那……那你怎么让我去崇王府?去惠王府盯着不是更好吗?你……不是说要伪造张洪随同谋反的证据吗?现在……我怎么知道有多大的把握?”

    纳兰吹雪心中有些紧张,她生怕是因为自己的疏忽,而令自己的大仇人无法被官府定罪。

    纪宁轻叹道:“谋反的事情,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这样吧,你暂时先回小院去,这两天你可以晚上到我家里,帮我保护一下家里的女眷,剩下的事情,全部交给我来安排,可以吧?”

    “呃?”纳兰吹雪对于纪宁的安排显得不是很满意,因为她觉得自己的价值不单纯是去保护别人,但她想到自己对事情根本没什么主意,一切还是要靠纪宁,最后她也只能点头,道,“好,就这么说定了,你可一定要把张洪定罪……”

    到此时,纳兰吹雪对纪宁还是充满信心的,因为她知道,这世上除了纪宁之外,也没谁会帮她了。

    纪宁平时给她的东西实在太多,不但帮她报仇,还给她生活上的照顾,银两、衣服、细软等等,都是纪宁给她提供的,她自己走出去,才会发现举步维艰,还是在纪宁身边时,才能感受到一种安逸和自在。

    最重要的是,在纪宁面前不用动脑子。

    ……

    ……

    纳兰吹雪白天要回去休息。

    纪宁则收拾心情往与七娘所约定的地点而去。

    纪宁先见了林义,带着林义以及手下的人一起去见七娘。

    昨日里十二卫将军府的人能提前查知到城中有叛乱,还是得益于他提前做了“警示”,而他做出警示的方式非常独特,就是把七娘调拨给他的五百名手下,完全当成是“叛军”,去冲击城防衙门,并且张扬开要谋反。

    惠王和李国舅等人打死也不会相信,他们在谋反之前,居然有人在城中闹事,这才令十二卫的兵马提前调动,将惠王和李国舅的阴谋扼杀在萌芽之中。

    纪宁在茶楼的雅间中见到了七娘,七娘上来便黑着脸道:“纪大状元,你做的好事啊!”

    “什么事?”纪宁装作一脸不知情的模样。

    “哼,你让我的人,去提前闹出叛乱的风声,如此十二卫将军府的兵马提前有所动,虽然我的人现在多半都已经撤回去,但还是有被官府拿住的,我问你,这些人如何营救?”七娘怒气冲冲道。

    纪宁好整以暇道:“七娘这问题,应该是去问太子,不是更好?”

    “你说什么?”七娘厉声道。

    纪宁道:“在下以七娘的人手来制造混乱,而非让其中部分人真的去杀朝官,你手下的人,对朝廷似乎有不小的怨言,在假意冲击城防衙门时,居然有人真的进去杀人,在该撤退的时候,他们却恋战而不肯撤,现在人被拿了,那是在下的责任吗?”

    七娘脸色很难看,正好像纪宁所说的,她手底下的人对官府中人可说是恨之入骨。

    她的手下,大多数都是她的族人,很多人都有被官府中人盘剥,甚至是家人被官府发配为奴,或者是杀害、侮辱的经历,这些人听说要去冲击官府,还要把事情做的跟真的一样,冲击进去之后就是一阵乱砍乱杀,以至于到最后都无法收手。

    反观纪宁这边派出去林义的人,做事就很有分寸,进退有度,根本不会恋战,以至于林义那边就没任何人手损失。

    七娘瞪了旁边的林义一眼,她抱着谨慎心理道:“这位怎么称呼?”

    林义被问得一愣,他自己还从来没有登堂入室过,现在跟着纪宁,居然被七娘这样的“大人物”问称呼,他自己根本不知怎么回答。

    “林当家……”纪宁给介绍了一下。

    七娘冷笑道:“林当家的在京城里也算有势力啊,连谋反造势的事情都敢做,不愧是被纪大状元栽培出来的厉害角色!”

    林义还不知道,他昨日里带着人所呈现出来的精神风貌和敢作敢为的担当,让七娘这样的绿林豪杰都有些佩服,尤其是林义所带的人,都很听从指挥,进退有度,跟七娘手底下的人一盘散沙有很大的不同。

    如果自己没本事,林义也不可能得到七娘的敬佩。

    林义想说点什么,但又不敢随便发话,只能是看着纪宁,那意思好似在说,一切都是我家老爷吩咐做事,我们只是听命而为。

    纪宁道:“七娘,不是说别的,如今太子得势,陛下那边应该也会多有眷顾,其实七娘做的这些事,也是在为太子而做,不是吗?”

    “可纪大状元很清楚,我现在背着太子做了这些事,被太子知晓的话,必然连性命都不留!你这是想彻底把我跟太子一派划清关系是吗?”七娘有些恼火道。

    纪宁微微耸耸肩道:“七娘这话就说错了,在下没有为难七娘的意思。七娘就算不跟着太子谋事,不还有文仁公主?如今惠王和五皇子一党失势,太子必然一家独大,以陛下对储君的怀疑,七娘觉得,太子未来的出路在何处呢?”

    “造反?”七娘皱眉,道。

    纪宁道:“造反也不至于,但太子要顺利登基,会比之前复杂许多,像七娘这样可以脚踏两条船,无论是太子得势,又或者是文仁公主有所为,七娘都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纪大状元不用说这些好听的话!”七娘道,“我可以左右逢源的结果,也意味着我在两边都得不到信任,与其如此,还不如专心效忠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