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1章 绝处逢生

目录:望族风流| 作者:梦回故都| 类别:历史军事

    李秀儿拿着纪宁的信,久久难以平静,但她始终不想把信函打开,因为她怕自己看多了,伤心会更多。

    “玉珍,我不想……再看纪公子写来的信函,即便他有信来,也不是写给我的,而是给……苏家姐姐的!”李秀儿有些伤心道。

    “小姐,您怎能这么说呢?您一直不都在等着跟纪公子相见的那一天吗,就算是纪公子真的不喜欢您,可您也要先问问纪公子,才能知道他的心意啊,您觉得纪公子会让您进宫,一辈子在那暗无天日的皇宫中渡过吗?”玉珍神色之间还是有些着急。

    “我……我不知道……”

    一向有主见,而且有深谋远虑的李秀儿,居然好像一个茫然无措的小姑娘一样,坐在那,许久都不能平复自己的心情。

    玉珍再道:“小姐,您要做什么,奴婢不清楚,但奴婢知道您对纪公子是一往情深,如果您现在放弃,那就等于是彻底放弃了,纪公子也未必会领情,还可能会遗恨终身,小姐还是先看看纪公子说什么……”

    李秀儿迟疑半晌之后,终于才把信函打开,当她看到纪宁的字,不由流下眼泪。

    这是一种很深的怨念,她知道自己跟纪宁之间有很多事情是无法解释的,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一步步沉沦其中不能自拔,现在纪宁跟苏蒹葭眼看就要终成眷属,她心里的悲伤却也是越来越多。

    而最开始,她其实也只是想成全苏蒹葭和纪宁而已。

    “我始终不能太自私啊!”李秀儿在看着信的时候,心里对自己说。

    在信函中,纪宁所用了很多比喻,其中还有一个在这时代中根本没有存在的故事,就是梁山伯与祝英台,当李秀儿看到那一篇故事之后,便被故事里的主人公给吸引了,人物的悲欢离合,还有一段凄美无果而终的爱情,让李秀儿看得很是神往。

    玉珍在旁等了半天,最后迫不及待问道:“小姐,纪公子说了什么啊?”

    “他……他在讲故事……”李秀儿回过神来,说道。

    “讲故事?啊?”玉珍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

    “纪公子在这里说了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个叫梁山伯的人,跟祝英台相爱,但他并不知道祝英台女儿身的身份,等祝英台成婚之后,梁山伯才知晓,最后梁山伯郁郁而终,连祝英台也……应该是为之殉情了吧,他们二人化成了蝴蝶,最后可以双宿双栖……”李秀儿对这故事中的人物很喜欢,最开始她自己也不理解是为什么。

    玉珍道:“小姐啊,纪公子其实不就在暗示您,其实你们之间也是梁山伯与祝英台吗?纪公子一直不知道您的身份,而小姐则一直以为纪公子心中另有所属,其实纪公子一直喜欢的就是小姐您啊!”

    “怎么……怎么可能!”李秀儿直接否定道。

    “小姐,您别不承认啊,其实纪公子的意思就是这样,您也不想想,在这种时候,纪公子突然给您来信,说的还是这么个故事,其实不就在暗示您吗?只是小姐觉得纪公子不可能知道您的身份,但纪公子是什么人,他乃是我大永朝的状元,心中可以说藏着万卷书,他都能知道这样凄美的爱情故事,我就不知道啊,小姐您认为,纪公子写这故事来,还能有什么意思呢?”玉珍一直在逼问李秀儿。

    李秀儿还是在摇头到:“玉珍,你别乱说……”

    “小姐,现在纪公子写信来,无论您对纪公子是否有意,该给他写的回信,您还是要写的啊,纪公子现在都已经暗示您是祝英台了,您也不希望他这个梁山伯郁郁而终吧?”玉珍一心为了自家小姐,说话时,也全是在帮自家小姐去追求幸福。

    李秀儿坐在那,整个人都很彷徨,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她突然想到,其实自己是没有看完纪宁那封信的,纪宁在故事的后面,其实还列了一些文字,她不由想拿起信来,将后面的文字仔细看清楚。

    等她拿起信函,才知道纪宁后面已经把事情揭开了。

    “小姐待人以诚,一心为她人,殊不知这世上之事,一切在于求缘分二字,若小姐一心往红墙之内,在下本不该有所执念,但若小姐有心脱离苦海,在下倒有一计可以一试……”

    看到这里,李秀儿骤起眉头。

    纪宁在写信时,经常会用到白话文,在别人的信函中很少能见到。

    这也是纪宁与众不同的地方,因为纪宁的语言风格跟很多人不同,尽量求简单,而旁人都是在文字中尽量表达自己的才学,会用到很多生僻字,让人不喜。

    李秀儿心想:“纪公子从来不会在文字中表现自己多有才学,尽量以平素的文字来说明自己的观点,但他却是天下之间最有才学的人,否则他也不会考中状元,至于那些自诩为才学卓著之人,却总是在卖弄才学……”

    李秀儿到此时,其实并不太在意纪宁所说的方法。

    因为她自己觉得,自己已经走到了绝境之中,无法做到忠孝两全,那就只能是保持孝道,牺牲自己的幸福。

    她怕纪宁提出要跟她私奔的想法,她是不愿接受这种提议的。

    “小姐,您看完了吗?”玉珍在旁边有些着急问道。

    “没有,很快了!”李秀儿说完,继续去看信的下一页。

    纪宁的信很长,有故事,有叙述,还有最后一个在纪宁看来很大胆的提议,当李秀儿看到纪宁最后所写的计谋之后,人直接从原地站起来,她神色中带着一股不可思议,因为纪宁所提出的方法,超出了她的想象。

    “这……”

    李秀儿站在那,根本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怎样?”玉珍关切问道。

    李秀儿道:“玉珍,你看看信里面是否还有别的东西?”

    “嗯?这是什么?”玉珍把信封打开,里面有一个小纸包,里面包裹着什么东西。

    “是……是药丸吗?”玉珍见李秀儿把纸包打开之后,不由好奇问道。

    “是!”李秀儿回答的也很肯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