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5章 作何选择

目录:望族风流| 作者:梦回故都| 类别:历史军事

    七娘道:“纪公子凭什么认为,太子在这次的事变中一定失败?太子如今的势力,已经是根深蒂固,在朝中的势力也那么大,若他可以得手,自己必然也可以顺利登基为帝,那时恐怕公主和纪公子都要因此而付出代价吧?”

    “七娘不信,在下也没办法,但宫中的情况的确是如此,宫里宫外,如今是陛下的势力大,还是太子的势力大,或许七娘自己心中有定数,但七娘可莫忘了,在这件事上,背后有老谋深算的崇王。天』籁小』说www.2”纪宁道,“跟我之前我所说的一样,他把太子推起来,也能一手把太子降下去。如今对崇王最有利的形势,必然是把太子拉下马,扶上一个在崇王看来没有太大威胁的皇子来作为皇储,那时只要皇帝驾崩,少主登基,朝中的大小事情不就是他崇王做主?”

    “你?”

    七娘尽管想极力否定纪宁,但有些事还是不能否认。

    在纪宁眼中,所有的势力都是可以分门别类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而七娘的目的则是为了自己的族人利益,在这种大背景下,七娘对于自己所效忠之人的选择也是很谨慎的,她现在最担心的事情,其实也就是纪宁所说的,效忠了太子,但太子在这次的事件中倒台,那她之前的努力将会白费,她和她的族人都得不到好的下场。

    纪宁平淡道:“七娘,只要你把崇王这个老狐狸单独隔离出来,做什么事都考虑一下崇王的利益,其实不难现,崇王做一切事情,都暂时是站在对他最有利的立场上,无论是支持太子,还是支持皇帝,又或者是将来支持新的储君。陛下对崇王还抱有极高的信任,这才是更危险的地方,一个君王,连自己的儿女都不相信,去相信自己的兄弟,或许是君王觉得自己太过孤家寡人,在他眼中,儿女都不值一提……”

    一时间,小院内一片安静。

    七娘根本不知如何来反驳纪宁。

    现在问题的关键,已经不再是皇帝和太子谁技高一筹的问题,而是回到了,崇王到底支持哪边的问题。

    太子和皇帝的势力基本是势均力敌的,唯独崇王的势力形成了折中的缓冲,只要崇王站在皇帝立场上,那皇帝得势,若崇王支持太子,这次太子的政变就有极大的可能性成功。

    崇王是不可能在这件事上选择单干的,因为崇王缺乏正统的继承权,他现在出来作乱,在皇帝和太子都在的情况下,崇王属于谋朝篡位,他无法获得朝中文官大臣的支持,而且崇王的势力其实在皇帝和太子之下,他是不具备控制大局能力的。

    七娘道:“你想怎样?”

    纪宁好整以暇道:“现在不是我想怎样,而是七娘你是否能迷途知返。我知道在七娘得知今晚太子就要成就大事之时,已经做好了跟随太子成就大事的准备,或许七娘熬的岁月也实在是太长,想一次便把心中悬而未决多年的事情给一次定论。但七娘可切忌要保持冷静,不能在这种问题上意气用事,否则事后,七娘就要为太子的决定而陪葬,那实在是不太明智!”

    “嗯。”七娘点头道,“我现在不想听你说道理,我要听你计划和安排!”

    纪宁道:“在下知道,太子给七娘的任务,要么是去刺杀某些人,要么是背地里调动人手去冲击京城的一些衙门,甚至连崇王府也在太子计划冲击之列,因为太子能感觉到,在这种大问题上,崇王肯定不会跟他完全一心,所以太子从开始就把崇王摆在对立面上。七娘在太子手中,也不过是一枚微不足道的棋子,若七娘根据太子的要求去做事,基本是必死无疑的……”

    “太子给我的安排,没公子所说的那么复杂,太子的主要目的是要稳住文仁公主,顺带还让我带人去西直门和正阳门前,随时准备去将城防衙门的人给替换下来……这两处城门一直是在陛下的控制之下,未落入太子和崇王之手。或许是太子怕陛下从这两处城门逃出京城……”七娘说道。

    纪宁现在还无法确定七娘所说之话的真伪,因为七娘在此时必然也是藏一手的。

    纪宁道:“看来七娘已经将文仁公主要试图展势力的情报告知了太子,引起了太子的警觉,虽然七娘没说文仁公主是对你报以橄榄枝,但相信太子已经不会容留文仁公主,在计划中,应该也有刺杀公主这一环了!”

    七娘没承认,但也没否认,等于是默认了纪宁的话。

    纪宁再道:“也罢,在利益面前,最重要的是各为其主,现在就看七娘你到底是相信太子,还是相信我了。我现在所代表的,已经不再是文仁公主,而是皇帝、崇王、公主和五皇子的势力,因为这四方在这件事上已经联合成一体,一旦今日之事圆满解决之后,五皇子被立为皇储基本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以五皇子的势力,将来他能顺利登基的可能性也不高,至于七娘是愿意站在崇王一方,还是站在文仁公主一方,那就看七娘现在的选择了!”

    说完,纪宁站起身来,目光很犀利在望着七娘,就等七娘做出最后的选择。

    七娘立在那,迟迟不知该怎么说。

    因为她自己也在犹豫。

    把布局多年的计划就此打翻,还跟从文仁公主,再把自己的命运交给纪宁这样的人来控制,她是不愿意这么武断的。

    便在她咬牙要做出决定时,突然有一人从后庑的方向过来,喝道:“七娘,断不可相信这等鸡鸣狗盗之人的荒唐之言,现在唯有相信太子,才能为我们争取一线生机。七娘,杀了他,我们跟着太子成就大事,那时您就是我们族中最大的英雄!”

    走出来的这人,纪宁认识,而且还有一定的渊源。

    正是之前跟他打赌输了,一直没脸出来见他的云舞。

    纪宁对云舞的掌上舞是很欣赏的,但对这女人却没太大的欣赏,因为这是个小肚鸡肠还有些报复心理的小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