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4章 同榻共寝

目录:望族风流| 作者:梦回故都| 类别:历史军事

    纪宁跟赵元容,既好像是朋友,又好像是夫妻,唯独不像主仆。

    赵元容是主人,而纪宁从身份上来说只是幕僚,赵元容在府内所形成的权威,也让她在公主府内可以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她的府内是没有丫鬟和仆从的,都是女死士,皇帝也是允许了她的这种人事安排,赵元容在所有的皇子和公主中,也是属于特立独行的一个,一直以来她都没有成婚,给人的感觉是她很独立,并且对人冷漠。

    但其实她有一颗火热的内心,她跟纪宁之间能形成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纪宁也能感觉到身边有赵元容相陪,生活好像多了很多乐趣。

    “……崇王下一步,是要拥戴五皇子等上储君之位,至于太子的旧部,有部分会被他所收编,在太子的旧势力中,我们所能收编的其实只有七娘一脉,明日必须想办法跟七娘取得联络,让七娘进入到公主的阵营!”纪宁提醒道。

    赵元容好奇打量着纪宁,道:“你能从公主府出去?”

    纪宁笑道:“没有尝试,怎知道不行呢?不过这需要公主你相助,只要公主你要出巡便可!”

    “你想跟在我的车驾中,从下面溜走?”赵元容想了想,摇头道,“不行,你这么做基本会被人现,尤其是在白天,被人觉之后你是无法解释的,你必会被人擒到父皇面前,父皇也必会杀了你!”

    “公主想多了,在下并没打算跟随公主的车驾一起出去,在下只是想说,若公主出巡,外面的侍卫会被征调大部分跟随一起出去,那时我就有机会离开公主府,当然我也会进行掩饰,至于怎样进行,公主也别多想,若公主将留意点放在这里,或许在下就出不去了!”纪宁笑道。

    赵元容很是好奇,她想知道纪宁到底怎么才能离开公主府。

    外面就算撤走一部分城防衙门的人马,还是会有将近两百士兵,会将公主府团团围困,在这种情形之下,纪宁除非是会飞了。

    赵元容心想:“难道他是想从地道离开?可公主府内压根就没有地道,或者是有,我不知道?”

    带着这些疑问,赵元容又有些心不在焉了。

    纪宁打个哈欠,道:“时候不早,在下也困了,是时候回去歇息,公主不累?”

    赵元容面色微微一红,道:“那我随你一起……”

    一起做什么,赵元容却不说了,但潜台词就是跟纪宁一起去休息,有同榻共寝的意思,纪宁虽然不是驸马,但已经跟赵元容之间有夫妻之实,纪宁要跟赵元容同榻共寝,于理也是符合的。

    赵元容没多言,二人一起走进后院,到了赵元容的卧房之前,赵元容道:“你……进去怕是有些不便!”

    “哪里不方便?”纪宁笑着问道。

    “这里……毕竟是公主府,我……我还不习惯!”赵元容整个人都很拘谨。

    纪宁心想,你跟我在人仙阁这种风月之所生关系,都没什么,现在在你自己的府邸,你就摆不开面子了?

    “公主放心,明日有大事生,且如今都已经四更天之后,差不多快到五更天了,绝对不会影响到公主的休息……”纪宁道。

    赵元容这才放心,跟纪宁一起进了房间。

    赵元容的卧榻很窄,睡一个人应该是没问题,但睡两个人肯定是有些不行的。

    单人床睡双人,总是有些麻烦,而赵元容的房间布局又很简单,丝毫看不出公主卧房应有的奢华,床架子都很简单,纪宁坐在床沿上,都会感觉到有种自然而然的古朴感觉,自己的睡房或许都比赵元容的豪华一些,从这点上说,赵元容对于铺张浪费一点都不喜欢,她只是想当一个普通的女人。

    “你……睡在床榻上,我睡在桌前!”赵元容见纪宁上来就把床沿给占住,她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只能退而求其次,反正纪宁来日要做事,而她不用做,最多是出去走个过场吸引一下那些城防衙门的侍卫,她可以在家里补觉。

    纪宁道:“公主明日的事情很多,还是公主睡在卧榻上比较好,在下……便跟公主睡在一起,但在下保证,绝对不会对公主有所不敬!”

    赵元容有些气急,你都跟我生关系了,又不是一次两次,说什么会不对我有所不敬?话说什么是不敬?

    但纪宁的眼神又很真诚,让她不想去质疑纪宁的决定,她问道:“我明日还要做什么?”

    “太子垮台,太子原来的差事需要分配下来,陛下必不想把那些差事交给崇王,必然会在五皇子、平婉公主和公主你之间,做出分配,至于崇王,很可能是有功但无赏,公主很可能会进宫,就算不进宫也要在府内听圣旨,甚至会有客人登门。陛下在对公主委以重任之后,一些模棱两可的朝官,会设法到公主府来,跟公主套近乎,试图投奔到公主麾下……”纪宁道,“公主要做的事情很多,请休息!”

    赵元容皱眉,但她还是相信了纪宁的话,坐下来,也到了卧榻上。

    时值五月,天气已经没那么寒冷,赵元容躺下来,纪宁也躺下来,两个人并排着,彼此的呼吸声都能听到,赵元容道:“你不得对我有所无礼……”

    “嗯。”纪宁应了一声,把头侧向另一边。

    赵元容这才放心下来,夜色中,蜡烛也没点燃,二人好像都在想事情,赵元容突然感觉到有一双手伸了过来,按在了她**的位置。

    “你……做什么?”赵元容没有什么动作,只是有些羞恼问道,“不是说不会对我无礼吗?”

    纪宁从背后搂着赵元容,笑道:“此乃是周公之礼,怎能说无礼?”

    赵元容差点岔气,她没想过纪宁居然会这多么死皮赖脸,她道:“这就是你的道貌岸然?”

    “道貌岸然都是骗人的,在下从来不会做伪君子!”纪宁道,“相比而言,做真小人也好过于伪君子。公主觉得在下做的如何?”

    赵元容生气道:“要做就做的彻底一些,畏畏缩缩算什么意思?”

    这下轮到纪宁无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