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7章 枭雄

目录:望族风流| 作者:梦回故都| 类别:历史军事

    ??把云舞送走,纪宁也没想着去跟踪或者怎样,云舞离开后在江湖中也混不出什么名堂,他现在需要做的,是跟七娘施压。

    你把义女送给我说当礼物,现在人逃走了,你怎么解释?

    但纪宁也不会马上就去见七娘,因为这会显得他什么事都能马上获悉,他要等第二天再去找七娘把事情说明,让七娘知道自己做的有多么错,居然把一个不听话的女儿送过来当礼物。

    当晚,纪宁想的是先回家,陪陪雨灵和林娟儿,虽然这两个小丫头已经睡着了,但早晨一觉醒来可以看到两个美丽的小妮子,说不定雨灵又会来钻他的被窝,用细腻的小嘴让他在某个美丽的早晨看到最灿烂阳光的笑容,和最天真可爱的笑靥。

    ……

    ……

    崇王府内,深夜,有几个人从院墙外,将几名刺探的探子给打晕之后,进入到崇王府。

    崇王府地下的密室之内,崇王赵康乐一个人正在对着面前的几名黑衣人,这些人是刚从江南那边过来的。

    “……王爷,现在江南大营实际上已经落入到张洪手中,若能收拢到他,等于是将江南镇守江河的两万多人马尽归调遣,如此一来我们便进可攻退可守,到时即便京城这边停不下去,我们也可以退回到江左,图谋大业!”

    赵康乐显得很深沉,他的脸色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和颜悦色。

    以前所有人都觉得赵康乐很随和,甚至都觉得他有仁者之风,但在很多人知道了赵康乐的野心之后,便也知道这个人不可能是个宽厚仁慈之人,因为宽厚之人成就不了大事,真正能成就大事的是有野心的枭雄。

    赵康乐就是这样一个枭雄。

    赵康乐一直在听手底下的人汇报,现在他对京城的局势已经了若指掌,但对于江南的形势则不是很明了,毕竟江南的局势瞬息多变,那地方并未被赵康乐完全掌控,而且在大永朝,藩王其实是只能掌握亲卫兵马的,无法掌握到地方的军政实权。

    许久之后,赵康乐才问道:“之前不是说让你们去跟张洪说及此事,可有人联系上他?”

    “回王爷的话,的确是派人去了,但几次都未得进张洪的府邸,也是因为张洪现如今并未得到朝廷的授权,他只是以僭越的方式获得了江南大营的控制权,如果继续让他这么下去,以后我们还想从江南获得调兵,就很困难。王爷,这张洪,我们只有两种应对方式,要么将其拉拢,彻底变成我们的人,要么将他杀了,一了百了!”

    赵康乐脸色有些严肃,道:“杀了他,江南大营还是会落进别人手中,于事无补……”

    “非也!”一名手底下的人道,“王爷,张洪在江南多年,他对江南地方上的军政事务非常了解,一旦他投靠和效忠朝廷,铁了心跟王爷为敌,那此子对江南的控制会非常强,会遏制崇王府在江南的势力发展。但若是换了别的人,因为对江南形势不是很了解,没人敢对王爷您形成大的威胁,这对王爷来说,或许反而是好事!”

    赵康乐虽然在做一些事上显得有些武断,但在其他事情上,他显得很成熟,许久之后,才神色深沉道:“这些事,你们还是先别理会,重点谈及收拢张洪之事,如此也能一了百了,江南的军政大权,本王可不想这拱手让出!”

    “是,王爷!”几名手下人领命之后,匆忙离开,几个人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中。

    但一个婀娜的身影却追踪上去,因为这身影显得很矫捷,这些人虽然警惕性很强,居然也没发现有人在跟踪……

    ……

    ……

    纪宁才刚回到府邸,还没等坐下来休息一会,便感觉外面有一股小的声响。

    周围一股肃杀的氛围传来,纪宁本能感觉到,自己家里又被什么人闯入了。

    “雨灵,你先回房休息,我这么晚回来,也不用你侍奉,之后我要睡觉,你早晨早点起来收拾一下便是了!”纪宁道。

    雨灵之前亲自帮纪宁开门,听到这话,她点点头,打着哈欠回房去了,对于一个小丫鬟来说,她习惯了早睡早起,大半夜等纪宁回来的事情,让她觉得很疲累。

    纪宁理解她,她自己内心也会感觉到很感动,直接回房休息去了。

    因为她知道,自己留下也没什么用,纪宁在做很多事上显得很独立,根本不需要她的照顾,她在旁边有可能会帮倒忙。

    在雨灵离开之后,纪宁直接走到窗口位置,道:“现身吧,上官小姐!”

    一个身影从空中落下来,落在院子里靠近窗口的位置,正对着纪宁,虽然是黑衣蒙面,但纪宁却能从体形判断出正是上官婉儿。

    “你怎么知道是我?”上官婉儿好奇问道。

    纪宁心想,你这身体我都已经更为坦诚见过了,可以说是连环肥燕瘦都清楚的很,现在问我为什么知道是你?

    但纪宁也知道,上官婉儿应该是好奇怎么会暴露了行藏。

    “很多时候,周围的环境变化会体现在环境之外的事情上,我的屋顶上一直有一些鸟兽虫鸣的声音,但在有人的时候,这些鸟兽虫鸣却会停止,它们比人类更加敏感,我不需要知道有什么人来,只需要从这些环境因素的变化,便知道是否有人到来!”纪宁也没打算对上官婉儿隐瞒,直接解释了自己的判断。

    上官婉儿皱眉道:“你果然很可怕,洞察力实在太强了,之前我跟踪崇王府出来的几个人,跟了一路也没被他们发现,这些人的武功都比你高很多,但我但凡跟踪你,没多远都还是会被你发现……”

    纪宁有些惭愧之色道:“上官小姐的轻功可以说是独步天下了,在下只是偶尔运气好,能发觉而已,并非每次都能察觉到上官小姐的行踪!上官小姐今日前来,所说的事情,想来就是跟崇王府跟踪的这些人有关?”

    “是!”上官婉儿点头道,“具体事情,我们进去商谈如何?”

    “请!”纪宁没有打开门,直接从窗口让开一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