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7章 不稀罕

目录:望族风流| 作者:梦回故都| 类别:历史军事

    七娘都打算以身来相侍,以换得纪宁的支持,这在纪宁看来也算是七娘极大的让步了。天籁小『说ww』w.』2

    纪宁心想:“如果跟她一夕之欢,也不是不行,但这女人始终有诸多的阴谋诡计,如果不是因为我看穿了她之前对我的催眠,她现在也绝对不会对我如此卑躬屈膝,我岂能为了一夕之欢而坏了大事?”

    他冷声道:“七当家的不必如此,虽然在下心中恼恨,但也不至于会趁人之危,而去对七当家有所侵犯,那在下跟那些奸邪之人有何区别?”

    在这种时候,纪宁也必须要表明自己的立场,我不会因为贪图你这点美色而将大义于不顾,话说,你身上的到底是不是美色,还另说,一个年近四十,甚至是四十岁以上的女人,就算现在还能保持风韵犹存,但将来能变成什么样子还不一定,纪宁可不想有那么多的鲜花不去采,而非要去得到这么一个满是心机的女人。

    如果之前纪宁就能直接回绝的话,七娘也不至于会羞恼,但现在纪宁的拒绝,在七娘看来就近乎于是挑衅了。

    之前我怎么说都不行,我只能以自己来陪侍你,我要用催眠的方式来迷晕你,让你以为占有了我,结果被你现了,现在我委曲求全要以自己来换得你的支持,结果你不要了,你这是在耍我,还是怎么着?当我七娘是低贱之人,好糊弄是不是?

    七娘道:“那纪先生到底要如何?”

    “在下没有趁人之危的意思,七当家之前做出的那些事情,让在下有些愤怒,但若说七当家非要以自己来获得在下的支持,那敢问一句,你将公主置于何地?”纪宁冷声道。

    七娘之前只是一股脑地羞愤,但在听到纪宁的话之后,她脸上不由一凛,显然,她也想到了纪宁所说这问题的严重性。

    纪宁跟文仁公主赵元容之间可不是一般的关系,那是一种近似于夫妻,甚至比之夫妻还要亲密的关系,文仁公主现在是七娘的主公,而若七娘成为了纪宁的女人,将意味着她要跟自己的主公去抢男人,赵元容得知后怎么也是不会容忍的。

    “你!”七娘虽然知道纪宁所说的话在理,其实她之前也考虑过这问题,但她之前所想的,是自己其实是可以隐瞒赵元容的。

    但她见纪宁的神色,似乎是纪宁不太想隐瞒这件事,倒好像纪宁要把事情揭露出来,让她七娘下不来台一样。

    这是七娘所不能接受的。

    纪宁道:“在下现在是替公主做事,所得到的一切,等于是权力之外的获得,在下并无角逐朝堂的野心,或许在下的心态,跟七当家你还有所不同,在下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将来能获得安逸和没有人打扰的生活……”

    七娘冷冷道:“纪先生说的话有些让人难以接受,难道奴家做这一切,就不是为了族人能获得安逸的生活?现在朝堂上的竞争,难道是妾身这样的女流之辈所能涉及的?”

    “所以,七当家更应该理解一下在下的心态,不要再做出眼前之事,这会让在下有些为难!”纪宁道,“七当家现在应该做的,是去找寻云舞,是按照公主的吩咐去做事,如果公主交代下来的事情有任何的疏漏,那在下可就不客气了!”

    七娘的脸色非常难看,她自己也算是将所有的架子都放下,甚至差点就要完全委身给纪宁,即便是现在,她也是身上只着遮不住身体婀娜的亵衣和细裙,等于是被纪宁看了个干净,这在后世或许不当什么,但在这么一个连手臂都不能给人看的时代,做到如此近乎就跟失节没什么区别了,但即便如此,她还是没获得纪宁的任何怜悯,这才是她所不能接受的。

    现在以七娘的心态,既不想跟纪宁有任何的关联,但又恨纪宁将自己无情拒绝,女人的心思也是复杂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纪宁。

    “难道纪先生就不追究此事了?”这才是七娘最关心的问题,她做这一切,其实也是在为云舞找补,如果云舞持续失踪,不能把人找回来,那纪宁很可能还会持续对她和她背后的族人难,到那时,就算文仁公主再欣赏她,对她再器重,只要有纪宁这一点不配合,那她七娘仍旧是要功败垂成的,七娘很清楚纪宁在赵元容身边到底有多高的地位。

    纪宁冷声道:“在下几时说过不追究?只是追究也要分时候,七当家要以自己来偿云舞的罪过,暂且是不必了,但若是十日之内仍旧寻不到此女,七当家就该好好考虑一下是否值得在公主麾下做事了……”

    七娘听到十日的期限,其实是没多少意外的,她送给纪宁的女人失踪了,纪宁给她十天的时间找回来,其实也算是合理的,并未给她带来多少麻烦。

    但纪宁在十日之后所给的惩罚,在七娘听来就非常不合理了,十天后找不到就要让她另投别家,这简直是在威胁她。

    七娘心想:“这纪宁真是好大的气魄,现在我委身给他,他居然不要,还给我设定十天的期限,难道他就不怕我受到的压力太大,而转投到崇王名下?”

    她心中有很多不解,但她隐约又能感觉到,其实自己已经别无选择,只能是跟着文仁公主这条船一路走到黑,如果转投到崇王名下,她自己所要得到的凄苦,远比在文仁公主这边所受的多,而且七娘也不认为崇王会善待她和她的族人,即便成就大事,很可能也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被逼无奈,七娘也只能行礼道:“先生既然如此说,那妾身定要在这十日之内,将云舞那丫头找回来,将她交给先生来处置!那妾身……”

    之前一直在自称“奴家”,现在的七娘突然也改口自称为“妾身”,也是她知道自己跟纪宁之间始终还有一定的隔阂,纪宁也不稀罕她的蒲柳之姿。

    纪宁道:“七当家可以回去了,在下也要先回府休息,告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