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0章 进房

目录:望族风流| 作者:梦回故都| 类别:历史军事

    之前上官婉儿把骰子玩的出神入化,直接六个六所向披靡,而纪宁现在也露出了自己的本事,直接将眼前这女人的岁数准确猜出。

    在场之人看着纪宁,没一人说什么,他们本能反应到,这个“谢老六”跟此女子是认识的。

    “你们亘古斋从哪里找来的人,居然敢在这里坑我们的银子?”之前那四十多岁的中年赌客不干了,朝着徐夫人和亘古斋的人质问,有种要打架闹事的感觉。

    徐夫人冷笑道:“愿赌服输,这里是卖身契,你们自己看!谢六爷乃是第一次进京城,跟这里的姑娘也不相熟,以谢六爷的身份,会跟你们几个玩阴谋诡计?”

    在场的赌客很不甘心,可此时亘古斋内的打手都出来,这些人虽然在京城也算有一定的地位,但始终无法跟亘古斋的势力相提并论,这些人面对赌局失败的结果,也只能打落了牙齿往肚子里咽,他们瞪着纪宁,对纪宁有诸多的不甘心。

    “嗯?”纪宁一摆手,示意让亘古斋的人把赌桌上的所有银子都装起来,归于他一人所有,而他自己则走到赌桌边上,看着那跟七娘近乎一模一样的女人一伸手,那女人站起身来,女人本以为纪宁是要抱着她,但走到纪宁面前后发现,纪宁压根都没有抱她的兴致。

    徐夫人走过来笑着问道:“六爷,不知您可尽兴了?是否再给您换了别的地方,再行寻消遣?”

    纪宁道:“赢的银子不少,看你打点的不错,给你五千两银子”

    一出手就是五千两,徐夫人喜出望外,之前她还在担心这位“谢老六”在赢钱之后一毛不拔,现在直接出五千两银子,什么都够了,甚至她还能在这笔生意上拿到上千两银子的好处费,一来一回,她能拿到的银子也接近两千两,而亘古斋也是赚得盆满钵满,最关键的是“谢老六”自己还没怎么花银子。

    徐夫人心里美滋滋地想:“六爷不愧是西北最大的商贾,走到哪都好像有贵人相助,连到我们亘古斋,如此大手大脚花钱,最后还有盈利,如此的财运,说他不是六爷也没人信呐!”

    因为纪宁赚钱的手段实在太过高明,这会亘古斋的人暂时是没人怀疑纪宁是伪装的,徐夫人更是以为纪宁是靠自己的本事猜出那女人的岁数,这东西多半都是阅人的本事。

    就连上官婉儿也在奇怪,为什么纪宁能那么准确把数字猜出来,岁数上连一岁都不相差。

    纪宁不打算再去寻消遣,所以他干脆先进房,因为之后四当家,包括大当家周成都可能出来见他。

    如果他只是来寻消遣的,周成必然不会出来赐见,但若他是来谈生意的,周成则不能不露面,毕竟事关到崇王手底下的马匹调运,在这时代,马匹可是重要的作战资源,西北能掌握马匹资源的人不多,谢老六虽然不是养马的人,但他可以跟西北少数民族的人有联络,可以充当中间商,而别人则没这途径。

    等纪宁跟上官婉儿进到房间内,房间内外面的厅堂已经布置上酒菜,至于内间则是床榻和地席等,可以供他在里面跟女人享乐。

    他这边刚回来,之前被送到主厅的四名美人也一并送了来,里面房间里还有六人,更可甚的是,之前纪宁跟赌厅里的赌客对赌,还赢来了二十多名女子,也一并给他送了过来。

    徐夫人笑呵呵道:“六爷,您这就开始吃一些酒菜?中原之地招待不周,还请您见谅”

    上官婉儿道:“知道招待不周就行了,我们当家的不喜欢中原的饮食,还是喜欢大块吃肉大口喝酒,这里可有羊奶酒?”

    徐夫人一怔,这会就算没有,她也要说有,她笑道:“六爷请稍候,奴家这就去跟人说”

    说完,徐夫人匆忙去了,等人离开了这厅堂,之前所有的女人都已经进入了内厅,之前纪宁也曾进去看过,里面也算是宽敞,但同时进去三四十名女子,也的确是有点挤不下了,上官婉儿打量着纪宁,低声道:“你今日可真够逍遥快活的!”

    纪宁摊摊手,好似在说,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有什么办法?

    上官婉儿往内厅看一眼,见没女人往这边过来,想来已经在里面准备怎么侍奉纪宁,她低声问道:“你是如何猜出那人的岁数?”

    “我说自己是蒙的,你铁定不信,但其实也差不多吧!”纪宁没有去解释给上官婉儿听,因为有些事,在他这里来说也必须要对上官婉儿保密。

    他之所以能猜出那女子的岁数,完全也是靠一次大胆的赌博,在纪宁发现那女子跟七娘很相似之后,纪宁便想到,这女子跟七娘应该有莫大的关系,亲生姐妹也不可能长的如此相似,除非是一母同胞还是双胞,才有这么大的可能。

    而之前纪宁是调查过七娘的详细情况,得知的结果,是七娘四十二岁,他才会做出如此的推测。

    即便他输了,他觉得也不亏,因为来到周成的亘古斋发现了一个跟七娘相似的女人,他可以在这方面做不小的文章,而两万五千两银子,对他来说只是小意思,他现在的身家已经根本不在乎这点投入,只要能活动有价值的情报便可。

    而且他大手笔的去赌博,还是赌的让亘古斋没脾气的内容,亘古斋更加不会怀疑他。

    到现在,纪宁近乎可以肯定,这女子应该是跟七娘的关系不浅,很可能跟七娘还是亲姐妹,这种事情他也不能完全确定,因为很多事愈发接近于巧合,事情总没那么巧。

    不多时,徐夫人回来了,这次跟徐夫人过来的还有几名丫鬟,给纪宁送来了上好的羊奶酒。

    徐夫人笑道:“六爷您见谅,这里的羊奶酒没有草原上的新鲜,但总算也是一片心意,原本还要给您烤一只羊,但时间所限,您恐怕也只能先用这些了”

    “怎么吃?”上官婉儿有些生气道,“难道用你们中原人的筷子,六爷可不会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