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88章 天香国色

目录:望族风流| 作者:梦回故都| 类别:历史军事

    之后赵元启再未对纪宁问策,纪宁也故意跳开崇王府谋反这件事,不去谈及,也不会去为崇王府做什么安排和筹划。

    一直到纪宁中午要离开,赵元启兄妹二人还不着急走,他二人还要留在庙里,等纪宁离开后,再行离开。

    他们这么做,也是想保护纪宁,防止被人知道纪宁跟崇王府之间有来往,这点也让纪宁心中觉得感动,到底赵元启还不是叛逆之臣,他在心中也打定主意,如果将来崇王府真的因为叛乱而落罪,他也会尽量去保住赵元启和赵元轩兄妹二人,因为在崇王谋反这件事上,兄妹二人是没什么过错的。

    纪宁从庙里出来,到了小居中,他在下午跟赵元容相约一起商谈事情。

    也是在纪宁刺杀四皇子之前,纪宁最后一次见赵元容。

    纪宁等了半个多时辰之后,赵元容才姗姗来迟,相问才知道赵元容刚进宫,本是说宫里有朝会,但最后皇帝并未出现。纪宁也未对上午的行踪做出隐瞒,直接把自己见过赵元启和赵元轩兄妹的事情告知赵元容。

    “纪宁,你是说见过崇王府的人?你不怕有什么危险?”赵元容听到纪宁去见赵元启兄妹的事情,脸色还有些生气,在她看来,纪宁怎么都是不该去跟赵元启兄妹见面的,毕竟涉及到朝廷的纷争,如果纪宁有什么意外,她自己也觉得人生失去了意义,她自问凭借自己的能力,还不足以能获得登上皇位的机会。

    纪宁淡定自若道:“这次是崇王府的人相约,但我本身将崇王世子当作好友,他若有事情要见我,我不能不去!”

    “纪宁,为什么你做一些事,显得很老练,甚至我觉得这世上之人甚至没有比你更为聪慧的,但为何你做某些事时,却显得很稚嫩,让我觉得你做事又没有什么章法呢?”赵元容似乎带着埋怨的语气道,“就好像崇王世子,你明知道他的身份,现在是你我的敌人,你还去见,你这又是想深入虎穴,还是真的把崇王府的人当作朋友?你真觉得崇王府的人会对你一片赤诚?”

    纪宁道:“为什么一定要把崇王的过错,转嫁到他的儿女身上?崇王世子,还有怀珠郡主,在做事上很有分寸,并未做出谋乱之事,为何就不能得到公主的信任?”

    “因为这是不可能的!”赵元容道,“你也明知道崇王是不可能回头的,那崇王家族的人,都是崇王叛乱的得益之人,哦,你是想让我原谅崇王府的人,让崇王得势之后,崇王世子可以当太子,就算崇王失势,崇王世子也平安无事?”

    纪宁发现自己跟赵元容的争论点是在一种不能互相理解的理念中,他自己也不知到底该怎么解释。

    很多事,纪宁也明白,自己跟赵元容的确是没法解释的,他对赵元启的信任,完全是来自于对赵元启性格和人性的了解,他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能完全取得赵元启的信任,但他知道一点,那就是在赵元启的问题上,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能分得清敌我,不会将自己的真实目的暴露出去。

    “公主或许有很多自己的想法,那现在我们先求同存异,不探讨这问题,是否可行?”纪宁问道。

    赵元容瞪着纪宁,显然她原本过来见纪宁,并非只是为了见面说说话的,她自然也是因为深闺寂寞,想找纪宁派遣。

    但因为二人理念的不合,此时赵元容也根本不想听纪宁的解释,二人之间连沟通的渠道都快关闭了。

    赵元容道:“纪宁,我承认,我离开你的确没资格去角逐皇位,但我想说的是,你也不能将我当作利用的工具,我现在对崇王府的态度很明确,一切都是公事公办,我没有想去对谁格外严格,他们要为自己做的事情承担责任,这是大永朝的法典,我不会去违背,也希望你将来能尊重我”

    因为二人在对待赵元启兄妹的立场上有所冲突,也使得二人也无法继续商谈下去,原本纪宁还要说晚上刺杀赵元阳的事情,但被这件事一闹,赵元容也没了听下去的兴趣,直接选择告辞,她似乎还在生纪宁的气。

    入夜,纪宁开始安排人手将二十名美女筹措在一起。

    但上官婉儿一直还未露面,纪宁不知道上官婉儿是否会爽约,他还有第二套方案,就是让纳兰吹雪出来充数,但又怕纳兰吹雪的武功不到登峰造极,在刺杀之后未必能平安脱险。

    纪宁没敢用林义的人来送这批美人,因为他知道现在巨鲸帮在京城发展起来,周成肯定会派人去盯着巨鲸帮,如果用林义的人,很可能会败露,所以他必须找人来做,而且这些人必须是跟西北有关系的人。

    就算被周成察觉到这些人并非谢六爷的人也没事,显然谢六爷不敢在京城做出太大的动作,不会用自己的人,这点也是解释得通的。

    一直到快上更时分,上官婉儿才姗姗来迟,她到来时虽然外面是一身黑衣,但里面明显还套着衣服。

    “用不用找人特别为你装扮一下?”纪宁问道,“若被周成看出来,怕是不妥”

    “不会的,我要易容,周成铁定不会察觉,昨夜就算没有临时的伪装之物,不也蒙混过关了?今日我是准备好的,即便被周成发觉,我也能平安脱险,你只管放心便可!”上官婉儿道。

    纪宁微微点头,他也不想多说,他知道在做事上,上官婉儿也是很有分寸的,根本不需要他来点醒。

    纪宁直接进入到客栈房间,将外面的黑衣宽解下来,露出里面的女装。

    这也算是纪宁第一次正式看到上官婉儿穿着正式的女装,而且是华丽的女装,就算上官婉儿的头发整理的还不是很好,便已经显出了女人绝对的风韵,纪宁看了一眼,不由一笑,眼前的上官婉儿的容貌虽然经过一些修饰,但还是难掩其天香国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