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10章 崇王府送礼

目录:望族风流| 作者:梦回故都| 类别:历史军事

    张洪嚣张跋扈,曾经为了打压异己,便将纳兰家满门屠戮,也只剩下纳兰吹雪这一个独苗还在外面。

    有其父必有其子,张临武在江南就属于无恶不作,甚至要杀纪宁,他的大哥张临德虽然平时看起来很内敛,可一旦凶狠起来,做事同样是不顾任何道德礼法,任性而为。

    对张临德来说,糟蹋一个女人是很轻松和自在的事情,甚至都不用避忌家仆和奴婢。

    在他办事的时候,也只是将那些男的家丁给赶走,至于女子都要在旁边看着,张临德做这些事情,就是在“杀鸡儆猴”,他觉得这么做是理所应当。

    那女子的哭喊声在院落内响彻,周围的女子都很害怕,甚至有的抱在一起痛哭,她们没想过自己竟然会遭遇眼前的命运,眼前的女子,就好像是对她们的警醒,她们以后也就是要过这种被人强迫的日子,甚至连天日都未必能见,被侮辱的女子所发出的哭喊,是她们心头最大的梦魇,让她们不忍去直视。

    张临德在那做事,旁边还有个老太婆在帮腔:“大老爷可真是神勇,这小丫头妮子,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让大老爷宠幸她”

    这会的张临德也是一脸的凶相,打量着老太婆,道:“你在旁边看着是什么意思?难道,让老子也来宠幸你?”

    “大老爷别误会,老身只是在旁边看看!老身这一把年岁了,哪里有这资格?你们这些丫头,好好看看大老爷是怎么宠幸女人的,很多都还没仔细教,现在就当让大老爷教给你们,如果大老爷看中了谁,自觉过来让大老爷宠幸,谁敢闹事,别说直接宰了她!”

    老太婆威胁了一句,这才离开了院子,在走的时候,发现院子里就剩下那几名即将要送给崇王的女子,她心里还有些担心,毕竟只把张临德一个人留在里面,如果这些女人要偷袭张临德,有些事就不好办了。

    张临德在院子里也没停留多久,很快,那女子连哭喊的声音都没有了,只是在那小声啜泣。

    老太婆带着家仆回去时,张临德已经重新整理好了衣衫,老太婆走过去巴结道:“大老爷可是尽兴了?”

    “尽什么兴?我只是想言传身教,让这些不开眼的女人知道以后应该做什么!行了,准备将人送去崇王府!”张临德显得很得意说道。

    在张府内,张临德糟蹋一个女人,似乎都不是什么大事,府内的人也没有谁敢跟张临德有任何不满的声音,那些家仆很是羡慕,但他们自己的身份也是奴仆,根本没资格去跟张府的女人有什么关系,私下里的偷情,会让他们死得很难看。

    老太婆让人重新去打扮这些女人,有的衣服也有些脏了,也需要换新的,总是要把女人以崭新和靓丽的体貌去送给崇王,这才是张洪之前交代的意思。

    而张临德负责押送这批人往崇王府去,而且是由张临德去跟崇王府的人做初步的接洽。

    所有的女人都进了马车后,张临德自己骑上马,带着两辆马车往崇王府别院的方向而去,到门口,才发现来给崇王送礼的人不在少数,崇王府外面停满了马车,他的马车要靠近都不容易。

    一名崇王府的知客出来招呼道:“哪家的?报上名!”

    说话的态度,让张临德听了很不爽,他作为江南转运使的大公子,平时在地方上都是被人所巴结的,从来没低声下气跟人见面,更别说眼前不过只是崇王府的一个下人罢了。

    但他还是耐着性子道:“江南转运使送给崇王的礼物!”

    “江南转运使?连个京官都不是,滚”知客说话丝毫不客气,张临德当即就想下去把人给宰了,就在他下马之时,后面有大批的官兵过来,这批官兵都是崇王府派来的。

    崇王府毕竟是在京城之内的,崇王之所以如此自信敢留在京城,就是因为他控制了京城部分军权,崇王为了防备自己被皇帝清算,在府宅周围有数百常备的士兵来镇守,还有数千兵马随时可以征调过来,而且崇王很少在崇王府内过夜,他现在属于行踪不定的人,没人能掌握到他的行踪,也是为了方便做事。

    见到崇王府的人马过来,张临德不敢再有什么动作,在崇王府门口行凶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他送上去二十两银子,道:“行个方便!”

    那知客也不客气,直接将银子收下,道:“早干什么去了?有银子好办事,别说是江南转运使,就算是江南的一个九品芝麻官来,我也能让你进崇王府的门,就看你给多少门敬了!”

    张临德心中愤怒不已,也是父亲的嘱咐,让他在崇王府门口不能爆发,他也只能忍着心头的火气,去跟崇王府的人接洽。

    等知客进到里面,再出来时,却是跟在一名管家模样的人身后,管家过来的态度就好了许多:“这位是张大人的什么人?”

    “江南转运使,乃是家父!”张临德语气很高傲说道。

    “哎呀,久仰久仰,张公子,快里面请,崇王之前可有所交代,如果张大人家里来人,可一定要好生招待,张公子还带了礼物来?那也是破费了。有什么礼物,等回头让人清点之后,必然将详细的礼单送给崇王过目”

    管家虽然比那知客地位高,但对张临德的态度却是十分恭敬,这让张临德很自傲,他觉得这是自己应得的尊崇,毕竟自己父亲手头上是有军权的,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很可能军权会更大,整个江南大营都可能为张洪所掌控。

    张临德堂而皇之进了崇王府,但因他根本见不到崇王,其实也只是跟崇王府的一些门客和管家见见面,将张洪的书信送上去,他的差事就算是完成了。

    等张临德从里面出来时,还是感觉到很不爽,因为崇王府的人也不过是在面子上保持了对他的一种礼遇,崇王府真正也没多高看他一眼。

    “他娘的,等父亲当了皇帝,看你们当摇尾乞怜的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