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15章 大势已定

目录:望族风流| 作者:梦回故都| 类别:历史军事

    崇王自尽,还是在赵元容的眼皮底下,即便是见惯了大场面的赵元容,心中也感觉到了一股震撼,她没有想到崇王居然舍得在他面前自尽而死。

    “王爷……”那女子上去,想抱住崇王的尸体,而此时外面的侍卫已经听到声音冲了进来,很多将士抽出自己的佩剑,对着赵元容,这些人也都是崇王身边最忠实的部下,绝对不会投降赵元容的。

    赵元容打量着在场的那些将士,冷声道:“崇王已经幡然悔悟自尽而死,你们还要执迷不悟吗?”

    在场的将士面面相觑,他们自然能看到自刎的长剑是在崇王手上的,那赵元容就没有欺骗他们,但他们怎么都不愿相信,一代枭雄崇王居然会这么死了。

    “王爷!”一些忠诚的部下已经跪下去磕头,痛哭流涕,对他们来说,崇王代表着他们所有的信仰和希望,他们的目的就是要跟着崇王建功立业。

    赵元容道:“现在悔悟还来得及,本宫会对醒悟之人既往不咎,但若有人执迷不悟的话,可别怪本宫下手无情了!”

    这些人似乎都没听到赵元容的话,继续对着崇王的尸体痛哭流涕,而后续的人也进入到大帐之中,此时朝廷的官军已经快杀到了崇王的大帐之前,很多将领都是走投无路,想过来请崇王投降的,或者这些人也有将崇王杀死献给朝廷,戴罪立功的打算,但没想到到来之后却是先看到了崇王的尸体,这意味着他们建功立业的机会都没有了。

    “公主殿下,我等愿意投诚!”那些并非崇王嫡系,只是在京城半路投靠崇王的人,基本对崇王没什么忠诚度可言,他们见到赵元容之后,已经恨不能马上表忠诚。

    赵元容此时的神色却非常冷漠,她看到了一代枭雄之死,她也明白自己未来的路非常不好走,而她对崇王所做出的承诺,是要保证赵元启和赵元轩不被朝廷所杀,而她内心其实也没底。

    “父皇应该会对崇王派系的人赶尽杀绝,毕竟崇王派了龙城在他身边多年,甚至暗害父皇,现在父皇命悬一线,他没道理会放过崇王的家眷!但我之前已经答应了崇王,要保护他的家人,这如何保护?”

    此时的赵元容是有些彷徨的,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做出怎样的选择,对她而言,也只能想办法去保住崇王两个儿女的性命,至于如何保护,她自己想不明白,心中所寄希望的人,自然也是纪宁,她觉得纪宁肯定会帮她想出办法来。

    赵元容转身便要出大帐,后面一群将士跟着赵元容,他们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崇王为什么会自尽,这在他们看来也是不可琢磨的。

    “投诚之人,一律就地卸下盔甲,跟本宫去面圣,至于陛下如何发配你们,那是陛下的事情。本宫会为你们说情……”赵元容好像已经迫不及待要离开崇王的军营,说话之间,赵元容已经离开了中军大帐,而后面的将领则不知所措。

    还不到盏茶的工夫,秦国公秦茂所率领的人马便已经杀来,这次那些将领已经是无可挣扎,整个营地内乱成一团,而此时的赵元容闲庭信步一样出了崇王的军营,此时的她根本不在乎周围的喊杀声震天,她只是想回皇宫去复命,甚至在复命之后,她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下,免得再被世间的事情所烦扰。

    ……

    ……

    纪宁是在京城的一处高台上,远眺城南发生的事情。

    此时他身边的人,则是秦国公秦茂的部将,关于秦茂攻打崇王军营的计划,完全是由纪宁所提出来的,计划非常完备,以至于秦茂的这次出击也是非常合适的,用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便将崇王的防线整个给攻破。

    “现在可以走了?”青濯在旁边有些不耐烦催促道。

    “去哪里?”纪宁看了她一眼,问道,“京城里的问题是解决的差不多,但我也没必要离开京城,我也实在想不到现在有什么地方可去!对了,你师傅那边可有什么消息?她派你来,似乎就把你丢在京城不管了?”

    青濯把头别向一边,好似是有些不满道:“用你管?”

    纳兰吹雪则看着远处,她的神色则更显得正常一些,她道:“真想去看看表妹,还有你的那个什么三味书院,不会受到什么影响吧?”

    “你担心的事还真多!”纪宁说着,带着二人下了瞭望台,此时秦茂的一些家将则迎过来,他们对纪宁也非常恭敬。

    “纪先生,现在小公爷还没回来,您可能要在这里多停留一会了!”一名将领说道。

    纪宁道:“我还有事情处置,小公爷回来之后,他有什么事的话也知道去哪里找我!”

    “那是,纪先生原本就是文庙学士,在京城中地位可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可以相比的,您请您请!”下面的将领对纪宁都是恭敬异常,因为他们知道纪宁是文庙的人,连朝廷的人都不敢得罪文庙的人,文庙中人犯罪都是不能走公堂的,他们更不敢跟纪宁较劲。

    纪宁带着青濯和纳兰吹雪走出来,青濯还有些意外道:“你身为文庙学士,是否走到哪里都是横行无忌?”

    “说的我好像是街头恶霸一样,我现在走的地方,都是光明正大的地方,自然可以进退无阻,但若我走的是一些黑暗的小夹道,可就没什么能保护我的利益,这点道理你是要明白的!”说完,纪宁也往纷乱的街道上走去。

    纳兰吹雪也不问太多,直接过来保护纪宁,毕竟前面有官兵过来,但即便有人暂时会将纪宁所拦下,但知道纪宁的身份之后,都会一律放行。

    “到底要去哪里?不会是在街上乱走,到处都是兵荒马乱的……”青濯有些不满道。

    纪宁笑了笑道:“现在要去文庙,整个京城中最安全的地方,也就是文庙了。不过你二人如果要进文庙的话,则必须要做出一番装扮来,可不能随便就进去,至少也应该化了妆再说,文庙可不能进去女人!”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