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01章 有一不可再

目录:望族风流| 作者:梦回故都| 类别:历史军事

    秦圆圆为了能得到他的支持,也算是下血本了,但纪宁心中还是不知道能否去信任秦圆圆,很多事他还无法做到对秦圆圆推心置腹。

    就算是一个主动献身的秦圆圆,也无法得到纪宁的完全信赖,现在的纪宁也知道秦圆圆不是以身相许,至于这种没来由的身体交换,纪宁其实内心并不带有太大的好感,至于将来的选择是什么,他自己都没底,所以干脆也就当答应了,至于未来是否收货还是问题。

    秦圆圆上门来,可说是没什么人知晓,就算是赵元容也不知道秦圆圆居然会提出如此夸张的交换,若被赵元容知道秦圆圆居然胆敢用这种方式来吸引纪宁,对秦圆圆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因为赵元容自己眼睛里也揉不得沙子,现在秦圆圆也有点要玩火**的意思。

    在对秦圆圆算是有所交代之后,纪宁下一步所关注的仍旧不是秦圆圆的事情,纪宁还是在关心赵元启的进一步动态。

    便在此时,赵元容派人送来一封信,大致说明了赵元启的情况,赵元容希望纪宁不要跟朝廷中人起正面冲突,希望纪宁不要管赵元启的事情,说白了赵元容这么做有点想让纪宁改变初衷的意思,纪宁对赵元容的意见并不能完全去采纳。

    “她的意思,是让我对赵元启的事情不管不问,这是改变我一贯的做人原则,我不知道她是对自己如此自信,还是说她觉得可以用她的方式来改变我,现在让我对朋友的事情彻底放手,这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听她的。”纪宁对赵元容的这封信带着几分失望,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原则是什么,也知道自己所坚持的是什么。

    随即,他也写了一封信回给赵元容,让女死士带回去,让赵元容知晓他的态度,他也不是故意跟赵元容唱反调,他就是想把自己真实的意图说清楚,至于赵元容是否理解他,就另当别论了。

    ……

    ……

    转眼到了新皇登基大典即将举行之时,在还有一天举行大典时,纪宁到文庙中,马恒会对纪宁这样从来没参加过新皇登基大典的人说明一些具体的情况,等于说是一次科普。

    距离赵康政登基已经过去了二十多个春秋,在这段时间内,连文庙也发生了不少变化,文庙中基本上没多少人参加过新皇的登基大典,这次纪宁跟在场近乎所有人一样,都是新人,都需要得到指点,而一些基本的规矩其实纪宁早就知晓,也不用马恒去说。

    马恒说完,已经过了中午,吃完午饭之后,这些来日要参加新皇登基大典的文庙学士便可以先回去准备,纪宁也没打算留在文庙中吃午饭,他准备早一步回家。

    他人还没出文庙,便有人给他送来一封信,他本以为可能是赵元容或者是什么人给他送来的,等打开之后,才知道原来是赵元旃的来信。

    之前纪宁一直觉得赵元旃在受到那么大的屈辱之后,一定会想办法来报复他,但在他看到这封信之后,他才知道赵元旃的心胸也不是他所想象中那么直接了当,赵元旃居然主动提出了跟他和解,并且在当晚约他再次见面,而这次所见面的地方,只是一处普通的茶楼,甚至还是公开场合,距离文庙很近,好似在跟纪宁说,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去报复你,甚至我们还可以坐下来有话好好说。

    “这女人,心中在想什么我都不知道,反正我不能按照她的想法来做事,如果被她持续牵着鼻子走,我或许连命都快丢了。她想做什么是她的事情,只要我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事便可以。”

    纪宁可没打算听赵元旃的,来日就是新皇的登基大典,文庙为了体现出自己对新皇登基大典的重视,所有人都会在第二天凌晨就出发,前往城外的太庙等处。

    而纪宁作为这次新皇登基大典的参与者,他自己也是要早起的,因而他当天没准备去赴宴,他能感受到赵元旃用心的不良,若二人见面,也会有诸多的尴尬,还不如就这么不理会赵元旃,但纪宁隐约又能感受到,赵元旃必然不会善罢甘休,连续两次被羞辱,就算是个普通的女人也会感觉到难以容忍,更何况是赵元旃这样本身手头上就有极大权力的女人。

    ……

    ……

    当天,赵元旃在送信给纪宁之后,她便准备亲自到茶楼去等候纪宁。

    驸马刘廷不知道赵元旃要去何处,他过来问道:“公主,你这是要去做什么?难道明日新皇登基大典,你今天还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赵元旃冷笑道:“驸马,本宫做什么事情,好像不用每件事都跟你交代,你只管留在府上,本宫今日可能就不回来了。”

    作为一个我行我素的女人,赵元旃平时做事也不会去跟刘廷商议太多,而她跟刘廷之间的关系也只是维持着名义上的夫妻关系,她已经无法对这个丈夫提起应有的尊重,尤其是在赵元容登基之后,赵元旃更感受到身边没有一个能撑起世面的丈夫是有多窝囊,最后的结果,是她跟刘廷之间已经是彻底的分道扬镳。

    在赵元旃从府门出来之后,直接上了马车,她没有安排很多人跟着,直接往茶楼去,刘廷就算担心,他也不敢出来跟着,只能是守在家门等候消息。

    赵元旃抵达了相约的茶楼之后,马上派人再去请纪宁,她觉得一个男人再自负,也不可能会拒绝自己两次,尤其像纪宁这样本身只有一定的名气,其实也没什么权位的人,更是一定要屈从于自己的。

    等他派去的人回报,她才知道原来纪宁已经回府了,至于纪宁在府上做什么,她还不知晓,有一点她是明白的,纪宁为了来日的新皇登基大典,似乎再一次对她放鸽子。

    “有一次,我以为你会识相,现在是你自己找麻烦,那就别怪我了。”赵元旃心中很恼火,她已经做好了报复纪宁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