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41章 心如止水

目录:望族风流| 作者:梦回故都| 类别:历史军事

    赵元轩很坚持,她把赵元容当作了生平最大的敌人,曾经的好姐姐,现在已经成为了让自己家破人亡的元凶,想到如今赵元容贵为天子非常风光,她就会非常不爽,以至于她内心也会有些扭曲,不知该如何去面对赵元容。

    纪宁轻叹道:“你为了自己心中的成见,难道连兄长的生死存亡都不顾了吗?”

    一句话,又让赵元轩很是纠结,她内心还是非常想帮自己的哥哥,毕竟那是她这世上最亲之人,但现在她也不知该如何去营救。

    “我见到她,难道就能救大哥了吗?你别骗我了,我见到她,只会让她知道我的下落,她会把我也抓起来,甚至会杀了我,总之我不会去见她,这是要推我去死,纪宁,你不是很有智慧吗?你应该会想到我不用去见她而救大哥的方法,我不去……”赵元轩此时就好像一个任性的孩子,做出的决定也让纪宁很是无语。

    仅仅是因为怕去面对赵元容,赵元轩甚至连她大哥的生死都不顾,在这点上,纪宁会觉得赵元轩很任性。

    看着赵元轩,最后纪宁叹口气道:“既然你决定如此,那也就罢了,若我无法救出世子,你也别怪我。再过几日,我便要离开京城,那时我也将再难去帮上你们崇王府什么忙,从此之后就等于是各走各路吧。”

    “什么?你……你这是推卸责任!哼哼,你……呜呜,你不能把大哥丢下不管。”赵元轩知道纪宁要走,突然便难掩心中的悲伤,居然呜呜咽咽哭了起来。

    纪宁看着眼前任性的女孩子,心里也不知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一个陪伴了自己很久的女孩子,到头来也会因为皇族的斗争而失去了方向,现在看起来,赵元轩很可怜,这本应该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小郡主,奈何因为崇王的野心,而让赵元轩成为了一个爹不亲娘不爱的野丫头,甚至她还要面对独自回京城营救赵元启等一系列的事情,这都不是一个普通女孩能承受的。

    想到这里,纪宁好像也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赵元轩不想去见赵元容,因为这就好像是内心的成见,见到了赵元容,赵元轩难以去面对曾经的好姐妹变成了最大的敌人,曾经最好的姐妹情,现在也变成了对敌仇恨的转变。

    “算了,你还是留在这里吧,我自己也不会亲自去见陛下,我会写信给陛下,事在人为,至于她到底会如何做,那也不是我所能控制的。”纪宁说着,人也有些意兴阑珊。

    赵元轩问道:“你准备什么都不管了,是吗?”

    “不是我不管,是我要有管的能力,我能做的基本都已经做到了,我曾经觉得当今陛下可以做到的事情,现如今也不敢做出任何承诺,她要怎样,那也是她的事情,如果我无法营救出世子,我也会派人送你出京城,从此之后你也自己去过自己的生活罢了。”纪宁说完,就好像一个历经沧桑的老者,说话时都会带着一些感慨。

    随即,纪宁转身而去,就算赵元轩再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说什么,纪宁也不想在这孤独的小院中多停留。

    ……

    ……

    如同纪宁所说的,他还是写信给了赵元容,他没有亲自去见赵元容,因为纪宁也不知道自己将如何面对曾经所爱之人。

    他跟赵元容的关系已经非常僵化,现在赵元容已经到了众叛亲离的地步,纪宁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赵元容重新恢复以前当文仁公主时正义而且固执的态度,现在他觉得赵元容有了为人君者的气度,而跟自己也不再是一路人。

    纪宁在信函中,恳请赵元容释放赵元启,因为在纪宁看来,赵元启并非崇王府谋反的幕后元凶,崇王谋反也只是自己的作为,赵元启应该被赦免。

    信函写好之后,纪宁让纳兰吹雪把信送去了之前所约定的秘密之所,赵元容身边的女死士会把信函交给赵元容,纪宁自己也不用有太多的担心,至于赵元容看到之后会做出如何的决定,纪宁自己内心也没什么准确的判断,以纪宁想来,赵元容大概还不会去杀赵元启。

    这是涉及到两个人之间的信任问题,纪宁心中也有了决定,如果赵元容杀了赵元启,那他将来将不会再帮赵元容任何忙,这算是一种报复。

    “信已经送去了。”到了后半夜,纳兰吹雪才回到了纪宁身边,此时纪宁人就坐在他跟赵元容曾经夜探的渠水桥上,看着河水在发呆,时间是半夜,这里空空荡荡根本没什么人经过,这里就好像是一个封闭的世界,有一些回忆,因为安静,纪宁也能想更多的事情。

    纪宁回过头看了纳兰吹雪一眼,微微点头,道:“很好,那多谢你了。”

    “你不用感谢我,帮你送信只是一件小事。”纳兰吹雪显得很自在,道,“如果你救不了那个人,是不是就不走了?”

    “不会,该回金陵还是要回去的,我不会在京城内多停留一日,这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早些回去对自己来说也算是一种交代,怎么,你不想跟我回金陵?”纪宁问道。

    纳兰吹雪摇摇头道:“不是,我觉得这么回金陵,还是有些仓促了,难道不是吗?不过你去哪里,我也只能去哪里,我也不知自己能留在何处,京城再大,但总感觉跟我很疏远,走到哪,对我来说都一样。”

    这会的纳兰吹雪好似在思考问题,整个人都在一种神游天外的状态。

    纪宁看到蠢萌的小侠女在思考问题,不由笑了笑,心中的不悦也就一扫而空,纪宁自己调节心理也是很强的。

    纪宁笑道:“既然你没别的地方可去,还是要跟我回金陵城看看,那是我的故乡,以后也是你生活的地方,还是留在江南比较自在一些,我从开始选择进入文庙,就是不想过多去牵涉到朝廷的纷争,唉!其实还是我庸人自扰了。”

    “哦?”纳兰吹雪看着纪宁,显然是不太明白纪宁所说之话的意思,但最后她还是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