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景色美

目录:重生之望族嫡女| 作者:看海的羽儿| 类别:都市言情

    ♂

    芸嬷嬷可是从自家世子爷那里间接受惠的,可以说没有世子爷,也就没有他们家现在的风光。

    因此对沐凌炫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她对世子爷的敬爱,免不了会在沐冰彤跟前不经意的流露,潜移默化之下,连带着小小的女娃儿也觉得自家四叔人即是很厉害的将军,又是对晚辈照顾有加的长辈。

    小孩子过完年也才六岁,完全没有沐冰元那么多需要顾忌的,这位一进门就扑到沐凌炫的怀里,脆生生的大喊道:“四叔,一会您真的带我们去放大风筝吗?”

    沐冰彤的长相完全吸收了她父母的优点,长的是格外漂亮,一双杏眼又圆又大,闪着动人的光彩。

    再加上芸嬷嬷极会打扮孩子,一身粉嫩的春衫,外加一双可爱的双丫鬓,将此女拾掇的跟小仙女一般玉雪可爱。

    这样一个软糯的小姑娘,就连沐凌炫都由不得的喜欢,有好多次,他看到沐冰彤的时候,就忍不住会幻想,将来他和蓝佳音的女儿,会不会也是这般的美丽可爱呢?

    只要一想到流着自己和爱人血液的孩子,软软糯糯的喊他父亲,沐凌炫就觉得心口一阵子发热,许是移情作用,他对沐冰彤无形中就变得很有耐心。

    “嗯,等咱们用了午饭就去,你音姨和大姐在那边,去寻她们顽吧。”沐凌炫表情柔和的指了指纱屏那边,示意小丫头去那边顽。

    “四叔,你真好,回头小妞妞给你绣个荷包,带花的那种!”沐冰彤许完承诺,拉着芸嬷嬷的手,乖乖的往蓝佳音三人那边去,好给姐姐和长辈请安问好。

    这孩子其实对自家常驻边关的父亲,几乎没什么太深刻的印象,毕竟从她生下来到现在,父女间见面的次数也十分有限。

    沐逸山对嫡长子且爱搭不理的,何况这个意外出生的小女儿?

    就连逢年过节送给孩子的礼物,都是交给管家随意置办的,当老子当到他这个份上,也难怪孩子跟他不亲。

    早前沐凌炫对她们姐弟三人疏远,沐冰彤就算想和四叔亲近,也没有机会,谁知道,从去年开始,祖母和四叔都对她们娘几个关注起来,不知不觉中,她也能时不时的和沐凌炫说上几句话了,叔侄间的感情渐渐的就有了。

    小孩子本就渴望父爱母爱,沐冰彤却是个没有感受到一丝父爱的悲催孩子,所以沐凌炫这座大冰山不过是稍稍融化了一点,她立即就不管不顾的冲上去了。

    这不,这孩子生性早熟,并不像别的孩子那样贪玩,豆丁大的小孩子,都会做点小针线了,她也不管做得好不好,总是爱给自家四叔做。

    不是让丫鬟给沐凌炫送去,就是攒大家都去梁文玉那里请安的时候,献宝似得捧给自家四叔。

    沐冰彤这样热情,着实搞得沐凌炫心里颇有点小纠结,“这孩子真是个实心眼,现在她什么都不知道,便将我当成亲近的人看待,但等她将来长大了,早晚也会知道,自己的亲老子是被我这个四叔给弄废了的,到那个时候,孩子可得有多伤心啊?”

    因此总是管着自己,也不太敢太给好脸色,看着小孩子快要转过屏风了,他忍不住说了句,“你一会要是不好好吃饭,四叔就让人把你送回去。”

    沐冰彤也不怕他板着脸的凶恶样子,转头嘻嘻的笑着点头应了声,“哎,四叔放心,彤儿肯定好好吃饭的。”

    主仆几人转到屏风后面一看,蓝佳音三人都对着沐冰彤绽放了笑脸。

    沐冰彤对着自家大姐招了招手,迫不及待的就冲到蓝佳音跟前,拽着人的手就问,“音姨,音姨,怎么浩叔叔和宝儿弟弟他们还不来啊?”

    “不是说,他们也会来和彤儿一起玩的嘛?”

    “我还给他们带礼物了呢!”

    几句话,一个好不得意的小表情,顿时就逗得屏风两边的大人都笑了起来,胡清惠笑着叹息,“听听,这都什么辈分啊?”

    “叫浩哥儿叔叔,却叫宝儿弟弟,傻姑娘,他们俩可比你大着一辈呢,都得叫叔叔,知道吗?”

    沐冰彤扁了扁嘴,不服气的说:“宝儿比我小,又爱抢我的东西,我才不叫他叔叔,他不乖,就是弟弟!”

    “浩叔叔有什么好的都想着彤儿,每次宝儿弟弟欺负我,他都会帮我的,这样爱护小辈的,那才是叔叔呢!”

    童言童语,最是纯真无邪,特别沐冰彤早慧,说的话还真有几分道理。

    蓝佳音被她逗得笑个不住,心里感慨的不行,“这可真是一世一个样儿,前世今生截然不同,前世里,你为了让你四叔倒霉,甚至用美色诱惑男人,就为了能给人添堵。”

    “现如今,你却是最敬爱这个四叔,也知道欺负人不好,爱护弱小的才对,当真是世事无常,一切事物都没有个定论。”

    今世里,沐家庶长子和嫡子的争斗,蓝佳音等于是全程围观,里面的道道,她全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心里早就已经明白了,前世薛如兰之所以会不依不饶的和沐凌炫母子作对,并不只是死了丈夫的缘故,而是因为心爱的情人,一母同胞的大哥,这两个对她最重要,也是最亲近的人,都是死在沐凌炫的手中。

    仇恨的种子一旦生根发芽,想要拔出真是太难了,大房和沐凌炫争斗不休,已经成了一种本能,其中有没有个化解仇恨的机缘,也的确是只能仇恨的越来越深了。

    至于沐冰彤,压根就是被亲娘蛊惑,从小就在心中种下了仇恨,长大之后心理变得更加扭曲,这才造成了白氏,薛如兰,沐冰彤祖孙三代都以和沐凌炫作对为己任的状况。

    今世里,薛华的龌龊心思提前一步被沐凌炫揭发,薛如兰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的亲生女儿,差点就要被骗到薛家守活寡了呢。

    这是什么亲大哥?

    说是累世的仇人也不为过吧?

    另外一个让她惦记着的沐仁呢,不但没死,甚至还在赤嘞草原上混的风生水起,当娘的没了一点恨意,做女儿的也就没有受到不好的影响。

    只不过,每每看到乖巧可人的沐冰彤,因着沐凌炫和沐冰元的缘故,对自己还格外的亲热一些,蓝佳音就忍不住要觉得老天爷真是神奇。

    翻手,你们俩这一辈子就是仇人,覆手,你们俩下一辈子就变成了亲戚!

    她心里正胡思乱想着呢,外面又是一阵童声童语传来,却是蓝佳柔带着四位哥儿,姐儿来了。

    至此,今日出游的人就到齐了,一屋子的大人且不说,单单这五位小主子凑在一起,凭地里就添了十分的热闹。

    好在梁宽早就收到消息,专为这几位哥儿,姐儿单独备了席面,看着小小的人儿,也正儿八经的端坐在桌边,真是让人忍不住的开怀。

    沐虎得了沐凌炫的示意,出去让酒楼伺候的下人传饭,不一会,穿着统一淡绿半臂的侍女,流水般的将菜肴送到桌上,屋里很快就萦绕着饭菜诱人的香味。

    有几个孩子陪着他们一起用饭,看着他们可爱的小脸,听着她们纯真的话语,谁的心情能不愉悦?

    一顿午饭用的轻松惬意,稍作休憩后,沐凌炫大手一挥,“走吧,咱们去踏青游湖。”

    曲江本就是人工湖,湖面上几乎没有大的波浪,只是阵阵风儿吹过,会掀起一阵温柔的涟漪。

    走进了细看,这一大片的湖水湛蓝湛蓝的,蓝的纯粹,蓝得漂亮,也蓝得温柔恬雅。

    那蓝锦缎似的湖面上,起伏着一层又一层微微的涟漪,真像是纯真无邪孩子的双眸,干净的紧。

    因着曲江算是西地最大的人工湖,所以这里的风景,永远都是平京人看不厌的美丽。

    湖畔的静静矗立的垂柳翠竹、水边人来人往的热闹码头,还有湖水上那两座高大的石板桥,都是才子佳人最爱流连忘返的地方。

    每年,每天,每时,每刻,这优美的地方都会流传出绝佳的诗句来。

    在清澈见底的水下,生活着无数的锦鲤,草鱼,青鱼,它们在水中快活的游戏,站在湖岸边,你都能看到湖底摇曳舞动的绿色水草,即生动又有趣。

    湖面上,既有两三层高的奢华画舫游曳,也有打鱼人小巧的轻舟穿梭其间,若果说眼前的景色是一幅画卷,那么,这些画舫小舟,就是最浓墨重彩的存在。

    温暖的春日,一点点的驱散了冬日的寒冷,像是打破了冷冻住的镜面,使得一切都变得灵动起来。

    看着眼前的如斯美景,胡清惠忍不住赞叹道:“一路西行,历经数月之久,这里是我看到水最多的地方,想必历任父母官,都没少在这上面下功夫,你们瞧,景色优美,处处干净整洁,和江南的燕子湖比起来,也不差个什么。”

    蓝宏森在这大半年里,早就把平京的官员底细摸得门清,闻言笑道:“婉婉,这曲江之所以会有如今的风貌,跟历任的府尹大人有关系,但关系却不是很大。”

    “真正出力的,乃是历代的文人墨客,这些人多数出身大族,本身又爱好诗词歌赋,你们也知道的,古来才子作诗,必然是身处佳境才成。”

    “数遍整个平京城,也唯有曲江还算符合这些人的要求,是以大家联合起来,对这里进行了和他们心意的改造,可以说是西地几代人的努力不懈,才有了现在的美妙景观。”

    “喏,你们看,左边那座三孔桥,仿的就是玉薇湖上的湘子桥,只是湘子桥五孔,这里受地域限制,只得三孔罢了。”

    “说到底,曲江的一切,也是源于文人雅士对美好的追求啊。”

    “哦,原来如此。”胡清惠恍然大悟,“我说怎么看着好生亲切呢,原来是仿的是江南的湘子桥啊!”

    “看起来这些文人还是有点用的嘛,最起码他们出钱出力,耗费了无数的精力,咱们才能看到这样美丽的曲江啊。”

    蓝宏森眼见胡清惠的游兴大发,不禁是喜上眉梢,越发来了精神,转而又指着三孔桥旁边不院的一处观景台,笑眯眯的给众人解说,“喏,那座琉璃瓦顶子的游廊叫做墨香台,平京城里有人的才子,大都喜欢在那里聚集,吟诗作赋,清谈时局。”

    “再加上德才书院的才子,距离这里极近,几乎是出门就到,所以也没少来凑热闹,有了这两拨人在此,墨香台可谓是平京文气最浓郁的地方了。”

    沐凌炫含笑而立,静静的看着蓝宏森如那开屏的孔雀一般,无比卖力的展现着自己的风采。

    而沐凌峻却是忍不住,凑近自家堂弟,小声嘟囔了一句,“你这妻弟,还真是有点才华,他来咱们平京才多久啊?”

    “这就说的头头是道了?”

    也难怪沐凌峻惊讶,实在是这位整日里不是练兵,就是出兵,几乎就没有闲时间关注身边的闲事。

    这曲江是何人出力建成的,沐凌峻还真是不甚清楚,这会听一个外来人比他还要熟悉曲江的情况,不啧啧称奇才怪。

    沐凌炫轻轻一笑,附耳对自家堂哥说,“我这位小舅子倾慕胡家小姐,这是表现给人家看呢,再说了,这位在京城都是有名望的小天才,能如此博闻广记,也属正常。”

    兄弟俩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倒是完全将出风头的事情,都交与蓝宏森一人为之了。

    承袭了前朝的风俗,大周朝也有春季携家带口出门踏青游玩的习惯,平京比不得京城和江南,这里能让女子喜欢的景色并不算不多。

    因此出众的曲江湖边更是分外的热闹,踏青的人接踵而来,有骑马的,有乘轿的,也有步行的。

    甚至还有些不在意他人眼光之人,干脆就在湖边的竹林树下,铺张布单,就坐下休憩聊天了。

    许是周围的人,几乎都是愉悦惬意,表情欢喜的,无形中就让看到这些的人觉得大为轻松,大家三三两两的走在一起,一路听着蓝宏森细致有趣的介绍,欣赏着沿途美好的景致,缓缓的朝着早就准备好的休憩之所行去。(未完待续。)www.7kan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