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一十五章返本归元炼黑天(第二更)

目录:道辟九霄| 作者:太上真君| 类别:散文诗词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黄气宛如翻天覆地的巨龙,瞬间冲入太极图前,在其他人反应不及之时,一爪撕碎面前的道图。

    轰隆——

    无边清气、浊气自道图溢出,杀劫之中收取的清浊二气意图重返天地。

    “不好!”太元宫天仙立刻出手,一片碧落天光刷下,压住黄泉巨龙,不让太极图在此刻破碎。

    阴冥宗,宗主站在天冥宫前,看到这一幕后。乌金神人立刻调转方向,将阴冥宗凝练的浊煞祖炁轰入太极图。

    “也算我们一份!”三十三天,狮王一声大吼,三十三天之力运转,四方八天各自将法力灌入核心的第三十三天,魔祖亲自出手点破太极图。

    “杜越徒儿,速速出手!”

    天穹之上,天地水三气聚合,耀目金辉点点垂落,挡住魔祖的这一击。

    紧随其后,血海宋绍明也请出魔祖法念。乌金山之中的郑琼同样出手。三道魔祖的念头融汇在一起,于天地间形成一尊难以观测的魔影。

    阴影在众仙心中浮现,虽然三处法相并没有真正汇合成神魔真身,但在所有人的感知中,有一股厚重庞大的意志压入玄正洲。天穹和大地之间的一切空间,统统被那尊魔像充斥。

    头顶天,脚踏地,那尊魔像的身高等同天地,正冷冷看着太极图。仅仅是目光射去,便让这张清浊太极图如同承受不住压力般开始不住挤压变形。

    “冥土那家伙还没对付,怎么又来一个家伙?”李元一声暗骂,正要出手请出道祖化身。但无名在血海魔域出现后,先一步请来道尊化身。加上太霄雷天中的太霄道尊,三尊之力同样联合在一处,化作三太仙光锁住太极图。

    清泓站在半空,静静看着那卷太极图,赞叹道:“太极之道,刚柔并济。你强任你强,我只管以混元之理化解一应攻势。三尊联合出手,并不直接演化法相,而是借用太极的特性,妙啊!”

    浊气巨龙和碧落天光对轰,又有一片片清浊云雾生化,只是在道尊和魔祖较量下,暂时无法散开。

    乱,很乱!

    此刻神州四处战乱爆发,涉及一位位地仙大能。

    太元宫演三十六阳天,四方教开三十三天;血海推动魔气计划,太霄宫立九重雷霄;阴冥宗吞噬天冥之界,清泓和李元出面阻拦;天魔开天魔界域,无名以太上道宫相阻。

    而地宫内,姬飞晨犹豫下,想要出手以冥河无道破去帝后二人立下的金墙。

    涂山见了,连忙出手阻拦:“等等,你做什么!”

    “此刻人间已无生灵。不如让这九朵黑莲和外头的七十二莲花共鸣。”

    “你想要魔土计划成功?你有办法拦得住?要是拦不住,这罪过可就大了去了!”而且帝后二人舍命立下的封印,涂山并不想自己一方出手毁去,让二人的牺牲白费。

    “这边先等等,那边祭天,你是不是想办法来解决下?”

    祭天仪式被清泓暂时打断,但并没有停止。那些阵法仍然在不断转动,六角牛头之上的玄冥寒冰正逐渐消融。等冰块消融,再度和冥土勾连后,九阳上帝又会继续证道。

    “飞晨。如今神魔尸骸被消融,我的黑天之路按理说已经失败。但是……”彭少宇摸着胸口,露出奇怪之色:“我隐约觉得,还有一次机会。另外,也能帮教主阻挠九阳上帝的行动。”

    “另一次机会?”姬飞晨听彭少宇的话,将目光在金墙上离开,走到彭少宇身边。涂山松了口气,站在金墙之下护着帝后二人的尸骸。

    姬飞晨和彭少宇望着那牛头:“这可是纯阳至光的神物,就算你用来祭天,也无法转化黑天之力。”

    “光影一体,纯光之下亦会诞生阴影,可以拼一拼。想想看,一位幽暗属性的上古神魔为什么吞下牛头?这其中必有玄机。”

    “成功率?”

    彭少宇略略迟疑:“百分之一,不,千分之五?”

    想要从上帝手中夺取牛头,并且转化黑天之力,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太危险了。”姬飞晨对此不赞同。与其让彭少宇舍命,倒不如自己继续冰封。至于外界的破局,还有玉柱真人在,那可是自己的最大底牌。

    此刻,玄冥之力已经开始化解,地宫中的温度逐渐升高。六角牛头自身的力量彻底被玄冥之力激发,那数百万的阵法加快转动,将更醇厚的本源力量送入冥土。如果这股力量被上帝吸收,就算无法证道,但最终的力量也足以摧毁整个冥土,让亡魂无家可归,轮回随之破灭。

    想到这里,彭少宇一咬牙,突然上前去拿六角牛头。

    说拿也不恰当,他是将自身化作一片黑幕,直接把牛头裹住吞下。随后,他再度变作人形,捂着肚子不断打滚。

    “啊……啊……”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在地宫中回荡。

    吞噬六角牛头,彭少宇感觉体内有一个巨大的火球。他总算明白那位上古神魔当初的感觉。

    这牛头的确不好消化,上古神魔都不行,自己的鬼灵之身更难驾驭。

    地宫中,先是光明普照,随后黑暗吞噬一切,只有淡淡的几缕光辉划破黑暗,仍顽强从幽暗中透出光。

    光辉从彭少宇身体破出,几位鬼神惊慌失色:“大人。”他们赶紧上前,但姬飞晨更快一步来到彭少宇身边。出手以冥河法力提纯九幽之力,为彭少宇修补鬼身。

    九幽之力确实是幽冥本源,彭少宇脸色好了几分。

    涂山站在一旁想了想,从万妖金榜中放出一只大鹏鸟。这鸟还是前些时候对付清泓的东西,是吞云摄光的魔鸟。后来被涂山收走,镇压在万妖金榜中。

    吞云鹏飞出,立刻开始吸收地宫内仅存的光辉,拔除彭少宇身上的纯阳天光。

    然而,哪怕在姬飞晨、吞云鹏以及鬼神们联手救治下,仍是杯水车薪,难以缓解彭少宇的症状。彭少宇体内的黑天印记在六角牛头的光辉照耀下,正不断崩溃。

    “涂山,快想办法!”姬飞晨焦急喝道:“万妖金榜中还有没有吞光的神兽?”

    “除却这只吞云鹏,其他都是精魄之身,分属阴灵,怎么可能管用?”涂山目光频频打量地宫,也在考虑怎么救人。

    “话说,你不是准备九鬼岐魔镜。那镜子原本是要干什么的?”

    “那里面的鬼母难以控制,本意是打算放出来吞噬血海地仙,用来给你们争取时间。”说到这,姬飞晨似乎想到了什么,看向神魔祭坛。

    “这个祭天仪式的本质,是把高层次的神魔物品转化为天地之力供人驱使。那么——”他快步上去,不理会魔潮侵蚀自己的魔龙真身,不在意那九朵墨莲吞吐魔种扎根自己肉身,直接把九鬼岐魔镜放在祭坛上。

    “以此物为祭,换取天地之力加持彭少宇!”姬飞晨说完,对涂山喝道:“你有无相之力,过来修整阵法,亲自主持祭天!”

    涂山看到姬飞晨把九鬼岐魔镜放上去,赶忙过去修改阵法,尝试将九鬼岐魔镜祭献天地,以回馈的上苍之力加护彭少宇。

    这股动静立刻惊醒鬼母,那尊魔神站在镜子中看着外面的情况。

    她冷冷对姬飞晨说:“上苍之力救不了他。光影一体,想要从纯阳天光中升华黑天之道,想法没错。但他没有肉身,而且道行太浅了些。把那牛头给我,我来帮他!”

    “给你?”姬飞晨面色迟疑,这魔身的话可信吗?

    “不给我,他死定了!”

    那几位鬼神不知鬼母深浅,想要抬着彭少宇的身体,突然惊叫出声:“好烫!”一片白气冒出,几位鬼神畏惧纯阳光辉,根本不敢靠近彭少宇。

    姬飞晨赶紧过去,伸手一摸,彭少宇浑身滚烫,差不多赶上三昧真火的温度。黑天印记差不多被消融干净。

    鬼母的话不可信!但再看看彭少宇目光的处境,姬飞晨咬牙抱起彭少宇,送到九鬼岐魔镜处。

    镜子里射出魔光,把彭少宇和六角牛头一并吞下。

    姬飞晨暗暗在手中扣起三枚玄冥神雷:“鬼母,如果他有个好歹,赌上玄冥之名,九天十地我必杀你!”

    鬼母看了姬飞晨一眼,没有吭声,将彭少宇吞下腹内,连同六角牛头的光辉一并吸收。

    很快,鬼母身上的皮肤开始脱落,黑雾逐渐从体表蔓延,整个人焕发别样生机,气质陡然一变。

    在涂山和姬飞晨眼中,鬼母的本质是一团交融幽冥鬼气的幽光。但是在吞下彭少宇和六角牛头后,她吸收光辉炼化鬼气,自身的杂质浊气正一点点消去,那一道幽光返还先天,如同莹莹星光般深邃而高远。

    “终于回来了!”鬼母脑后九子幻化九颗明星,似蝎尾之状。随后腹中有一片黑气生出,透体而出从地宫逸散开来。

    姬飞晨上前几步询问情况,鬼母欣喜于自己返还先天幽光本源,面相戾气悉数消散,好言解释说:“那颗牛头是上位存在遗留的尸骸。对我等幽暗神魔而言,是一种纯化自身的捷径。得此物相助,我便可以成就大圣之位,彻底从鬼母身份中脱离。”

    此刻的鬼母光辉神圣,不逊色前不久见过的紫姑娘娘。

    “你那朋友也是如此。他在我腹中返本归元,重炼黑天法印。并且以黑天之形合入天地,尝试夺取上古黑天魔神的权柄。至于成不成,我也不清楚。”

    说完,鬼母从镜子里一步快出。魔镜闻声而破,再也无法封印这尊半只脚跨入大圣境界的存在。

    “人间非我久留之地。不过小子,我向你讨一神位,你不介意吧?”鬼母自己写下符诏交给姬飞晨,转身跨入虚空消失不见。

    笑话,她虽然纯化本源,但终究不是大圣。而如今魔祖法念、三尊道光伴随九阳上帝亲临,她才不愿意趟这浑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