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信仰暴跌

目录:贴身御医| 作者:零点风| 类别:都市言情

    铁骨一路狂奔,眼看着就要到山顶了,心中在狂吼着:“爷爷,你不能死,你一定不能死,仙师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他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铁骨在心中激动的狂吼着:“还有百丈,很快,马上就要进城了。”想到这里,铁骨双脚更是疯狂发力,一路狂奔中,也是一路从嘴里狂飙出一口口血。

    就在距离城门口只有二十丈不到的时候,猛然间,一道白色光幕骤然出现在铁骨面前,铁骨避之不及,直接撞了上去:“啊,不好!”铁骨心中惊呼一声:“难道是仙师出来了。”想到这里,铁骨心中满是激动,可是,在铁骨这个念头刚刚浮起的瞬间,他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住:“是你!”铁骨惊呼一声。

    “小子,死给我滚回去。”出现在铁骨面前之人正是子白,他及时赶到,并且在铁骨即将入城之前挡住了铁骨的去向,对着铁骨扬起一拳,直接轰了出去,事出突然,铁骨反应不过来,胸口顿时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拳,只见铁骨整个人向后倒飞出去,他身躯向后弯曲,双臂伸长摊开,他的眼神中却写满了惊恐:“爷爷!”铁骨狰狞的狂吼一声,眼中满是怒火,他伸手,想要抓住自己爷爷的尸体,然而却是控制不住,整个身躯朝着后方倒飞出去,连续撞断了数棵树木后这才缓缓停下来,落地后,铁骨感觉到自己五脏六腑要要烧了一般,一股烈火在脏腑之中横行,他痛苦万分,却是咬着牙,从地上一点点的爬起来。

    “爷爷,爷爷!”铁骨双手扶着树干,朝着山顶一点点走去,虽然走出两三步,都要随时摔倒的样子,但铁骨却是没有放弃,他双眼充满了狼一般的眼神,死死地盯着山顶某处,而此刻,子白他看着地上的铁木展,面露厌恶之色:“哼,糟老头,居然还没死透。”子白话音落下后,扬起手,三把飞剑悬浮在面前。

    “死!”子白狰狞一笑,三道剑光顿时带起一抹血红之色,朝着地面的铁木展狠狠刺了下去,下一秒“扑哧扑哧”的声音不停响了起来,整个过程持续了近半个时辰,此刻的铁木展,已经一片血肉糜烂,完全看不出这是士木族的老族长铁木展,做完这一切,子白冷冷一笑,得意的哼了一声,正要释放火球的时候。

    “你居然没死?”这时候,子白震惊的看着前方步履蹒跚走来的铁骨,眼中满是惊讶之色,不过随即变得一脸嘲讽的看着铁骨笑道:“哼,真是蠢货,我要是你,就装死,或许能够躲过一劫,没想到你居然还敢来送死,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子白狰狞的笑了笑,双手点动一下,飞剑顿时发出阵阵嗡鸣声来。

    “爷爷!”来到山顶的铁骨,他目光定格在了地上一片血肉糜烂的尸体上,看着这尸体,铁骨再也忍不住发出一声惊怒的咆哮声,他的声音十分响亮,将整座山林都给惊动了,林中飞鸟惊恐的四处飞窜着,山脚下的士木族村民听到铁骨的惊怒咆哮声后,全都一个个惊急的看着山顶方向,面露出哀伤的神色,今天成了他们士木族最为伤心悲哀的一天,这一切来的太过突然,让他们所料不及,各个心头无比失落沉重着。

    只见这时候,铁骨双眼泛起一道道血红之光,浑身也渐渐流露出道道红芒,看着这一幕,子白眼中闪过一丝惊疑之色:“这小子是怎么回事?杀气这么重。”想到这里,子白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哼,此子留不得,否则的话,等他成长起来便是我的死期了。”想到这里,子白眼中杀气一闪,双手对着铁骨一挥。

    “疾!”只见子白声音落下,三把刚刚将铁木展乱刀分尸的飞剑一个旋转,朝着铁骨呼啸着扑了过去,子白狰狞一笑看着铁骨说道:“小子,你知道吗?刚刚你爷爷就是被我的飞剑给乱刀分尸的,啧啧啧,你这个做孙儿的真是无能,居然看着自己爷爷死在我刀下,而且自己马上也要死在我的剑下哈哈!”

    子白故意在最后时刻对着铁骨嘲讽起来,这瞬间,飞剑已经冲到了铁骨面前,旋转着朝着铁骨面门直接刺下去,眼看着就要刺穿过去的瞬间,铁骨面门猛地出现一道符号,那符号出现后,硬生生的挡下了这三道飞剑,看着这一幕,子白眼中满是震惊:“他是佛之子!”子白眼中浮现出不敢相信的神色。

    “哼,可惜了,修为太弱小,和我金丹中期比起来,我是随时都能够掐死你。”子白不屑的冷笑一声,眼神一狠,双手用力一挥,飞剑再次朝着铁骨压了过去,后者身体一颤,只见那符文光芒猛地消散看来,化作虚无,破碎掉了,与此同时,三道剑光眼看着就要刺穿铁骨面门,看着这一幕,铁骨面露绝望和不甘。

    “爷爷,孙儿马上就要来陪您了。”铁骨眼中满是伤感,露出了凄楚的笑容来,然而眼看着飞剑就要刺穿铁骨面门的时候,猛然间,一只大手从后方探出,直接将这三把飞剑同时抓在手中,看着这一幕,铁骨眼中满是精彩眼神,而这时候,子白眼中写满了震惊:“他你是谁?居然敢坏我落霞宗好事!”

    光芒渐渐散尽,林枫身形显露出来,对方看到林枫后,顿时眯着眼打量着林枫:“原来是你小子,哼,小子,你要是识相的话,最好马上离开此地,否则的话,等到我落霞宗大军到来,你就准备死无葬身之处了。”子白一脸狰狞的看着林枫冷笑连连,而这时候,林枫仿佛没有听到子白的话,他眉头一皱,五指微微一握“咔嚓”一声,那三把飞剑顿时断裂开来,化作数截,掉落在地上,失去了光彩。

    “啊你敢毁我飞剑!”看着这一幕,子白脸色惨白一片,对着林枫狰狞咆哮一声,眼中布满怒火,而这时候的林枫,却是朝着前方双手扶住铁骨的身体,面色凝重的看着铁骨说道:“我来晚了,你好好养伤,剩下的就交给我好了。”林枫话音落下后,眼中泛起一丝浓烈的杀气,而铁骨则是在昏迷之前对着林枫惨笑一声:“主上,一定要替铁骨报仇,主上,一定要替铁骨报仇雪恨!”说完后,便晕了过去。

    林枫一阵查看后,微微松了一口气:“好在这小子乃是佛子之身,否则这连番打击只怕早就扛不住了。”林枫对此,微微摇了摇头,他将铁骨身体放在地上,这时候,林枫直起身子来,面无表情的转身看向身后子白,后者感受到林枫看来的目光后,面色不禁一紧,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紧张的看着林枫:“你要做什么?我不过是失手错杀而已,你难道要为了区区一个筑基老家伙得罪我们落霞宗。”对方目光阴狠无比。

    林枫闻言,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目光微微一沉,目光扫了一眼地面上已经认不出来是谁的尸体,这一刻,林枫的眼中闪烁着道道厉色:“你杀了铁木展?”林枫声音沙哑,慢慢的抬起头来,一脸森寒的看着子白,后者被林枫这么看了一眼后,顿时感觉浑身凉飕飕,手脚发麻,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

    “你你你,我我我!”子白却是被林枫的话给吓得说不出话来,身体颤抖了好几下,向后连连退去,只见这时候,林枫猛地消失不见,子白看着林枫凭空消失后,顿时脸色大骇,他惊急的四下搜寻起来,却是没有看到林枫的踪迹,渐渐的,子白不安的心稍稍平静下来:“哼,这小子,原来是在吓唬我。”

    “谅你也不敢对我怎么样,要是敢对我不利,到时候整个天下都没有你的容身之处!”子白狰狞的自语着,而就在这时候,从子白背后,缓缓传来林枫冰冷无情的声音:“是吗?那我倒要看看你的话准不准。”听到林枫这话,子白身体一颤,猛然间,一只大手从子白身后探出,直接抓住了子白肩膀。

    “啊,放开我!”子白激动的挣扎着,想要挣脱开林枫的大手,但林枫的大手就仿佛一堆钳子一般,死死地将子白给擒住,子白丝毫都无法挣脱开林枫的大手,只见林枫这时候另外一手扬起,直接抓住了子白的面门,一股真元以暴力的方式灌入子白体内,直冲子白丹田金丹所在。

    “啊啊啊你是元婴大修士!啊前辈饶命啊,小的知错了,饶了小的一命啊。”子白感受到这一异变后,顿时惊恐的尖叫起来,渐渐的,子白眼中满是惊骇的神色:“不不!不要!”子白心中万分惊惧着,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金丹在不停的膨胀着,即将到了奔溃破碎的边缘,在这瞬间,子白体内传来一声“咔嚓”声。

    “啊!我的丹碎了。”子白惨呼一声,眼中写满绝望,而林枫则是收手,看着倒在地上,面如土色的子白冷冷说道:“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如,求死不得。”子白闻言,面色一片惨淡,林枫则是一闪,出现在子白面前,五指抓起子白,将其直接拉起,朝着山脚飞去。

    子白此刻已经被林枫废除了修为,他此时,已经从高高在上的金丹修士跌落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之驱,林枫带着子白降落在士木族族地之中,落地后,林枫感受到了四周眼神满是疲倦的注视着自己,林枫感受着这些眼神,心中不禁微微一沉:“难怪我的信仰之力会瞬间跌落大半,原来是这个原因所造成。”

    此刻的林枫,在刚刚闭关之际,林枫骤然间发现,自己的修为暴跌,这让林枫瞬间停止闭关,心中有些惊骇,撤了禁制后,林枫正好听到铁骨的悲呼声,这才及时赶到,救下了铁骨,看着四周死伤数十个士木族族人一幕,林枫面色满是凝重,他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手扬起,将手中的子白丢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