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九十二章 武清璇的冷面

目录:他是鬼神通| 作者:水果先锋| 类别:散文诗词

    ♂

    袁凡怎么也没有想到武清璇会说出来这样的话来。

    “啊?”

    武清璇走到旁边的栅栏旁边,双手搁在上面,看向远方好像静止的云,轻声说:“最近一段时间,我总觉得跟你有种莫名的联系。我一直以为是因为在特尔佳庄园的时候,你把我从妖怪手里救了出来,所以才产生了对你的特殊感觉。”

    “不过进入了这个梦魇境的时候,那段对我来说失去的记忆像潮水一样涌了回来。”武清璇轻声说道,“我记得那段时间自己好像做了一次梦,梦里我把以前的事情一遍遍的经历。”

    她转头看向袁凡,“有几次梦境,你也在,我想……那应该就是你本人吧?”

    袁凡听了这话一愣,武清璇说的“梦”,无疑就是在特尔佳庄园的时候,她在韩家的别墅后面的湖里,经历过的那个“灵秀钟魂”产生的“记忆回声”。

    记得梦魇鬼说过,武清璇醒来的时候,是不会记得在记忆回声里面的事情的,没想到她竟然在梦魇境中记起了“记忆回声”里发生的事情!

    “看你的表情,我应该没有猜错。”武清璇淡淡的笑了笑,“我不知道是不是只有在梦魇境里我才会回忆起来这些,所以我不想等到出去之后再跟你说这些。”

    袁凡恍然大悟,“所以你才不想留在第一层,坚决的想跟下来!”

    武清璇点了点头。

    一阵风吹过,带来农场特有的草料味道。袁凡皱了皱眉头,“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为什么对人总是这么冷,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我对人有很冷么?”

    袁凡愣了一下,下意识的说道:“也许是面冷心热。”

    武清璇笑了一下,莫名的好看。

    从袁凡见到武清璇开始,这个比自己稍大一些的女生的长相就在他心里属于第一梯队的存在。而且她清冷的气质给她整个人蒙上了一层高贵感,虽然时而会表现出她与整体气质不符的“心热”一面,可是这种矛盾的感觉更让她在袁凡心中变得立体起来,平添了不少分数。

    趁着袁凡愣神的功夫,武清璇继续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不过我是真的很怕跟陌生人接触。”

    “我的家庭……很令人失望。”武清璇的语气让袁凡觉得“失望”这个词好像用的太轻了,“绝望”都还嫌不够呢。

    “小时候,家里从来就没有安静过,几乎每一天,父亲和母亲就会吵架、打架。父亲是个很暴力的人,也是个很没用的人。他好像什么都不会,只会打母亲。”

    袁凡皱了皱眉头,“你母亲不反抗吗?”

    “反抗有什么用呢,我父亲家里很有能量,他能娶母亲完全是一个‘计划中’的意外。”武清璇看着袁凡,“没错,我就是那个意外。而那也是唯一一个时刻,父亲像个男人一样承担了责任。”

    “那你母亲真是不幸……”

    “不算吧,妈妈也并不好很多。”武清璇摇了摇头,“她当初能跟我父亲,也是有目的的,父亲家境要比母亲好得多,也许她只是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只是没想到父亲那么暴力。”

    她抿了下嘴,“也许他们就是一类人吧。后来父亲为了控制母亲,让她染上了吸毒。”

    袁凡惊讶道:“吸毒?控制你母亲?我完全看不出这两样有什么联系啊!”

    “那是因为我父亲没有什么自信,我母亲的相貌太过于出众,父亲怕其他的人觊觎她的美貌,觉得必须要有什么将她掌握在手心,所以就诱骗了我母亲吸毒。”

    袁凡沉默了,短短几句话,武清璇已经把他们家里的混乱讲的透彻。

    一个家境优越自身却毫无长处的男人,和一个出身贫寒想要靠着自己的美貌嫁入豪门改变命运的女人。这样差距巨大的组合本就不搭,如果这家男人还暴虐且没有自信,那每天的日子可能都是如履薄冰。

    “后来,也许是吸毒导致母亲容颜不在,也许是父亲也厌倦了打母亲的日子,他在外面找了另一个女人。”武清璇的语调平淡如水,“再后来,母亲吸毒出了幻觉,加上心里对父亲的恨意,就开枪把父亲和那个女人杀了。母亲做了牢,我就只能一个人生活。”

    整个复述的过程,武清璇都好像没有什么情绪上的波动,像是在说一个远远的故事。不过故事的内容却字字惊心,让袁凡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去安慰这个女孩儿了。

    “至于你看到的第二个记忆的片段,事实上是我的一次失败的爱情经历。”既然已经倾诉,武清璇就好像想把自己的秘密全掏出来给袁凡一样,“由于家里发生的事情,我从小一直不怎么喜欢跟人交流,直到遇到了他。”

    虽然明知道那个男生最后并没有跟武清璇长相厮守,而且在“记忆回声”里也看到了那个渣男伤害武清璇的表现,可是在听到武清璇说“直到遇到他”的时候,袁凡心里还是小小的酸了一下。

    “他阳光、自信而又体贴,就像你一样。”武清璇突然回过头看向袁凡。

    袁凡笑了笑,心里却想:“我可不跟渣男一样!”

    “可是我没有想到,他却是我爸爸出轨的那个女人的弟弟。”

    “什么?”袁凡眉毛一挑,“这也太巧了吧?”

    武清璇摇了摇头,“巧合的事情那么多,这一件却不是。我的爸爸跟他姐姐在一起,本来就让他姐姐承受了很多非议,我的母亲又杀掉了这两个人。他当然恨我们家的人了。”

    “后来发生了什么?”

    “后来……”武清璇的脸上害羞的红色一闪,“我本以为这就是我的真命天子了,结果他却把我骗到他的家里。你应该也看到了,刚进他家,他就原形毕露,想要折磨我。”

    袁凡皱起了眉头,“折磨你?”

    武清璇摇了下嘴唇,说到:“他喊出了几个兄弟,说要侮辱我,还要给我录像,把录像放在上,让我没法做人。”

    “畜生!”袁凡怒道。

    “是啊!不过我是理解了的,虽然并不充分,可是他的确有报复我的理由。”

    “这都能理解,那只能证明清璇姐你心地太善良了!那……后来呢?”

    武清璇用她那双黑宝石一样的眼睛看了袁凡一眼,“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