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五章 七脚和幸运女神眷恋之手

目录:他是鬼神通| 作者:水果先锋| 类别:散文诗词

    ♂

    袁凡一咬牙,“好!我们赌!”

    “慢着!”一个语调奇怪的声音突然响起,袁凡转头,发现这并不地道的汉语竟然是斗笠男发出来的!

    “我替小男孩。”斗笠男用不容质疑的语气说。

    “三通法守!你不要太过分!”鬼名丸怒道。

    听了这个名字,袁凡猛的一拧头,差点闪到脖子,这个斗笠男竟然是三通法守!

    在来的路上,七脚已经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盘托出,而这个三通法守就是鬼名丸的死对头,那个给袁凡他们的房东李久依的房子释放保护法咒的阴阳师!

    袁凡来到鬼算台之后,这两个人很平和的站在两处,没有什么冲突,他还以为这斗笠男是鬼名丸的老朋友呢!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斗笠男竟然是这种身份。

    三通法守用日语跟鬼名丸说了一句什么,鬼名丸听了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好,我再退一步,但是你只能替那个女人,灵童必须参与赌局!”

    三通法守疑惑的问了一句,鬼名丸听了冷哼,“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让你这个昔日的‘幸运女神眷恋之手’参与进来,我已经失去了一部分把握,不会再退让了。”

    “幸运女神眷恋之手”?袁凡一愣,心道这是什么称号,难不成这个三通法守曾经是个运气非常好的人?

    三通法守想了一会,终于点了点头。这时候茶女也带着一个低矮的桌子和麻牌回来,几人围着小桌子坐下。

    董小冬在知道这赌局关乎他们的安危之后,小小的脸蛋儿上爆发出超越他年龄的坚毅。他在坐下之前甚至还懂事儿的拍了拍李久依的手,示意妈妈放心。

    “你怎么不坐?”袁凡三人入座,他看到鬼名丸依旧站着,不禁问道。

    “我要好好的品茶,哪有时间跟你们赌博?”

    “你耍我们?”

    “当然不是,七酒!看你的了。”鬼名丸总算是发音不标准了一回,他向台下一招手,然后坐在了长桌的后面,示意茶女给自己斟茶。

    自从袁凡他们上了鬼算台,七脚就老实的待在一边,心中却纠结了半天。虽然他和大鱼头被袁凡制住,可是按照鬼名丸的要求,他们已经把灵童顺利的带到了浮良坊,所以自己到底算不算是完成任务呢?鬼名丸到底会不会再找他们的麻烦呢?

    这时候听到鬼名丸的召唤,七脚的心猛地悬了起来,颤颤巍巍的走上鬼算台,离老远就跪在那里。

    “你坐那么远干什么?”鬼名丸不解道。

    “我……不……”七脚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总不能说怕鬼名丸杀了他吧?

    鬼名丸皱了下眉头,“你这个状态,怎么帮我赢?”

    “赢?”七脚一呆,“赢什么?”

    鬼名丸说:“我让你替我跟他们玩麻牌,而且必须要赢!”

    听到“麻牌”二字,七脚眼中精光一闪,那是一种常年混迹赌坊的人在听到心爱的“游戏”的时候,身体出现的一种本能的反应。

    七脚咽了一口吐沫,“我……我来吗?”

    鬼名丸看了他一眼,道:“我调查过,你曾经不是精通赌术吗?现在就是你显示身手的时候了,我这里从不留废人,所以你,起码要给我展示点什么。”

    七脚的气息开始不稳起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昔日的画面像海水一样涌回他的脑海里。没错,他在逃到日本前的确是一个肮脏低贱的赌场小虾米,可是在更久之前,当他还没有没落的时候,他可是被称为“千手修罗”的赌桌圣手!

    从无限辉煌到人人喊打,没有人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挺过来的。可是当鬼名丸再次叫出他的名字的时候,当他听到隐藏在灵魂深处的那两个字的时候,他的血液好像都燃烧了起来。

    光荣的场景会回来吗?自己可以再得到万千人的崇拜吗?七脚精神恍惚而又不由自主的走向那个方台。

    “只要你赢,我可以保证你会得到昔日的光辉。”鬼名丸非常适时的说道,就像知道七脚脑子里想的事情一样!

    “只要我赢!”七脚嘴唇哆嗦着,自己已经承受了太久的暗无天日的生活,今天,可以翻身吗?

    七脚坐在了最后那个空着的座位上,这下,打麻牌的四个人总算都入座完毕。

    “梦烟归,你能不能想办法控制那个鬼名丸?”袁凡偷偷的跟梦烟归交流着。

    “没可能的,那个阴阳师有点门道,浑身上下都是保护的法术,想要不知不觉的制住他,除非梦忧逝出手,而且还得在鬼名丸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梦烟归回答道,“一旦被他发现,你们就有危险了,这时候不能冒险。”

    袁凡点了点头。这时候庄家已经开始发牌,却听七脚突然惊呼出声,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你……你不会是‘幸运女神眷恋之手’吧?”七脚指着三通法守的左手,结巴着说道。

    又来?袁凡眉毛一挑,这个三通法守如此出名吗?

    三通法守慢慢的把斗笠摘了下来,露出一张四十多岁的面容,岁月在这张脸上留下沧桑的痕迹,不过却没法抹去那桀骜的神情。

    他双手合十,微微一拜,随后道:“以前的名号,不要再说了。”

    “‘幸运女神眷恋之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袁凡忍不住问道。

    七脚看着三通法守,道:“在赌界,曾经有一个传说,有一个人拥有世界上极致幸运的左手。在赌桌上,只要他用左手去打牌,他的牌总能匪夷所思的比其他人好。”

    袁凡倒吸了一口气,只不过是两句话的描述,袁凡再看三通法守的时候眼神就已经变了,永远比别人手气好,这岂不是说在赌桌上可以一往无前了?

    七脚继续说道:“从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一直到那次事件之前,这个拥有‘幸运女神眷恋之手’的人经历大大小小上千场赌战,无一落败!成为了赌界不朽的神话!”

    袁凡问道:“那次事件?什么事件?”

    还没等七脚说话,只见三通法守做了一个让袁凡瞳孔一缩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