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六章 嘛守与气运

目录:他是鬼神通| 作者:水果先锋| 类别:散文诗词

    ♂

    只见三通法守竟然把他的左手生生的从胳膊上拽了下来!

    袁凡的眼角一抽,三通法守的左手竟然是假的!可是刚刚七脚明明说他的左手是“幸运女神眷恋之手”啊!难道说这个假手有什么门道?

    这时候,四个人的牌已经完全发好了,七脚没有拿起自己的牌,而是斜眼看着三通法守。

    “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允许那些人砍掉你最珍贵的左手!要知道那只手可是你人生辉煌的源泉!你怎么可以因为那么可笑的理由就放弃它!”

    袁凡看向自己的手里的牌,不过思路却完全在另一边,听起来这只假手并不是三通法守成功的秘诀,那只幸运的手已经因为什么事情而被人砍掉了?

    “你错了,那只手永远不可能是我人生辉煌的源泉,世界上有无数的事情比一只手要重要的多,我也从没有后悔过。”三通法守平稳的说道。

    “哦?重要?比如一个忘恩负义的歌舞伎?”七脚冷哼道。

    三通法守沉默了一下,“不好意思,我的中文并不很好,没有听懂你的话。”

    “哼!”七脚不屑的冷哼一声,低头拿起自己的牌,心中想道:“这个三通法守已经没有了左手,据说他失去左手之后,还从来没有赢过。那少年是个驱魔师,可是麻牌好像还是第一次接触,而这个小孩子么……真是笑话了!如果这我还不能赢,那还有什么脸面继续活在这世界上?”

    “前……前辈!”袁凡看向三通法守,说道,“没想到您竟然是赌术高手,虽然我一向是不喜欢赌博的,不过这次就靠您了。”

    三通法守稍稍抬头,“少年郎,不喜欢赌是对的,希望你永远都不会沾染这项恶习。不过……”他摇了摇头,“自从失去了左手,我在赌桌上就从来都没有赢过了。”

    “哈哈哈!”七脚得意的大笑起来,“原来你不知道吗?这位前辈可是很久都未尝一胜了!你竟然寄希望于他?”

    “够了!”鬼名丸突然出声,“此时还不是你嚣张的时候!”

    话虽如此,可是鬼名丸脸上还是隐蔽的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来。他是知道三通法守这个人的,说话如铁钉入木,只要自己这场赌局赢了,那不仅灵童是自己的,这少年手下的控梦之鬼应该也会被自己收下,今天真的是太幸运了!

    “这……”袁凡顿时语塞,本以为自己这边来了一尊大神,谁成想竟然是个百战不胜的衰神!

    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如果他们说得是真的,那这一大一小是指望不上了,还得靠自己。

    想到这里,袁凡终于把注意力移回自己的牌上,结果这么一看,气得他差点把牌扔出去!

    虽然麻牌他不会玩,可是麻将他还是懂一点的,自己现在这一手的牌那可真的是三七不靠,别说对子了,连个三连的牌都没有。

    袁凡抬眼一看,果然,大家都隐藏很深,三通法守和七脚的表情古水不波,看不出牌的好坏,而董小东……看到他望着牌发愣的样子,估计还没明白自己在干嘛呢。

    袁凡暗道:“袁凡,稳定一下情绪,虽然牌差,可是这只能决定起点,想要赢主要还是看打法套路,只要我精心运营,很快牌型就会好起来的。”

    “该你出牌了!”七脚突然提醒到。

    袁凡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打出一张最没用的牌,“方片……4!”

    “嘛守!”七脚大喊了一声。

    袁凡倒吸了一口气,什么玩意?刚刚在教规则的时候就说了,“嘛守”的意思,就相当于麻将里的“胡了”!敢情自己刚出一轮牌就点炮了?

    七脚把手里的牌翻开,果然,整齐的一手方片牌,就差桌面上那张不起眼的方片4!

    出师不利,袁凡这边的气氛就变得有些沉默了。

    第二局,袁凡小心翼翼,三通法守墨守陈规,可是……

    “啊哈哈哈!小朋友!我看好你!”七脚得意的把董小东随意扔出来的一张牌拿在手里,“嘛守!”

    “嘛守!”“嘛守!”“嘛手!”

    一时间,赌桌上“嘛守”声不断,不过可惜的是,这声音都来自同一个人,那就是现在得意忘形的七脚。

    “可恶,就算是你实力强,也不可能每一把都赢啊!不会是出老千吧?!”袁凡不忿道。

    “年轻人,可不要瞎说。”七脚嘿嘿一笑,“自己实力不行,却要怪别人用了不正当的方法,这就是你们这一代人的通病。为什么就不承认自己比别人弱呢?”

    袁凡一阵无语,自己只不过抱怨一句,这人竟然以长辈的口吻开始说教起来,真是莫名其妙。

    “他的确没有作弊,”三通法守开口。

    “可是如果这样的话……”袁凡低声道,“他的运气也实在是太好了吧,每把的牌都那么逆天,根本不需要技术了。”

    三通法守一边等着发牌,一边缓缓的说道:“赌,其实是一种气运,能够掌握起运的流向,就可以受到所谓幸运女神的照顾。”

    “幸运女神?”袁凡皱眉。

    “可以这么说,”三通法守,“所谓我的手有什么幸运女神的眷顾,根本就没有那回事儿,只不过是我掌握了气运的流向而已。”

    袁凡一脸迷惑,他这么说就更玄乎了,还不如女神之手来的实在。

    “那怎么能掌握气运?”袁凡问道,“你应该很有经验吧?”

    三通法守摇了摇头,“自从失去了左手,我已经找了很多年了,至今还没有重新掌握我。”

    “哈哈哈!”七脚大笑,“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你失去了幸运女神眷恋之手?后悔已经晚了,今天我会让你们输的裤子都不剩!”

    他一得意,就把在这几年在三流赌场的常用的浑话说了出来,虽然欠揍,可是势比人强,袁凡只能用眼神徒劳的对抗他,然而并没什么实质用处。

    “嘛守!”

    “嘛守!”

    在接连的嘛守下,袁凡的脸色越来越沉,反倒是三通法守和董小冬面色如常。看到董小冬一副天真的样子,袁凡不禁感慨,无知真的是一种幸福啊!

    “呵呵,你们快要山穷水尽了吧?”七脚得意的笑。

    “开什么玩笑!想要赢我们,还早着……”

    袁凡突然停住了话头,低下头去,望向自己的手。在他的手心里,最后一枚筹码正静静的躺在那里,筹码上的小丑的脸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