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71章 如实交代!

目录:乡村小医仙| 作者:北秋| 类别:散文诗词

    ♂

    顿了一下,秦凡接着道:我听说驯服金蚕蛊,必须要用红帽草做药引,辅以其他药材做功德汤。”

    “你那几味药弄好了没有?要是没有的话,我来帮你弄。”

    胡老仙儿一听摇头笑着说道:“秦老师真是谢谢你了,不过不用了,除了这矮骡子,其他的药材就好找了,再说其实那些药材我都弄好了。”

    秦凡哦的一声点头笑了笑。

    这时候胡老仙歪头看了一眼秦凡。

    旋即他这才说道:“秦老师,我胡老仙儿怎么着也是言而有信的人。”

    “那咱就按照之前交易说的那样,你现在把矮骡子弄到了,我应该向你和盘托出一些事儿。”

    秦凡一听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对方,示意继续。

    接着胡老仙儿起身,然后啪的关上房门。

    旋即他这才开始向秦凡说了一些事儿。

    足足花了二十分钟,胡老仙儿这才跟秦凡算是差不多的交代完了。

    等说完以后,秦凡这才知道,胡老仙儿说的这些事儿,其实跟他以前想的那些事儿说的**不离十。

    胡老仙儿本来是方圆十里八村正儿八经的神婆,日子其实过得还算可以。

    不过他一直有个心愿,就是他想一直治好傻儿子的病。

    而唯一能治好的就是金蚕蛊。

    金蚕蛊作为蛊虫之王。

    吞服者须是一年四个鬼节出生之人,他的傻儿子肯定不行。

    而胡老仙儿正是鬼节出生的人,所以胡老仙儿吞服母亲留下来的金蚕蛊,想要把金蚕蛊驯服,治儿子的病。

    但是凭他现在的蛊术,压根不能制服金蚕蛊,而唯一压制金蚕蛊的便是功德汤。

    眼看着一年之期将至,若是再无法驯服金蚕蛊,胡老仙儿必须暴毙而亡。

    所以胡老仙儿焦灼之余,他亲自去抓矮骡子,结果连续抓了半个多月,别说抓到矮骡子,就是连毛都没看到。

    所以胡老仙儿都感觉麻痹的绝望了。

    突然一个多月前。

    村子附近的山沟出现碎尸,一个人被杀。

    胡老仙儿作为十里八村的神婆,也被警察请过去给超度一下。

    结果在现场,他发现了一个问题。

    他之前以为是矮骡子杀了人并且碎尸,但是他发现并不是。

    而且根据尸体旁边的一些东西,胡老仙一下子知道了是孙阿婆。

    蛊术这玩意儿虽然种类繁多,但其实是想通的,很多会蛊术的人看一下作案现场,知道是什么人干的。

    正当他纠结要不要告诉警察的时候,陈小宝忽然请他去孙阿婆家里。

    胡老仙儿想了一下,然后去了。

    孙阿婆便直接跟他说了一下,意思是这事儿让他别出声就行,以后发生了啥事儿,他也当做不知道。

    然后她说她儿子陈大河以前在山里遇到过矮骡子,她知道哪儿有矮骡子。

    到时候会帮着孙老仙儿找矮骡子,然后制功德汤。

    那会儿胡老仙儿一听肯定心动了,所以他直接点头答应了孙阿婆的要求。

    后来包括后边发生的事儿,其实都是孙阿婆一手弄得。

    胡老仙儿虽然知道这些事儿,但是他良心不安之余,只能忍着不吭声,当啥事儿没发生。

    说完,胡老仙儿哎的叹口气。

    他这才扭头看着秦凡说道:“兄弟,不瞒你说,其实之前孙阿婆派小鬼去杀你的时候,我还劝过孙阿婆,但是她并不听我的,我也没办法。”

    秦凡点了点头没说话,对方说这,其实他还是相信的。

    看着秦凡不说话,这时候胡老仙儿扭头看着秦凡问道:“兄弟,你还有啥想问的?”

    秦凡拿起茶杯嘬了一口茶,他这才扭头问道:“叔,那你应该知道那把钥匙的事儿吧?”

    顿了一下,秦凡接着道:“还有一个多月前,杀的那个人你应该也认识吧?”

    他在之前卧底的资料里,看到胡老仙儿这个名字,所以秦凡想着他们两个应该认识的。

    胡老仙儿歪头看了看秦凡。

    旋即他点头有些可惜道:“没错,那个小伙子我认识,挺可惜的,他虽然不及你那么有本事儿,但是小伙子人挺好的,没事儿经常在周围几个村子做点小生意。”

    说着他摇摇头说道:“可惜最终还是被孙阿婆给弄死了。”

    “那钥匙呢?”秦凡皱眉问道。

    胡老仙儿身子往后一靠。

    他若有所思的点头说道:“是呀,钥匙的事儿我也是略有耳闻,但是这事儿我真的不太清楚,孙阿婆也没跟我多说。”

    说完胡老仙儿转头叮嘱道:“小秦呐,孙阿婆这个人厉害啊,你可要当心。”

    秦凡哦的点了点头,旋即他皱眉问道:“叔,我再问你一句话啊,你跟我老实说一下。”

    看着对方没吭声,秦凡接着问道:“陈大河之所以会成为傻子,是不是你从中捣鬼的?”

    一听秦凡这么说,胡老仙儿既没点头,也没摇头,他从桌旁拿起一支烟,递给秦凡,不过秦凡摇头说不用。

    然后胡老仙儿也没客气,旋即自个砸在嘴里。

    火柴嘶的一下子哗啦一声,吧嗒吧嗒抽了两口。

    他这才接着道:“这事儿其实到现在都有些愧疚,我挺对不起县城那个人的。”

    秦凡一听知道对方说的就是杨力。

    胡老仙儿之前对杨大河说自个儿子是傻子,一直怀恨在心,借助杨力的手,一棍子把陈大河给敲成了傻子。

    然后孙阿婆对杨力怀恨在心,用蛊术让杨力的妻儿出了车祸死绝。

    一想到杨力背锅,秦凡想想都觉得难受。

    顿时秦凡这才起身说道:“那我知道了叔。”

    顿了一下,秦凡再度问道:“最后一个问题叔,那个小鬼的尸体到底在哪儿?是不是孙阿婆床下埋的就是孩子的尸体?”

    他前几天在孙阿婆房子的香炉里看到了小鬼,但是尸体秦凡并没有找到。

    胡老仙儿冲着秦凡苦涩一笑说道:“兄弟,你还是厉害啊,这都能看出来下边是尸体”

    一听这家伙这么说,秦凡心里明白了,他笑了笑说道:“叔谢谢你,那我知道了。”

    说着他指着矮骡子说道:“咱们这个交易算是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