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目录:从龙记| 作者:越人歌| 类别:都市言情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莫辰没有纠缠她真正的身世,总之,玲珑怎么正好被师父捡到,成了回流山的徒弟,这其中只怕不是巧合可以一语带过的。在北府城她遇到的祸事,现在想来,也应该不是偶然。

    “跟我走。”

    玲珑顿了一下问:“去哪儿?”

    “去见师父。我不管你生身父母是谁,你现在又是谁的门下,修的谁家功法。师父收留你,教养你,这么些年来付出的心血,你招呼不打一声就走,你对得住师父吗?”

    “不,”玲珑脱口而出,朝后退了一步,她抬起头的时候,有些尖削的下巴和凸起的颧骨在烛影下看起来就象陡峭的悬壁:“我不去。”

    “你不去?”

    莫辰的声音并不高,起码,没有玲珑那么高。

    可晓冬从他声音里听出了压抑的怒火。

    晓冬也觉得师姐过分了。

    她身世复杂,离开师门肯定也是有苦衷,可是翟师兄现在这情形,说死算不上,说活也不对,看上去能走动,会喘气,如同活尸,难道不是受她连累?师父对她有养育授业之恩,她一声不响的叛门而去,难道去见师父一面,认个错赔个罪,师父还能杀了她不成?

    “我不能去。”玲珑声音干涩:“我有不少仇家,就算是昔日魔尊旧部现在也都巴不得我死,现在我跟回流山没有一点儿关系,不能让回流山、让师父因为我而沾染污名。”

    “师父不会在乎这个。”

    玲珑摇头,过了半晌才轻声说:“我没脸见师父。”

    这是她的心里话,可莫辰和晓冬觉得这不是理由。

    玲珑看着大师兄,眼前大师兄一如过往,还有小师弟,虽然入门时日短,但是情谊却不浅。

    似乎有太多的委屈,但是从北府城开始,路是她自己选的,从她迈出去第一步的时候,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她回不了头了。当时她还想着,只要弄到了让翟师兄恢复的方法,自己就立刻抽身,她不愿意作恶,谁能拉着她的去杀人?

    但是真的沾了手,她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哪怕你手上沾了一滴人血,就再也抹不掉,走不脱了。道心已毁,她回不了头了。

    夜深无人之时她也问自己,后悔吗?

    她跟自己说,不后悔。

    因为后悔也晚了。既然后悔无用,那何必多想?

    清醒的时候她从来不后悔。

    可是入睡之后,她却总是在梦里回到回流山上。春天里一簇簇山茶杜鹃漫山遍野的盛开,秋季时山里总是有许多许多成熟的果子,大大小小,有的认识,有的叫不名字,酸酸甜甜的,吃着好吃,还能酿酒……

    但是每一次醒来的时候她才想起,她不能再回去了。

    僵持了一会儿,莫辰先做了让步。

    玲珑的性格他太清楚了,他还不想把她逼到绝路。

    如果他再坚持,玲珑说不定做出死也不肯再面对师父的事。

    “你们来谢家庄做什么?”

    “为了暖泉。”玲珑暗自松了口气,老老实实的回答:“前不久文辉为了保护我受了伤,神魂也……”

    “那你弄到了令牌没有?”

    玲珑摇了摇头。

    莫辰朝她摊开了手,几面令牌整整齐齐的码在他手掌上:“拿去吧,不过用的时候别让旁人碰见。”

    玲珑怔了一下,眼里迸射出又惊又喜的光亮,不过她没有马上伸手来接,有些迟疑的问:“大师兄,这些牌子哪里来的?”

    莫辰明白她的顾虑:“原本是师父替我和小师弟求的,不过眼下我们用不上了,还剩这几块,你拿去吧。”

    玲珑犹豫了下,将令牌接了过去。

    “我们应该还会在这里停留两三日,如果你想通了,就来找我们。”

    玲珑低头应了一声。

    晓冬觉得她不会来。

    师姐性子太倔了。再说,只有她一个,她或许会回来的。可是翟师兄现在这样,看着就象魔道中人炼尸驱魔的活证,不知道师姐是怎么把他带到谢家庄上的,要是让人看见了,普通人只怕能活活吓晕,修道之人见了,一定喊打喊杀非把他灭了不可。

    他们出了门晓冬觉得有点懵。

    “师兄,咱们就这么走了?”

    师姐现在的境况不妙,翟师兄就更不用说了,怎么也该把他们带回去啊。要是玲珑师姐再跑了,下回未必有那么好的运气再碰见他们。天下之在,可上哪里去找人呢?

    莫辰看了一眼晓冬。

    “说到底,她和陈敬之不一样。陈敬之心术不正,所作所为当得上欺师灭祖四个字。但是玲珑她……她是身不由己的。”

    “我知道,我没说要把师姐捉拿回去问罪。我是放心不下……”

    “她不会回来了。”

    即使是至亲、师徒、手足……可是谁也没有办法替旁人决定人生道路,更不可能替旁人去面对一切。

    晓冬闷闷的跟在莫辰身后,等走了一段路才发现这似乎不是回去的路。

    大师兄当然是不会迷路的!

    那他们这是上哪里去?

    答应马上就出现在眼前,大师兄带着进了一间偏厅,厅里三三两两倒是坐了十来年人,看打扮都是修道之人。莫辰与晓冬走进厅门的时候,大多数人转过头来,看到他们的装束之后,有人漠不关心的转过头,靠厅角的一个人站起身来,面露喜色朝他们招了招手:“莫兄。”

    原来这儿有大师兄认识的人。

    那人起身相迎,招呼他们俩坐下。

    “这是云师弟,”莫辰说:“这位是萧誉友萧兄。”

    啊,这人晓冬知道。师兄上次收到的信就是他送来的,上面有不少消息和杂闻。师兄说这人修为虽然不高,但消息特别灵通,南来北往的事情很少有他不知道的。

    当时晓冬还好奇过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没想到在谢家庄意外碰见了。

    “我猜着你可能会来谢家庄,正好在庄里看见你留下常用的记号,就过来寻你。”莫辰显然与萧誉友交情不错,说的也不是客套话:“你几时到的?”

    “前天。”萧誉友生得黑黑瘦瘦的,其貌不扬,生着扔进人堆里就找不着的寻常相貌。他乐呵呵的说:“最近难得遇见场热闹,我本来是打算去凌云宗附近看看,经过谢家庄,顺便进来混吃混喝看热闹的。”

    他说得诙谐,晓冬也跟着乐。

    “瞧我这脑子,”萧誉友一拍脑门:“头次见云师弟我可不能没点表示。”他伸手在袖子里掏了又掏,摸出来一个巴掌大的布袋:“这个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一个小玩意儿,拿着把玩解闷吧。”

    晓冬看了一眼大师兄,才伸手接过来,向萧誉友道了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