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融合逆元

目录:凌逆苍穹| 作者:叶孤乘| 类别:玄幻魔法

    吴晨感到十分震惊,这竟然是朱焱帝国始祖皇者朱昭南的亲笔著作,想必威势一定可怖,修炼起来也一定会比寻常功法更难。

    “二哥你想好了吗?这个《狱炎破》貌似也很不错,起码现在学起来比不算难,要是选这《焚典》的话,很可能一无所得。”

    吴晨思忖半晌,摇头道:“你们仔细分析过索引中的话吗?‘炼器炼药,炉鼎为尊’,这功法若是初入门径的话,说不定能掌握炼药炼器之法,成为帝国众人敬佩的炼药师或是炼器师!”

    “炼药师!”江啸侧目,体术流修者最需要疗伤药!

    “炼器师!”邢顺意动,精通身法的修者最喜欢以暗器偷袭对方!

    三人来到了门口,老者将三人姓名以及借走的功法一一记录下来,甚至多看了三人一眼,道:“年轻人好高骛远,不知这种功法修行有多难,希望不会让自己失望。”

    “多谢老伯提醒。”吴晨三人行礼毕,随即离开了灵技阁。

    “三个有趣的小家伙,但愿能学有所成,蓝家已经很久没人修成这三部功法了。”老者喃喃自语道。

    半个时辰过后,木门“吱嘎”一声开了。

    “选好了?就这本《狱炎破》?”老者问道。

    “可恶的吴晨,早晚会狠狠教训你!”少年心中怒骂,向老者行礼毕,带着这本《狱炎破》离开了灵技阁。

    ……

    砰砰砰!

    后院山林之中不时传来炸响之声,一名少年身材颀长,*着上身,双臂一遍一遍重重的轰击着参天古树,不时有木屑四溅飞起。

    远处的江啸和邢顺同时皱眉,就连更远处的王彪也是看向远方。

    “二哥这是怎么了?跟谁有仇?”邢顺疑惑道。

    “周岩!周岐!周林!周鹏!”吴晨那双覆盖火焰的双拳轰击着粗壮的树干,那一个个恶毒狠戾的面孔不时浮现在眼前。嘲笑声、辱骂声、轻蔑声,在吴晨的耳旁回响。

    “小杂种,给我滚出来!”

    “你敢抗命?”

    “此子不除,后患无穷!”

    砰砰砰!

    “好好看着吧周岩,我吴晨总有一天会再回周府,做个了断!”吴晨挥汗如雨,青筋暴起,他现在的疯狂程度就连江啸都为之惊讶。

    半晌,吴晨累得精疲力竭,倚靠在一颗大树下大口喘气,汗水已湿透全身,可他此刻心中尽是快意。

    “我靠,二哥你怎么了?是不是肾透支了?”邢顺见状连忙跑了过来,同江啸将吴晨扶向府宅。

    “滚蛋,我还能走。”吴晨笑骂了一句,无论场面多么严肃,最先缓和气氛的人总是邢顺。

    “晨弟,日后你若是有什么麻烦事要做个了断,只管告诉我们。”江啸道。经这些日子的相处,江啸虽然话语还是很少,却已经把吴晨和邢顺看成弟弟一般,互相信任帮助。

    吴晨微微动容看向江啸道:“你们先回去吧,我歇一会儿就没事了。”

    二人见状各自回到了自己房舍中。

    “隔空摄物!”吴晨大喝一声,灵力自手阳明经中暴涌而出,一座直径五尺的木盆立刻被吴晨牵掣过来,滑到室内中央。

    半晌之后吴晨全身*躺在木盆之中,任由热水浸泡着满是汗臭的身躯,一股惬意的感觉旋即袭遍全身,舒服的吴晨全身毛孔舒展开来。

    “我的水灵元基又强大了一分。”吴晨暗喜,这些天由于和江啸邢顺住在同一间屋内,吴晨根本就未曾释放过水之灵力,今日时机已到,想要试看一番,水之灵力会不会是另一番景象?

    “凝!”

    吴晨低喝,蓝色气息立即从热水之中升腾而出,瞬间灌入吴晨体内元基之上,肾脏内那蓝色气息快速旋转,顺延着手阳明经破体而出。

    噗呲!

    一杆水柱从食指爆射而出,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弧线,最后落地,那情形,竟与常人小解一般无二!

    “哈哈!”吴晨大喜,尽管动作难看,操作起来也很生疏,但毫无疑问,吴晨第一次施放水之灵力,是以成功而告终。

    “如果左指水箭,右手火花,让两者慢慢结合,会是怎样的一番情形?”吴晨激动万分,冒出了一个胆大包天的想法。

    “如果两种元基同时施放灵技,从一条经脉之中导出,势必会引起剧烈反噬。”吴晨思索道:“倘若第二种灵力从任脉巡行,再从手阳明经那几处穴位导出,能否有意外收获?”

    吴晨按捺住内心的兴奋,心意一动,神阙穴内两种气息立刻卷动起来,灵台震动,灵溪荡漾,心火肾水各自喷薄灵力。

    “火来!”

    吴晨左手一招,火之灵力自元基之内涌出,经过心火淬炼,精纯之力翻倍提升,灵力循行手阳明经,自左手商阳穴内爆射而出。

    噗!

    一缕赤红火花旋即在食指指尖跳动,分外精纯。

    “水来!”

    吴晨右手一招,水之灵力同样涌出,经过肾水淬炼,循行任脉十二处穴道,随后从足阳明经起点右侧四处大穴内循行一次,从右手食指内快速射出。

    “接下来是最危险的一步。”吴晨凝神屏息,左手火焰跳动,右手水箭喷射,他小心翼翼的将左右食指缓慢对碰了过去。

    事实上现在的水箭火花,已经不属于外界自然物质,它们携带着吴晨元基内的气息,可以说是有了一点灵智,两者相碰,等同于体内两种元基再次对撞。

    二者刚刚接触,先是轻微的嘶嘶声传出,像是火舌在舔着锅内最后一点儿水珠,随后二者在吴晨兴奋地目光中竟然缓缓融合在了一起。

    吴晨的笑容瞬间凝固了,携带着吴晨本体生命力的水箭火花,融合之后迅速成型,化为一个急速旋转,能有龙眼大小的品红色圆球。这圆球外面是水体,水珠在上面不停迸溅,圆球内部却是火焰,躁动般的狂猛乱撞。

    “可怕的逆元之力!”品红圆球猛地脱离吴晨手掌,飘在半空,发出怪异之音,好似癞蛤蟆发出咕咕的声音。

    “经脉!”吴晨勃然变色,手阳明经、足阳明经、任脉共计五条经脉此刻骤然紧绷,血液竟然生生停止流动,疼得吴晨直接跪倒在水盆中,三种经络,共计五条经脉,竟然陷入痉挛状态!

    “嗬……啊……”汗水大滴大滴坠落,吴晨竟然无法全力张开嘴巴,甚至不能大声喊叫,仅仅是发出无力般的低吟。

    他艰难的抬起头,注视着悬浮在半空的“杰作”,生死时刻眸中居然还闪过一丝期待。

    外界灵气大量涌进圆球之中,其中有八成是赤红色气息,两成是蓝色气息,随后圆球急速膨胀,直径居然有三尺大小!那种蛤蟆一般的怪叫也是愈来愈烈。

    嘭!

    品红色圆球再不能维持平衡,彻底爆炸开来,一时间整个室内竟然下起了漫天火雨,坠落在屋内各处。一股巨大的气浪从爆炸中心向四周迅速席卷起来。

    木屑四溅、门墙破碎、砖石掀飞,浑身*的吴晨则是被撞飞在烟尘下的角落里,涕泗横流。

    “咳咳!二哥你干了什么?”邢顺江啸听到剧烈声响连忙冲了进来,屋内尽是烟尘,味道呛人。

    “好可怕的劲气!”江啸在迷雾中四处扫视,蓦然看到吴晨倒在角落里,浑身*。

    “我靠!二哥,你……你在干什么?这么妖娆!”邢顺难以置信道。

    “别废话了,快把晨弟抬到床上。”江啸急声道,一包一包聚气散倒入吴晨口中,仍不见起色。

    “他的经脉居然在剧烈跳动!”邢顺惊声道。

    “封住他的气海大穴,我来替他输送灵力!”江啸盘膝坐在吴晨身后,双掌贴在吴晨背上,滚滚灵力倾数灌入吴晨体内。

    “要不然请长老来治疗吧。”邢顺担忧道。

    “不可!”江啸摇头:“这是晨弟一个人的秘密,若被更多人知晓,说不定会引来杀身之祸。晨弟向来命大,这次也会安然无恙,扶他歇息吧。”

    吴晨陷入了昏迷。

    ……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

    无穷无尽的山峦起伏不定,茫茫林海之中,有一处小型湖泊,一个少女明眸皓齿,身姿动人,站在一座满是泛黄蓬蒿的丘陵上,她的笑容仿佛一弯清水,与丘陵下方的湖泊一样清澈而迷人,眼中光彩熠熠的看着前方。

    “少年郎,你是一个人迷路才走到这里的吧?你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了?”

    山下的少年看只有四岁,肉嘟嘟的小脸上红扑扑的煞是可爱,他独自一人站在丘陵荒草的缓坡上,面对着少女的疑问,也不害怕,回答道:“我叫吴晨,今年四岁。”

    “吴晨?这个名字太普通了,少年郎,你的父母没和你在一起吗?”

    “我不知道,从我懂事的时候起就没看见过他们。”少年睁大眼睛摇头。

    “这样啊,那你一定很孤独,没有爹娘疼爱,那滋味一定很难受吧?”

    “我有爷爷,爷爷对我最好了。那姐姐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少女缓缓捋开额前十分美丽的赤红色秀发,三角明眸与生俱来带着醉人的眼波,半晌她才局促道:“我叫殷柔。”

    “殷柔,好美的名字,你真漂亮,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姐姐。”少年浅浅的眉毛笑成了两弯月牙。

    少女闻言在心中偷笑道:“咯咯,小滑头,嘴还真甜,不过我已经在这世上生活了一百年,在我们家族里确实要算的上年龄最小的女孩儿,不过对你来说我可是比你的奶奶还要老了啊,嘻嘻。”

    “小弟弟真会说笑,你快走吧,这茫茫群山之中经常有强大的妖兽出没,你快去找你爷爷一起下山离开这里。”

    “强大的妖兽?没有关系,爷爷他很厉害,任何妖兽都不是爷爷的对手。”少年攥紧了小拳头,自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