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千月镇,再见

目录:凌逆苍穹| 作者:叶孤乘| 类别:玄幻魔法

    荀宁表面上装作高兴,心里早已把吴晨问候了一万遍,从今天起,他荀宁便会被人在背后指手画脚,说自己软弱无能,自己的女人被人抢走,而这一切,都来自那个叫吴晨的家伙。

    “贱人,你们两个一定有奸情!要不然他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我与你从小青梅竹马,他才来一年你们俩就行交媾之事!本少爷以后一定要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处子之身!”荀宁一边行对拜礼,一边看着盖头下的蓝薇,心机婊的本性暴露无疑,顿时狠毒的暗忖道。

    “我吃,我吃,老子我狂吃!”邢顺左手攥着一个猪蹄,右手端起一碗燕窝粥,喀嚓一口咬下皮肉,再哧溜一声喝口燕窝,脸上的表情异常狰狞,还骂道:“二哥,你放心,老弟帮你吃穷荀家的财产,你赶紧逃吧。”

    江啸懒得去看邢顺的吃相,而是担忧道:“晨弟向来理智,不想今日这么冲动,真没想到他对大小姐如此动情。晨弟替我灭掉纪家,我江啸就是拼死也要保护晨弟!”

    “想那么多也没用。”邢顺大快朵颐道:“大哥你放心,二哥是凝息强者,就咱们这点儿帮助也是微乎其微,更何况荀裕已经回来了,看他们那表情,二哥铁定是安然无恙,你就放心吧。”

    江啸点了点头,陷入沉思当中。

    直到入夜,蓝家上下才打道回府,蓝伯炀三人更是满身疲倦,看不出到底是高兴还是担忧。

    “大哥,你说吴晨小子还会再回来吗?”蓝季焜问道。

    蓝灵儿被荀家那些少年如狼似虎的看了一天,顿时没好气道:“晨哥哥一定会回来,早晚会把堂姐救出来!”

    “休得胡说!”蓝季焜连忙呵斥道。

    府中下人连忙开门,迎接蓝家队伍进府,江啸和邢顺也是昏昏欲睡,回到府中倒床便睡。

    晨曦到来,翌日清晨,蓝府后山一如既往的传出呼喝之声,噼啪作响。

    蓝府修者迷迷糊糊中循声而来,仰望后山不由得连连大惊道:“是吴晨,他怎么回来了?他还敢回来?”

    听到众人的惊呼声,吴晨这才收起动作,将早已收拾好的包袱和漆水玄棍挂在肩背上,向下走去。

    蓝灵儿跑出来,当着众人面前直接就是一把抱住吴晨,皱眉道:“晨哥哥,你要走吗?蓝家这里不好吗?”

    蓝伯炀三人也已经来到后山,也知道以现在的状况,这里必定留不住吴晨了。倘若被荀家知晓,蓝伯炀和荀裕的关系必然会恶化。

    “大哥!你真的要离开蓝府吗?”

    “晨弟!”

    邢顺和江啸也是急忙冲了过来,吴晨突然出现在后山,这让他们非常惊讶,又见他带着包袱,因此急声询问,不放心道。

    吴晨推开怀中的丫头,揉了揉小脑袋,对着二人说道:“我早就想去云桑县城历练一番,也好不让家主为难。至于你们,什么时候突破成为凝息强者,什么时候再去县城里找我吧,毕竟那里强者如云,处处危险。”

    蓝叔焕闻言点了点头道:“吴晨,昨日之事我等不再追究,只是你已经触怒到了荀家主,去县城历练,既能躲避荀家的追杀,又能历练一番,对你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老夫身为蓝家炼药师,自己写了一部介绍炼药法门的书,你小子不嫌弃的话就收下吧。”说完蓝叔焕从怀中掏出一本蓝色小册子,递给了吴晨。

    “那就多谢二长老了。”吴晨又不是傻子,蓝叔焕作为蓝家二品炼药师,炼药的经验肯定比自己强上许多,至少有了这本书可以让自己以后少走些弯路。

    蓝季焜也是叹息道:“这一年来你小子变强了不少,你两次拯救了蓝府,老夫对你感激不尽。可是你小子太莽撞了啊,老夫还打算以后把灵儿许配给你呢,啧啧,可惜了,与荀家上下为敌,不智啊。”

    “爷爷……”听到蓝季焜戳破了自己的想法,蓝灵儿闻言俏脸上浮现一抹醉人的酒红之色,娇嗔道。

    吴晨看了一眼蓝灵儿,心道这老头子也挺不正经。随即摇头笑道:“多谢三长老看重,不过现在吴晨是荀家公敌,我不会让你们蓝家上下为难,我也不会在此久留,此行必须要离开了,日后等我再回到千月镇之时,荀裕也奈何不了我。”说完吴晨看了蓝伯炀一眼,带着深意。

    蓝伯炀面色郑重的看着吴晨,说实话无论是秉性还是实力,吴晨都要比荀宁要好,只是吴晨是孑然一身,难以让他中意,也许这就是每个家主的无奈,更是每个家主根深蒂固的劣性,那就是在他们的眼中,只有家族的利益,才是第一。

    “吴晨,你在我蓝家生活了一年,带给了蓝家上下太多震撼。你对蓝薇如此心意,老夫很感激你,但是在这件事上希望你能明白老夫的苦衷。老夫送你几件东西吧,算是饯别之礼,也不枉你是我蓝家精英弟子了。”

    吴晨点了点头,他不恨蓝伯炀,只是在蓝薇这件事上对他很失望,仅此而已。他相信,日后他的实力足以强过荀裕之时,蓝伯炀一定会对自己刮目相看。

    “三粒混元丹,一粒阳灵丹,一把枫叶斩,这些东西,对一个城镇小家主来说,已经算是珍贵的东西了。”吴晨有些意外的看着蓝伯炀,没想到后者会赠送给自己如此珍贵的几件东西。

    这枫叶斩颜色好似枫叶,外表看去就是一把青木太刀,长三尺,宽三寸,是一件木属性的黄阶上级灵器,不过其中的奥义也只有自己日后慢慢琢磨了。

    “拿着吧,算是老夫对你的奖赏。”蓝伯炀淡笑,笑容之中带着复杂的意味,他总觉得像是亏欠吴晨什么,却没有开口,也不能开口,因为他是蓝家家主。蓝家的安危曾经被吴晨拯救过两次,和家族存亡相比,这点东西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对了,云桑县城距离这里足有五百里远,步行的话耗时又费力。三弟,去把那匹最雄壮的麟马牵过来。”蓝伯炀笑道。

    不一会儿,一匹高大雄骏的麟马被蓝季焜牵来,吴晨顿时欣喜万分,忍不住抚摸着麟马的鬃毛。

    “小子,送你了,也好帮你省了不少脚力。”蓝叔焕道。

    吴晨牵过麟马,脑海中忽然闪过这样一幅画面:

    “吴晨兄弟,你看到了吗?”蓝渊问道。

    “看到了什么?”吴晨不解道。

    蓝渊伸出食指,目望苍天,悠悠道:“今天的黎明,注定更加鲜红。”

    ……

    “真想念蓝渊呐。”吴晨仰望天空,今天的太阳一样的鲜红,仿佛那一天蓝渊对自己所说的一样,仿佛昔日里两人对战的画面还在浮现,那小子还在冲着他笑一般,和荀宁的虚伪不同,蓝渊的性格才是真正的君子。可惜,他已经战死了。

    蓝伯炀几人黯然,蓝家经此大战府中只剩下二百余人,元气大伤,好在蓝伯炀得重明鸟帮助,实力在通灵四阶,无形中为家族增加了不少实力。

    “周家,我吴晨终有一日还会再回去!”吴晨暗道。周岐是自己的仇人,看在周涛和周玉婷两个孩子的份儿上,吴晨不会杀周岐,但一定要废掉他的元基!

    周家,已没什么让他可以留恋的地方,那里,除了教会他隐忍和坚毅之外,留下的全是欺辱、嘲讽和轻蔑。就连周朝奉吴晨也已经心灰意冷,有朝一日,吴晨必定再回周家,用实力让周家所有人后悔!

    至于荀家,日后吴晨必要踏平,一想到蓝薇要嫁给那个虚伪阴险的荀宁,想到荀裕不惜倚老卖老,亲自出手要杀自己,吴晨更是杀机凛然!

    半个时辰后,吴晨的包袱里已经塞满了灵币和低级功法,在众人那不舍的目光中,吴晨握紧了缰绳,开始和众人作别。

    “晨哥哥,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蓝灵儿担忧道。

    “晨弟,江湖险恶,万分小心!”江啸言语最少,直接道。

    “二哥,我们兄弟会去找你的!”邢顺大叫道。

    吴晨看向两个兄弟,爽朗一笑道:“你们两个小子可要早些前往云桑县,别让我小瞧了你们啊,哈哈。”

    蓝伯炀三人、蓝陵、蓝一鸣等年轻子弟,甚至府中下人也是挥手送别,这一年来吴晨带给他们的震撼太多了。

    暂时不去想昨天的事情,吴晨突然发现在蓝家这一年里带给了自己很多的美好:三兄弟修炼、得到蓝陵帮助去蓝家后宅炼药、和蓝薇一起看日出、和重明鸟相熟,往日的欢笑、辛苦的日子就好像历历在目,不可磨灭。

    “那就暂时忘掉千月镇吧,以后的路还长着呢,千月镇,再见了。云桑县城,老子来了!”受重明鸟的影响,现在吴晨也喜欢上这个称谓了。

    缘分无尽,聚散有时,每一次离开都是为了更好地再见,难道不是吗?

    春晖正好,长路漫漫,一人一骑,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