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上官仇的报复

目录:凌逆苍穹| 作者:叶孤乘| 类别:玄幻魔法

    这两日天空一直都是阴测测的,空气中尽是闷不过气的热风,令人窒息的气氛笼罩着大地,所有植被都在阳光下疲倦的生长,恹恹不振,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使人徒生一丝烦闷的心情。

    炼药盟上下也是暂时放弃了修炼丹药而把修炼作为了首要任务,为了防卫炼器盟前来报复,已经有百余人选择偷偷地永远离开炼药盟,躲避灾难去了。

    至于那些剩下的弟子,又有九成在不停埋怨陈尧和吴晨,若不是吴晨杀了马野的基友郑龙兄弟,就不会与陈尧发生冲突,若不是陈尧扇出那三道凶横的耳光,就不会引起马野的仇恨。之所以还留在这里,是因为许多人还留恋着这里的资源,留恋着肩上那金黄色的药鼎。

    第三日清晨……

    就在所有人都放松警惕,以为时隔两天,炼器盟不会再有人来报复的时候,一声巨响霍然从炼药盟正门处传出。

    砰!

    足有三丈高的朱红色的玄铁大门被人一脚强行踹开,轰的一声断做数截,响声震天。

    “拦住他!”

    十几名红甲卫士从大门周围快速集结,清一色手持朱红色九尺长枪,将这名中年男子半圆形围拢起来。

    中年男子一头赤发只有五寸长许,在其上面居然有点点火焰在缓缓跳动,风一吹过,好似一片火海,十分诡异。

    这男子双眉细长,眼角上翘的很高,身高足有九尺,却并非挺拔笔直,反倒有些佝偻。

    看着男子脸上那天生一副阴鹫狠毒的神情,这些红甲卫士无不双腿战栗,这人他们当然见过,上一次两方会盟,此人便来过一次,给所有人都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上官仇!”

    红甲卫士的队长失声惊骇,颤抖道:“果真来报复了吗?炼药盟要遭殃了啊。”

    上官仇双手抱胸,一头猩红色的长发尤为醒目,几乎是用轻蔑的眼光看着这些人,淡淡的笑道:“都给我滚远点儿,不想死的话现在就离开这里。”

    红甲卫士们纷纷咬牙,守卫炼药盟是他们的职责,这些盔甲和长枪更是他们引以为傲的灵器,作为一名卫士,危难之际就这么走了必会被人嘲笑,这是他们的耻辱。

    “混蛋,我跟你拼了!”两名红甲卫士发声怒喊,挺起长枪暴刺过去,尖锐的破风之音显得十分刺耳。

    “找死啊。”上官仇嘴角上翘,细小的眼中闪过一丝残忍的光芒,身形突然一闪竟是毫不费力的躲开两人刁钻的刺击,下一刻直接来到两人身后,猛然摊开双臂并指如刀,狠狠地插进了两人的后背之中!

    噗嗤!

    两道血柱陡然喷射而出,大滴大滴粘稠的血花迸溅,上官仇还保持着躬身并指的姿势,两个手掌仿佛两把锋利无比的短刀,直接穿透那两个卫士的铠甲,狠狠地刺穿骨骼插进两人内脏之中,随后十指在两人腹中用力一勾。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从两名甲士口中传出,他们的心脏被上官仇用双手从背后生生抽取出来,像扔掉垃圾一般甩在地上,还在冒着热气。

    嗬……啊……

    两个人满嘴漾着血沫,背后两个大洞触目惊心,仿佛被上官仇抽走了灵魂一般,旋即无力地瘫软在青石砖地上,赤红色的长枪掷地有声,死后他们的瞳孔还是惊恐睁大的模样,仿佛一场噩梦。

    上官仇灵戒一动,直接将两把长枪连同铠甲收进灵戒之中,旋即那鲜血淋漓的双手再次抱胸,上翘的眼角撇着众人笑道:“还有谁不怕死的过来吧。”

    红甲卫士们早已拉响了警报,越来越多的甲士蜂拥而至,别看平日里炼药盟大小适宜都与他们无关,只负责守门护院,真要一旦危机关头,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出手,也好对得起自己在炼药盟丰厚的薪水。

    “后撤!”红甲队长无奈的苦笑一声:“你们不是他的对手,速速结阵,缩小阵型!”旋即又对一名甲士道:“速去通报盟主!”

    “凝息三段的卫士,还真不是一般的难缠。”上官仇一挥手,四面八方渐渐人潮涌动,笑声如浪,充斥着周围几里的空间。

    大街上不少行人都是躲得远远的,不敢挡其锋锐,至于平民更是紧闭门户,瑟瑟发抖,一次性出动两千余人的阵势,这是很多凡人都平生未见的场面。

    须臾,炼药盟门前已然聚集了百余名甲士,他们结成四方八极阵,阻挡在门口,希望能阻拦上官仇前进,然而一听到四面八方山呼海啸的声浪之时,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这次炼器盟到底出动了多少人?

    “吴晨,陈尧,全都给本少爷滚出来!”

    一千人群声势浩大,马野走在最前面,嘶声吼叫,镶着满口大金牙,脸上尽是恨意。那三个耳光,扇尽了两人之间的师徒情谊,扇尽了他所有的忍耐和图谋,扇尽了他所有的脸面,从小到大除了上官仇还没有任何人敢动他一根汗毛,而现在,他要陈尧丧命,让他付出沉痛的代价。

    他的牙齿,也是彻底被陈尧扇个精光,为了吃饭,他也只能镶嵌满口金牙。

    “嘿嘿,上官大人,这次您亲自动手,炼药盟必定会惨不忍睹,老弟有个不情之请,还希望能亲自杀掉那个小畜牲吴晨。”一名中年大汉脸庞黝黑,瓮声瓮气,满脸横肉笑起来颇为难看。

    “可以。”上官仇十分不屑,但碍于后者是一名执事,勉强开口道。

    “嘿嘿,那就多谢盟主大人了。”中年大汉兴奋地抡动几下肩上的宽刃大刀,似乎早已迫不及待要除掉吴晨一般。

    见到那百余名甲士仍然结阵,不曾后退丝毫,上官仇发丝上的火焰愈加醒目,不耐烦道:“一个不留,都杀了吧。”

    “是!”

    五名炼器盟的执事行礼毕,各自从背上抽出一件灵器,率领身后各自十名精英弟子长驱直入阵型之中。

    为首那名执事狼行虎步,*着上身,身躯足有一丈高大,粗壮有力的双臂挥舞着一根三千斤狼牙棒,对着大阵中那些甲士直接就是抡动过去。

    劲风呼啸,巨力骤发,面对那一股看似无形的坚固光幕,那缓缓游动的符文波动,*大汉毫不犹豫就是抡起狼牙棒,重重夯砸过去,又凶又狠。

    光幕剧烈嗡鸣,遥遥欲岁碎,一万斤的狼牙棒被这*大汉夯砸下来就是两万斤的力道,任凭百人阵法如何坚固,承受着可怕的一击也都不堪重负。

    “破碎吧!”

    大汉一声暴喝,赤红色的灵力波动从心脏之处游走上身,最后在双臂之间疾速凝聚,剧烈旋转,两道红芒从掌心猛然射出,那*上身的大汉突然高高跃起,一万斤的狼牙棒举重若轻,被他高高举过头顶,下一刻重重向着下方那光幕狠狠夯砸下来。

    嘭!

    光幕瞬间寸寸崩碎,符文崩飞,化作无数细小的尘埃降落下来,强劲的力道顺势而下,将最近十名甲士瞬间击打的骨肉粉碎,血雨迸溅。

    啊!

    其余甲士被这巨力瞬间崩飞,吐出鲜血,一脸震惊的看着这大汉。刺客大地轰轰震颤,摇晃了足足三个呼吸的时间。

    阵型溃散,*大汉满嘴狞笑,挥舞着那两丈长的巨型狼牙棒就要将甲士一个一个砸死。

    所有甲士都是满脸震悚,凝息巅峰的实力太强了,再加上那恐怖的狼牙棒,真是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

    “可恨,要死了吗?”红甲队长咬紧牙关,双眼欲裂,看着那一步一步走来扛着狼牙棒的*大汉,颤声道。

    “凝息四段,你是他们的首领吧?”赤身大汉肩扛狼牙棒,一步一步走向地上的红甲队长,沉声道:“你的性命到此为止了,死吧。”说完将狼牙棒高高举起,作势就要劈下。

    “这里不欢迎动武之人,滚吧。”

    就在那名大队长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之时,一道声音蓦然传出,一道赤红色的匹练波动直接轰击向赤身大汉,后者那精壮的皮肤上顿时满是火焰,疼痛传遍全身,大汉闷哼一声,万斤狼牙棒轰隆一声坠落大地,将青石砖瓦砸得粉碎,大地凹陷处一个深坑。

    大汉吃力的扑灭胸膛的火焰,这才勉强抬起头来,吃力的循声看去,只见一名中年男子神色从容,一身月蓝长袍,看上去颇有些神仙古意。

    “终于来了么?陈丹启,我还以为你龟缩丹鼎阁不敢出来了呢,要是那样倒真让我看扁了。”上官仇望着那中年男子以及身后九百多名人群,有些兴奋的嘲笑道。

    陈丹启不卑不亢,眉宇间依旧是淡薄宁静的神情,看不出有任何因为对方的强势的不安,仿佛在他眼中,这些人只是过客。

    “上官盟主,你我时隔三个月又见面了,不知今日到访,所为何事?”陈丹启淡淡道。

    “陈丹启,你少在这儿揣着明白装糊涂!快把陈尧和吴晨交出来,交给我舅舅处置,否则今日踏平炼药盟!”马野面色狰狞,咆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