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观星台

目录:凌逆苍穹| 作者:叶孤乘| 类别:玄幻魔法

    “你是新来的?”一名少年年纪十六,身躯精壮,身材高大,此刻正抱胸而立,看着吴晨。

    三人颇为有礼的关上了门扉,吴晨点了点头:“我叫吴晨,是师尊刚刚收下的外门弟子,师尊交代过,让我来找吴师兄,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地方,还请吴师兄多多担待。”

    “嗯?吴晨?”高大少年有些诧异,有些好笑道:“我叫吴铨,你叫吴晨,你我还真是有点儿缘分。”说完少年不由得上下打量着吴晨,暗暗称奇,同时在心里暗忖,对待这小子要多照顾一些。

    “初来乍到,还请吴师兄多多关照。”吴晨行礼道。

    “好说。”吴铨看了看上官云皓和蔡晋,道:“你们带他来,辛苦了,回去吧。”

    “吴师弟后会有期啊。”上官云皓和蔡晋摆了摆手,转身道。

    吴晨对这二人同样很有好感,感谢道:“多谢二位关照。”

    “好了,没什么事你先回去休息吧,你初来乍到,有机会我再慢慢跟你交代。后天是四月初一,师尊大人会在文清殿授课,我们必须提前半个时辰就到,到时候你就来我门外这里等候,要是耽搁了,让我被同门师兄弟耻笑,我就只有惩罚你了。”吴铨皱眉道。

    吴晨回道:“师兄放心。”

    “嗯,没事了。”吴铨点了点头,这个吴晨给他一种很投缘的感觉,以他的脾气平日里对这些外门弟发火是常有的事,可对吴晨却没来由的有好感。

    吴晨转身离开,回到了自己的茅草屋外,这里的东西一应俱全,倒也清净。

    “这里的东方还有什么?”吴晨按捺不住好奇心,一步一步向东走去,这里倒是一马平川,不过地势却是缓缓向上,向东延伸。

    午后的骄阳笼罩下来,四周的树木疲倦地垂下枝叶,显得恹恹不振,吴晨更是脱下长袍,几乎*着上身前行,一炷香过后,在那入眼处竟有一大片平坦浩瀚的地界,那里竟然铺陈着莹白色的砖石,好似某种宝玉,在那一大片宝玉的表面上,则是刻画着两个巨大的圆环,大环套着小环,大环足有两百丈大小,小环也有五十丈大小,在那两个圆环之中更是密密麻麻刻画着铭文以及纹路,诸如十二天干、十大地支、八卦九宫、**七熠、四象五行、两极三才所需的符文篆书,其中的刻画排列极其繁缛复杂,却中规中矩,分布极有规则,给人一种神异的感觉。

    吴晨望着那一大片圆环之地,不禁望而生畏,光是远远的从外面观望,就能看见圆环之中那不停闪烁的微弱波动,似乎在那圆环之中就是另一个世界,一旦进入,万劫不复。

    吴晨忽然扫到右方十丈远处一块石碑,这石碑高有两丈,通体青绿,在那上面赫然刻画着三个大字,观星台!

    “这里难道是用来观测天象的吗?”吴晨忍不住讶异道。初来这里,吴晨似乎发现,千机堂是一个颇为神秘的势力,纪沧海更是一个神秘的强者,到现在,吴晨才发现冰山一角,千机堂还有更多的秘密,等着他去发现,或许是纪沧海有意为之。

    望着那足有两百丈大小的阵环,其中不断闪烁的波动,吴晨不禁凝神屏息,忍不住好奇一步一步挪动着脚步,向着那阵环之处靠近。

    随着每一次距离的拉近,身前的排斥之力更是越来越大,走出几十步之后,吴晨不得不释放灵力,抵御着那无形之力的阻拦。

    “咦?”吴晨距离那巨大的阵环只有三步,眼看着就要踏进阵内,甚至已经看见了阵环内那些巨大的字体,却突然发现排斥之力突兀消失,就在吴晨松懈之时,一股巨大的排斥之力猛然再次传出,毫无准备的吴晨直接是被重重的撞飞出去,贴着地面狠狠地搽出足有十丈方才停滞。

    噗!

    吴晨竟然吐出鲜血,一身灰尘草叶,狼狈不堪。

    这是吴晨有生以来见过最为可怕的灵阵!

    自古以来精通灵阵的修者,必须通晓阴阳五行、测算之术,善用天地灵气、天干地支,布阵之时往往要因地制宜,懂得用优势弥补短处,扬长避短。正因为地势、天气、测算、布局、以及布阵者修为的不同,才有了千千万万不同种类的灵阵。

    灵阵并非牢不可破,就像世界上没用任何事物完美无缺一般。出于结构、条件和其他因素的制裁,任何灵阵都有缺点,只是在于发现起来是容易还是困难罢了。那些被误入、困入、诱入灵阵的修者,往往因为恐惧和急躁死于阵内,倘若仔细观察,懂得推演之术,低级灵阵必破无疑,只要灵阵其中一个环节破开,便可各个击破,最终瓦解释放者的阴谋。灵阵的布局和突破,实际上是两个修者斗智的过程,有时甚至和实力没有太大关系。

    吴晨摇了摇头,灵阵共分十层,这个两百丈的阵环很有可能达到了第五层,根本不是自己能够涉足之处,再不知深浅贸然进入就不是现在这般下场了。

    “名为观星台,实则是一处可怕的存在。”吴晨心有余悸,旋即摇了摇头,深深地向东望了一眼,在那阵环的尽头,已经没有了路,当然以他现在的实力,自然不能穿过阵环向东而行,不过远远的却能发现,阵环的尽头想必是一处万仞悬崖。

    回到茅草屋中,吴晨腹中忽然咕咕叫了起来,旋即从灵戒之中取出米面、干肉,用厨房里的厨具生火做饭。

    虽然这里是千机堂的“贫民窟”,不过每两栋茅草屋之间还是相隔数十丈的距离,这样一来每个修者都不会担心自己这里被人打扰,或是被别人发现什么。

    对于凝息强者来说,凭借他们的灵力可以十日不进粮食,三日不喝水源,然而一旦过了这个限制,凝息强者还是要饮水进食,这是天地法则。诸如纪沧海这般强者,灵力可以化作强大的能量,即便三年不饮不食,也将毫无关系。

    饱食一顿过后,吴晨走出茅草屋外,此刻黄昏已过,天穹之上那一弯新月已然高悬,在它附近第一颗明亮的星辰——长庚星也已经浮现,整个星空不少若隐若现的星辰也将会一一浮现,将整个夜空照亮。

    吴晨直接盘膝坐在门前空地上,坐北朝南,双手结成一个印记,闭目凝息,浑身变得十分放松、安详。

    吐纳之术,是聚气修者与凝息修者只见最为显著的区别,而这吐纳之术,更是凝息修者达到三段方才能够具备的能力。

    气与息,是两个具有明显区分的级别,化气凝息,更是两者之间最明显的标志。聚气士炼化灵气、施放灵技需要一往一返两次路程,而凝息修者则是一步到位,其速度相比前者快了一倍。气,乃外界之物,息,才是将外界灵气真正化作体内生息,为己所用。

    吐纳,以鼻而吸,以口而呼,气入腹中,游走一个周天,随后吸净纯净的灵气,将废气排出体外,从而达道淬炼气穴之功效。

    这一处巨大的山峦,无疑灵气十分浓郁,这在吴晨以前看来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他不知道的是,自创世祖神开辟天地以来,经过数百万年的延续,那些名山大川、仙境谷地、江河山海已然钟天地之灵秀,集日月之精华,聚集了天地最为精纯的灵气。

    风声从上方传出,在吴晨身边呼呼作响。吴晨知晓,所有大山都是白日吹着来自山谷的风,而到了夜晚则是吹着来自山上的风,无论是山上还是山谷,其中携带而来的灵气,都是以往他在平地之中无法看到的。

    将长剑从背上解下,吴晨不禁暗暗咋舌,朱仙为自己打造的地阶灵器果真不同凡响,斩杀张铁柱、斩杀方昱,又能在人群之中大杀四方,然而,又是这把长剑让不少人为之眼红,炼器盟执事想要据为己有,李青禾对自己动了杀心,又不能将其收进灵戒,背在身上太过碍眼,藏起来又恐被人发觉,实在是有些不知所措。

    想来想去,还是要背在身上,这是朱仙身上最为重要的东西,这杂毛虽说平日里没少骂骂咧咧,满嘴喷粪,可为了帮自己也是没少尽心尽力,如今再次陷入沉睡状态,自己一定要守护好属于自己的东西。

    将另外两部功法——炎龙祭和暴炎刺从灵戒之中一一取出,吴晨开始仔细观摩起来。俗话说技多不压身,能有更多灵技在手,交战之时也能有更多底牌,危急之时也多了一丝生还的可能。

    “这炎龙祭是一套组合灵技,郑龙和郑超学到的只是皮毛,残缺不全,十分粗浅,光凭我一个人很难炼成。”吴晨摇了摇头,若是他一个人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却是需要双手各自为战,所消耗的灵力也是常人的两倍,很不划算。

    吴晨打开这暴炎刺的秘籍功法看了半晌,旋即道:“这暴炎刺倒是很适合我修炼,现在已经掌握了三成,技多不压身,看来还要继续坚持直到彻底学会了。”

    星辉之下,吴晨一遍又一遍打着繁缛的印记,一次又一次试炼着这部玄阶下灵技,哪怕失败也要不断尝试,直到真正精通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