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黄焱真葫

目录:凌逆苍穹| 作者:叶孤乘| 类别:玄幻魔法

    杜峪面色凝重,脸上缓缓浮现了一丝惶恐,旋即他目露狠戾之色,双手捏诀,开始念念有词。

    “真焱流火,形神俱灭!”

    一声令下,那半空中两尺大小的葫芦旋转的愈发疾速,葫芦口朝着吴晨二人的方向倾倒,旋即从葫芦内部发出噗噗的声响,下一刻葫芦的木塞猛然被一股劲流冲击而开,一束金黄色的炎流仿佛熔岩喷发一般陡然爆射而出!

    “小心!”

    吴晨面色大变,电光火石之间一把推开赵衰的身躯,将宽刃长剑直接竖在胸前,稳稳护住他那颀长的身躯。

    铛铛铛!

    碧炎翎剑立刻发出剧烈的声响,那金黄色火焰犹如实质一般,每一颗火焰都仿佛是一个致命的炙热暗器,若非有长剑阻击,吴晨二人必死无疑!

    城墙上的砖石地面被侵蚀的千疮百孔,露出一个又一个形状极不规则的坑洞,触目惊心。

    “这把长剑不错,我要了!”

    杜峪反唇相讥,笑道:“以为这样就结束了么?能躲得过这最后一击你便赢了,可惜,你赢不了!”

    十指再次舞动点拨,那些火焰旋即从地面浮空而起,渐渐凝聚出一个金黄色的火焰猫妖,身长三尺,六颗锋利的爪子就长达五寸,尖端略弯呈现钩状,双瞳泛着森冷的寒光。

    王忠此刻直接瘫坐在地上,他的灵力全都输给了杜峪,把赌注全都压在杜峪身上,根本没有了一丝战力,他现在能够做的就是期待杜峪能成功斩杀吴晨。

    一旦杜峪失败,王忠不能说是万劫不复,却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功亏一篑,得不偿失。不但许给杜峪六人的报酬必须付出,还要被杜峪几人记恨,更重要的是吴晨不会放过自己。

    “杜峪乃是地火门门主最器重的内门弟子之一,控火之术必然非同凡响,他很有实力成为地火门少有的内门弟子之一,更兼有宋老头子给他的宝贝黄焱真葫,这一次这个吴晨一定没可能生还!”王忠信誓旦旦,自言自语道。

    赵衰垂头丧气,一脸颓丧,无奈道:“唉。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该来,真是晦气,我的灵力也用尽了,这一次算是完了。”

    吴晨撇了撇嘴,神情肃穆紧盯着面前的金黄*妖,长剑在手中蓄势待发,攻防一体,静待后者先行动手。

    杜峪此刻亦是强弩之末,凝聚成真焱猫爪之后,他也是盘膝坐在地上,静待吴晨被杀。

    “来吧,让我见识见识三昧真火的力量!”

    “嗷!”真焱猫妖一声嚎叫,身躯陡然消失在原地,在空气中化作一道黄金残影直接向着吴晨面颊暴掠而去。

    吴晨眸中那道金黄色的火影愈来愈大,凭借敏锐的身法直接在刹那间躲闪开来,哪怕再延迟一瞬便会遭受重击,那八道金黄锋锐的利爪直接从吴晨眼前擦过。

    “这黄焱真葫才是关键,应该和我手中的阵盘效果相似,能够借用灵器的力量操控更高一级的火焰,所以想要破掉这猫妖,非要夺下这宝贝葫芦不可。”吴晨心中一动,长剑左拦右挡,锋锐的犹如实质一般的利爪竟与长剑摩擦出刺耳的金铁交击之声,火花在吴晨周身连连迸溅。

    杜峪望着吴晨一点一点逼近的身影,眼中并没有太多忧虑,反而嘲笑道:“真是聪明,竟然看出来了关键所在,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逃开火焰猫妖的纠缠了吗?实话告诉你吧,只要你过来抓取葫芦,总会有一瞬间放松警惕,卸下防备,那个时候猫妖便会从背后撕裂你的血肉之躯,哈哈。”

    吴晨闻言嘴角也是浮现一抹笑容,直接喝道:“赵师兄,去把这宝贝葫芦拿来!”

    赵衰闻言神情一怔,旋即哑然失笑,他的双手渐渐布满火焰,不疾不徐的走向那漂浮在半空之中,还在急速旋转的宝贝葫芦。

    “你……你无耻!”杜峪和王忠面面相觑,再怎么预算也没想到吴晨身边还有一个帮手,原来被七个人瞧不上眼,实力低微可怜的赵衰,现在却成了制胜之人。

    “快拦住他!”杜峪双手的动作凝固着,还在保持操控葫芦的手印,在他面前两丈远处,从他十指之间隐隐有着十道火焰丝线,连接着那旋转的宝贝葫芦。

    王忠和那五名地火门弟子挣扎着想从原地起来,奈何现在灵力枯竭,又遭受吴晨重击,就连赵衰都能轻易击败他们,冲上去也是白费力气,既然如此,还不如识趣的装死。

    “嘿嘿,真够酸爽!”赵衰此刻春风得意,直接无视七人那几欲喷火的目光,两脚一跺轻轻跃起,摘星拿月般的直接一把攥住葫芦的腰部,那葫芦骤然停止旋转,安安静静的被赵衰牢牢控制。

    “我日你大爷!”由于两者之间被强行斩断联系,杜峪更是灵力枯竭,又咽不下这口气,杜峪直接是急火攻心,一口鲜血噗嗤一声喷吐而出,面色更加惨白,现在,他和王忠两人短时间内和凡人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嗷呜!嗷呜……”那金黄色的残影重重摔在地上,像是没了灵魂一般,在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后,旋即哀嚎一声,身躯化作点点金黄色的火星,万川归海一般回到了葫芦之中。

    赵衰将黄焱真葫递给吴晨,吴晨伸出左手,隔空摄物,向着地面低声一喝,那黄焱真葫的木塞便被快速吸来,直接堵住了黄焱真葫的葫口。

    “你们两个杂种,快还我宝贝!”杜峪面色极为不甘,这葫芦可是师尊送给他的玄阶上级灵器,足见宋青阳对他的器重,现在他把这宝贝便宜了别人,宋青阳一定会重重责罚于他。

    吴晨仿佛没有听到两人的怒吼,直接来到那些一个个倒在地上的外门弟子面前,伸出手来就是一通乱摸。

    “干什么?你……你……”一名地火门外门弟子面露惊恐之色,想拼命反抗却又手无缚鸡之力。

    “哦?原来在这里,藏得还挺隐秘。”吴晨大喜,硬生生从这少年弟子怀中取出半寸大小的灵戒,神识探进灵戒之中观看片刻,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

    吴晨继续道:“既然你们这么想杀我,那我也不能留你们了。”

    “什么?吴师弟,我们可都是玄隐宗弟子,千万不要自相残杀啊!”这名地火门弟子闻言大骇,以为他从吴晨眼眸之中看见了森冷的杀意!

    “那是当然。”吴晨冷笑道:“你们不会死,就安心做一世凡人吧。”

    言毕,吴晨右手五指屈指成爪,直接狠狠刺入那名弟子的神阙大穴,旋即用力一抓!

    “啊!不要啊!”

    那名弟子立刻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远远地在天际回响,撕心裂肺的呼喊听得所有人不寒而栗。

    “你这个魔鬼!畜生!孽种!”另外两名弟子破口大骂,神情因为极度恐慌而变得扭曲,想要通过竭力吼叫让吴晨回心转意,可是他们不了解后者,不明白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吴晨毫不留情,随后在这两名弟子的惨叫声中将其体内元基生生抓碎,又将其身上灵戒一一缴获。

    余下的两名弟子看见吴晨步步走来,急忙喊道:“我们师尊不会放过你的,你现在走还来得及,可不要和我们地火门为敌!”

    “吴师弟,要不就算了吧,我们已经……已经没事了。”赵衰结结巴巴,同样被吴晨这凶狠的手段感到震撼,看到这几人的惨叫声于心不忍,劝声道。

    吴晨偏过头,森冷的眼眸盯着赵衰,开口道:“他们刚才要杀了你,那个时候他们可曾同情过我们?你觉得现在我们放过他们,他们就不会再来报复吗?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你眼中他们的确是同宗之人,可在他们眼中你就是一个不入流的懦夫,怂包,为了利益谁会在乎你的死活?”

    赵衰愣在原地,默然不语,若有所思,慢慢低下了头颅。

    “我们师尊不会放过你的!你将不得好死!”两名弟子面露阴毒之色,咒骂道。

    吴晨更不废话,直接捏碎两人元基,取走灵戒。

    “这一次,轮到你们两个了!”吴晨右手满是鲜血,蹲下身子注视着倒在地上的王忠和杜峪。

    王忠颤颤巍巍,此刻肠子都悔青了,自己到底得罪了怎样的一个人啊?不过是凝息三段的垃圾,怎么就能反败为胜,怎么就能逆转反击?

    “放过我,我再也不敢暗害你了,你要灵戒我就给你!”王忠连连磕头好似捣蒜一般,继续说道:“我可是青藤门内门弟子,得罪青藤门对你没有一点儿好处,放过我吧!”

    “青藤门?”吴晨嘿然一笑:“你不正是李青禾这老东西的弟子吗,师徒果然都是一个德行,我来玄隐宗你们两个就要置我于死地,此仇日后我必定要报,李青禾也迟早必死!”

    “你……”王忠刚要说什么,吴晨五指已然刺进他的神阙大穴,一声惨叫,王忠两眼一黑,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