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石巨人傀儡!【九更!】

目录:凌逆苍穹| 作者:叶孤乘| 类别:玄幻魔法

    见到这一幕,陈鲁阳眼中的窃喜之色更为明显,不由得笑道:“怎么样?老夫这一招可是教训了不少桀骜难训的后辈,看在你根骨奇佳,毅力过人的份上,叫老夫一声师尊,放弃所有抵抗,拜老夫为师,我便留你一条性命!”

    说完,陈鲁阳心念一动,那张巨大的碧炎吞灵印便停滞在原地,保持着静止状态,只是其中的传来的吸扯之力仍然存在着,等待着吴晨的回答。

    “小周天行气法,第四法:暴息法!”

    “大衍星辰诀,第一诀:天人合一,倒射星辰!”

    这一刻吴晨体内的元基世界上空,八十八颗星辰骤然明亮,连通天界八十八颗星辰,仿佛穿过无尽的虚空,将吴晨一人与这个世界联系在了一起,开发出自身潜能的两倍之力!

    与此同时,暴息之法在吴晨全身血脉之中奔走乱窜,吴晨的气穴瞬间变得狂暴无比,一股平澎湃的能量在他的身上传出,一种不发泄不为快的狂暴之力在他的全身蔓延,逼迫着他必须出手!

    “嗯?”陈鲁阳嘴角的笑容骤然凝固,他有些惊愕的发现,吴晨的双眼骤然放亮,骇人的光芒如同实质般激射出来,紧紧盯着自己,让自己如坐针毡。而从面前这少年身上再次散发出来的气息,比之从前生生强横了一倍!

    “这是什么邪功?”陈鲁阳神情惊讶,陷入呆滞,一阵吼叫之声已经从吴晨口中传出,僵硬的状态被吴晨直接打破,无视陈鲁阳的碧炎吞灵印,直接横冲直撞过来!

    暴息法和大衍星辰诀开启,使得吴晨的修为直接出于暴走状态,灵力骤然增强了一倍,即便是面对陈鲁阳的碧炎吞灵印,依旧不能阻挡吴晨这狂暴的攻势。

    现在的吴晨体内就像是一座几欲喷薄的火山,炙热狂暴的能量强迫着吴晨出手,几乎要侵占吴晨的理智。

    “小周天行气法也并非尽善尽美,这暴息法真如杂毛所说,会让人丧失理智。”吴晨咬牙切齿,拼命控制着自己的理智,察觉到炎龙之手的狂暴力量,立刻重重轰击着面前的碧绿色巨大屏障,而他的右手在则是逐渐虚幻,浓郁的冰寒之气呈现出粘稠状态,代替了他的整个右臂。

    “冰影蛇手!”

    吴晨低喝,在他的右臂首端,他的手掌立刻幻化出一个蟒蛇的头颅,发出嘶鸣之声狰狞着面庞,冰寒的气息立刻充斥周围,一冰一火,顿时勾勒出一幅令人极度震撼的画面!

    “水火双修!”

    如果说陈鲁阳之前的神情是讶异、惊愕,那么这一次则是被惊骇彻底代替,身为炼血宗强者,陈鲁阳要比其他低等级的修者更了解吴晨的可怕。

    对一个修者来说,能够拥有逆元基之人一直都是罕见的存在,这其中逆元基共有两种,一个是同时拥有光冥两元基,一个是同时拥有水火两元基,而吴晨显然是后者,更让陈鲁阳惊骇的是,吴晨还能水火元基同时释放,能够做到这种地步的人,放眼整个大陆也是不足百万分之一!

    就在陈鲁阳惊骇之余,吴晨的左右双手已经开始轮番轰击而来,炎龙之手和冰影蛇手都是携带着狂暴无匹的力量,重重拍击着、撕咬着面前的碧绿色漩涡屏障。

    “不好!”

    陈鲁阳暗自心惊时,只听一声轰鸣爆破的声音响起,吴晨那两只冰火大手已经轰破碧绿色的漩涡屏障,随后双手奋力一搅,漩涡屏障登时崩碎成碎片,逐渐虚无。

    然而这两只大手在攻破碧绿色漩涡屏障之后,根本没有停下来的趋势,狂暴的气息反而愈加强烈,一水一火两道气息直接笼罩向陈鲁阳,一种强横的压力居然让陈鲁阳心生压抑、堕落的情绪。

    “怎么会有些许死亡的气息,难道他的第三元基……”陈鲁阳现在开始为自己的轻敌后悔,面前的胖子修为根本不在通灵一段,实力更是惊为天人,居然能够跨越半个玄境,与身为炼血强者的自己抗衡!

    仓促之间陈鲁阳急忙催动灵力抵抗,然而无论在速度上、力量上还是气势上,陈鲁阳都要逊色太多,避无可避之时,吴晨的水火龙蛇大手已经抓击而来,将陈鲁阳的身躯狠狠钳住。

    炙热、冰寒的气息弥漫周围百十丈的世界,下方的贼寇们仿佛生活在冰火两重天,有的人冻得瑟瑟发抖,有的人则是浑身燥热,惊骇的脱光上衣,赤膊仰首观望。

    画面极度诡异,吴晨那两只大手极度膨胀着,将陈鲁阳牢牢地钳制住,陈鲁阳的身躯有一半覆盖着厚厚的坚冰,有一半却是被金黄色的火焰剧烈燃烧,如同万虫蚀骨,剧痛难忍。

    “死了么?”尽管现在吴晨处于优势,可吴晨丝毫没有懈怠,他看了一眼陈鲁阳的身躯,后者身处冰冻火焰之中,不见脸上有任何惊恐与慌张,反而嘴角轻轻上扬,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在他那苍老的面孔看上去那么恐怖。

    咯嚓嚓!

    仿佛石块蠕动的声音从吴晨的左侧、右侧五丈远处响起,吴晨惊骇的看去,只见左右两侧忽然凝聚出了两个由石头组成的巨人,这两具石人每一个都有三丈大小,生有十二个手指,每个都有儿臂粗细,下一刻则是脚踏虚空,奔跑着冲向吴晨。

    再看向双臂之中的陈鲁阳,这哪里是他本人,而是一个由流沙组成的人形傀儡,虽然只有平常人规模大小,却仿佛真正的人类一般,面部表情活灵活现。

    “三具傀儡!这老东西竟然是隗妖师!”

    吴晨惊骇着开口,陈鲁阳竟然在自己眼皮底下成功脱身,使了一个金蝉脱壳之计吴晨根本没有发现陈鲁阳是如何成功做到这一步的。

    在吴晨眼中,两侧的高大石人看上去充斥着恐怖的力量,然而其恐怖程度根本不如吴晨手中的流沙傀。

    沙沙沙!

    一阵窸窣的声音传出,吴晨两只大手之中的流沙傀儡突然改变了形状,顺沿着细小的缝隙直接流淌下来,好似粘滑的汁液,根本无法抓住,直接钻出吴晨的大手之中,重新变换成流沙傀儡,冲了过来。

    远处,陈鲁阳的身躯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他的眼中流露出深深地忌惮之意,皱眉开口道:“真没想到你一个通灵师还有这么多手段,操控傀儡战斗虽然耗费了我不少灵力,不过为了将你成功擒拿,拜入老夫门下,也只能出此下策了。,很意外,你是第一个让老夫施展隗妖术的通灵师。”

    “我可不想做你这老东西的徒弟,你们平云宗,也不过只是个小门派罢了,就凭你炼血宗的实力还要偷袭我师尊的卑劣手段,就没有资格做一个宗门长老。”吴晨嗤笑道。

    陈鲁阳讶异道:“哦?你居然是纪沧海的徒弟?真是巧了,既然如此那就把你们师徒二人一并拉入平云宗,我倒要看看纪沧海的高徒究竟还有什么杀手锏?”

    “吴晨,是你吗?”

    远处纪沧海已经和张信陵对轰了百十次,这边的动静他早已经看得一清二楚,这个他眼中的通灵师,虽然是个胖子,可观察他的一招一式,居然和一个人极其神似,纪沧海的瞳孔一缩,脑海里那个大湖之中,一个少年刻苦修炼的画面不由得浮现出来。

    “哈哈,本座的猜测没有错,本座看中的高徒岂能轻易死掉!”纪沧海面露兴奋之色,自己创制出来的无上功法,大衍星辰诀开始施展开来,他的灵魂仿佛连接了无尽星空,两倍于自己的灵力施展出来,顿时让张信陵惊骇不已。

    见到远处师尊纪沧海安然无恙,吴晨不由得放下心来,面对三个傀儡的夹攻,吴晨不慌不忙,进退有序,躲避之中伺机寻找着破绽,每一次都是尝试着进攻,遇到阻碍便退,思索着破解之法。

    “哈哈,老夫倒要看看在这三尊砂石傀儡面前,你小子还能撑多久?”

    陈鲁阳站在远处满是戏谑的笑意,苍老的面孔满是褶皱,颇为难看。

    “师尊纪沧海曾经说过,天纵大陆上这五大副职业没有一个不是拥有着过人的精神力,陈鲁阳能够操控灵傀儡,想必此时此刻也在消耗着不少的灵力和精神力,想要控制住这些傀儡,就必须斩断这些傀儡与陈鲁阳之间的联系。”吴晨暗忖,炎龙之手和冰影蛇手还在苦苦支撑,承受着三大傀儡的攻击。

    这两大傀儡在天空之中急速奔跑,来到吴晨面前当头便是重重一拳,吴晨连忙以双手承接,不由得被这两股巨力夯砸的气血翻涌,心神震动。这两个石巨人虽然行动迟缓,可真要被它们打中,自己必定会化成一坨肉泥。

    反观之中间那个沙土凝聚而成的傀儡,其身材和常人无异,之前并不见有什么行动,只是现在看到吴晨被两尊巨石傀儡牵制住,便化成了一条沙土大蛇,疾速盘旋过来,随后顺沿着吴晨的脚踝,缠绕向自己的颈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