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苦战罗刹子

目录:凌逆苍穹| 作者:叶孤乘| 类别:玄幻魔法

    巨大的山台地带,所有玄隐宗弟子见到三宗宗主亲自到来,无不是瞠目结舌,身体忍不住的发颤,就算那些向来勇敢的弟子,双手也都是忍不住的轻颤,不是他们天生害怕强强者,而是从这三个宗主身上散发的恐怖修为,无形中已经散发出三道可怕的实力与精神威压,以他们为中心,向着四周辐射出去。

    “天啊,竟然是东越郡三大宗门宗主亲自降临!这次我们必死无疑了!”

    “要不,咱么投降吧,我们已经为了宗门尽力了,为什么非要以死证明忠诚?”

    “三个炼血巅峰的强者,这般阵容足以破灭宗门数十次,我们无法反抗了……”

    人群中一片哗然,有人惊骇、有人恐惧、有人沮丧,然而写在众人脸上的,更多的则是绝望。

    吴晨的面色十分难看,他目光凝重的瞭望上空,三座小型山峰已经被三个宗主用修为直接震碎尖峰,成为了小型的山台,在他们的周围,能够清晰地看到不同颜色的灵气在快速旋转、缭绕,他们眼中的凌厉之色,只要有人看一眼,就会双腿发软,心里打起退堂鼓。

    “炼血巅峰,就是这么恐怖的修为吗?”吴晨喃喃,心中顿时升起一丝无力地感觉,的确,这三个宗主是在有意的散发修为,目的就是让宗门弟子彻底放弃抵抗,心生绝望,即便吴晨想要反抗,但他能够清楚地看到,从三人身上散发的修为,有多么的惊世骇俗!

    七煞宗宗主罗刹子目光如炬,苍鹰一样的眼眸闪烁着锐利的目光,他缓缓扫视着方圆三里的地带,眼神忽然变得冰冷,有些阴沉的看着下方说道:“我宗大长老王衔何在?”

    斜风细雨,乌云暗月,空气中泛着阴冷的气息,所有玄隐宗弟子都是沉默的看着罗刹子,没有做声。

    “我宗大长老张王衔何在!”

    罗刹子一头死灰色的长发全部向后拢起直达脖颈,他的连脸上凹凸不平,十几个细小的坑洞在脸上星罗棋布,仿佛被烈火烧过的石灰岩一般,再加上那阴冷凌厉的目光,给人一种恶寒的感觉。

    这一次罗刹子显然没了耐心,目光从山峰上遥遥锁定住下方一个青藤门弟子,右手蓦然抬起远远的指向下方,强横的吸扯之力顿时涌出,那名弟子顿时不由自主的从原地蹿起,随后落入罗刹子的右手掌中,牢牢地钳住脖子。

    “老夫再说一遍,我宗大长老王衔何在?是谁杀了他!”

    天空之上,纪沧海和沈浪涯已经暂时停止了战斗,处在对峙的局面上,而大地上吴晨也是暂时停手,两个人对视一眼,旋即看向罗刹子,纪沧海神色淡然,看不出有任何恐惧,平静道:“放了这名弟子,是我们杀了张信陵。”

    “还有我。”细雨打在脸上,吴晨迟疑了片刻,便是开口。

    这一刻,玄隐宗所有弟子、长老都是看向吴晨和纪沧海,他们都很清楚,承认杀害张信陵的后果是什么,也知道下一刻罗刹子会做什么。

    “纪沧海?凭你的修为,你若是能侥幸杀了张信陵倒也并不吃惊,只是这小孽障,不过是一个通灵师,如何能斩杀张信陵?老夫倒要看看,他有什么不同?”

    罗刹子脸上带着戏谑般的笑意,右手蓦然攥紧,只听咔嚓一声,这名青藤门弟子的颈骨登时爆碎,他的双眼直接黯淡下去,没了声息。

    罗刹子就像丢掉垃圾一般甫一松手,这青藤门弟子的身躯便是直接坠落下去,鲜血迸溅而出。这时罗刹子的大手再次探出,吸扯之力便是直奔吴晨而来,要将其依样画葫芦,钳在掌中。

    可怕的吸扯之力传来,吴晨才亲身体会到罗刹子修为的恐怖,这股力量要比自己的力量还强上三倍有余,即便是自己开启大衍星辰诀还有小周天行气法,也只不过是堪堪达到炼血初期的修为,很难与其对抗。

    然而死到临头,谁还会算计实力上的差距?反抗,还有机会活命,不反抗,必死无疑!

    这一刻吴晨双手反向抓紧长剑,高高举起,随后狠狠插向大地,只听咔嚓一声,七尺长剑瞬间没入地下四尺,吴晨则是半躬着身子,双手牢牢地抓紧着剑柄。

    呼啦啦!

    狂风大作,雨后的稀泥在这一刻胡乱飞起,在半空中疯狂激射,啪啪啪的声音之中溅射在不少弟子的身上,那些之前侥幸存活,修为却很弱的弟子,竟然被这些稀泥瞬间穿进头颅,登时暴死!

    吴晨就处在这暴风眼中,随着他拼命的抓紧剑柄抵死反抗,罗刹子眼中的光芒越来越显得惊诧,从他的大手之中传来的吸扯之力就变得愈发的强横,最后,有些弟子在风暴之中勉强睁开双眼,甚至能看到一条浅白色的龙卷风暴大漩涡,正将吴晨狠狠咬在嘴里,似要将其吞下。

    “嗯,这小子修炼的功法十分古怪,他的实力,竟然在不知不觉之中达到了炼血宗初期的修为,这是什么秘法?还有那把碧绿色长剑,那分明是地阶下级灵器!”

    这下罗刹子明白下方这少年为何能够斩杀张信陵了,但见吴晨仍然死死的抓紧剑柄,罗刹子不由得一声怒喝,手臂开始挥动起来,袖袍也在这一刻卷动着,更为恐怖的吞噬之力笼罩着吴晨,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天上所有玄隐宗长老都是看着吴晨,心中蓦然一紧,没有人不想帮助吴晨解围,但他们又都是处在对峙状态,根本不能脱身抽空解救。

    此刻,姚青风、慕青虹、韩青龙无不是恨恨的看着沈浪涯四人,正是因为他们的叛变,不仅严重削弱了宗门的力量,更是壮大了三宗侵略者!

    对吴晨来说,此刻没有人能够帮助自己,吴铨等人实力根本不够,一旦贸然出手,很快就会被这风暴绞杀,或是吸扯到罗刹子的手中,凶多吉少;而虞梓姝等人则是和那些贼寇大首领战斗,况且还有另外两个可怕的大长老在一旁惬意的旁观,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手!

    然而就在这一刻,吴晨那紧攥剑柄的双手突然松开,放弃了所有抵抗,身躯直接抛飞出去,面带惊恐的飞向罗刹子。

    “嘿嘿,敢和老夫作对,任凭你这小后生使用何种秘法,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根本不值一哂,老夫要让你亲自体会到,什么才是生不如死的感觉!”罗刹子眼中闪烁着残忍的光芒,他的脑中已经想着要把吴晨身上的所有骨头,一根一根的掰断,来为他七煞宗最为杰出的大长老,他最信任的走狗,王衔陪葬。

    “近了。”

    吴晨在心中默念,风暴之中一直虚眯的双眼陡然睁大,绽放出灿灿的黑亮光芒,吴晨的双手在这一刻闪电一般的掐诀,尽数向着罗刹子倾泻而去!

    “炎龙之手!”

    “冰影蛇手!”

    一瞬间吴晨的左手豁然覆盖上一层暗红色的龙鳞,手掌变得赤红无比,散发着极为灼热的气息。而他的右手则是呈现出半流体状态,他的手臂完全化成了粘稠的寒冰灵气,他的右手掌则是如同一条粘稠的气化寒冰蟒蛇。

    一龙一蛇,一赤一蓝,一热一冷,处在冰火两重天的手臂顿时放大延长了许多,向着罗刹子的下体,以一种极为刁钻的角度,猝然撕咬过去!

    罗刹子的面色顿时大变,千算万算,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面前明明已经到手,已经放弃所有抵抗的猎物,居然拥有这般匪夷所思的反击之力,来不及多想,罗刹子在这电光石火之间身躯一边陡然暴退,一边飞速结印!

    铿锵!

    一龙一蛇的前进顿时受到了阻碍,撞击在一面无色无形的风盾之上,却传来犹如钢铁铠甲一般的声音,这一撞击,无形的风盾表面顿时剧烈荡漾起数十道涟漪。

    噗!

    罗刹子露出不可思议之色,他竟然吐出了一口鲜血!

    “小畜生,你竟然伤了我!”罗刹子面色阴毒,万万没想到面前不过一个小小的通灵师,年龄也只是少年的模样,竟然能够将其打伤,这是他绝对不能忍受的事情。

    罗刹子不禁转头看向另外两处山峰,只见平云宗宗主平云子,还有那方幽宗宗主幽冥上人,此刻脸上都是有着幸灾乐祸的笑容,看着自己出丑。

    “哼!”

    罗刹子对吴晨的恨意更加浓郁,一时间他体内的灵力顿时暴涨,衣袍鼓荡出一个惊人的程度,他的周边顿时涌动起四道更为狂暴的大风,从四个方向如同龙卷一般,将吴晨迅速夹攻而来。

    “不好!”

    吴晨心里一沉,这四个龙卷大风暴已经超过了他的预期,其中携带的狂暴能量,足以毁灭地面,不敢想象若是自己被卷入其中……

    “冰霜之镜,寒霜壁垒!”

    吴晨几乎抽取了体内七成的灵力,两手闪电一般的结印,顿时从他的四周形成一个坚固的圆形冰墙,将他牢牢地护卫在中央。

    “哼,没用的,想要凭借这一面墙壁就敢抵抗老夫的招数,简直就是痴心妄想。”罗刹子嗤笑一声,四个龙卷大风暴已经将寒霜壁垒将军在中央,高速旋转的大风暴如同四个极为锐利的风刀,正在从上到下飞速切割着冰墙壁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