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我叫上官仇他爹

目录:凌逆苍穹| 作者:叶孤乘| 类别:玄幻魔法

    漆吴州下辖四郡,东越郡下辖三个县城,七煞宗、方幽宗、平云宗、东方商盟各自占领一郡,唯有玄隐宗本是位于四个郡城、三个县城的中央地带,也正是唯有从云桑县城看向玄隐山,方能惊讶的发现,山上的天空有着一片又一片桑叶一样的云朵,云桑县正是因此得名。

    今日是东方商盟举行拍卖会的日子,往日这里一直是大门紧闭,以小型阵法加上十几名红甲卫兵严加看管,禁止任何人涉足此地,然而一到了巨型拍卖会的时间,这里变成了东商盟最热闹的地方。除了那些世家宗族修者来此进之外,许多低级修者也愿意消费些许灵币,挤进拍卖会大厅,目睹这每一个季度少有的盛况。

    东方拍卖会,是云桑县城最大的拍卖场,也是唯一一个拍卖场,在整座县城内,东方商城一家独大,百年来任何想要在这里立足的商会,因为一些原因都不能在这里站稳脚跟。

    东方拍卖会位于云桑县城的最中央,从上空俯瞰下去,这个巨大的拍卖场就像是一个小型穹顶,方圆足有两百丈,高达十丈,蔚为壮观。整个建筑都是由十分坚硬的半透明玄刚石砌成,在太阳的折射下投射出橙黄色的光芒,美轮美奂。

    这样的盛会,这样的庞大建筑,许多人即便是为了欣赏这里的景色,也愿意交出一些灵币,当做来此游历一番。

    整个拍卖场东西南北四个方向都有迢迢大道,驻守的甲兵也比往常多出了一百倍,足有八百人!

    “站住!所有前来参加拍卖的修者,无论高低贵贱,都需要再次报名登记,根据座次交出灵币,否则一律逐走!”

    为首一个红衣甲兵见到有人想要擅自进入,不由得伸出长枪厉声禁止,看这架势甚至就要准备动手,如果真的有人贸然闯入,说不定真的会惨遭杀害!

    “你个奴才不过是一个看门狗,敢这么和我家主人说话?找死啊你!我们家主人可是黄家大少爷,你也不四处打听打听?”

    这些人各个身穿锦衣,此刻这个一脸雀斑,在这里叫嚣的少年看上去是个仆人,显然是仗着身后少年的身份,在这里辱骂着红衣甲兵。

    红甲队长闻言并没有回言,而是一把抓住仆人的手腕,随后咯嚓一声将其拗断。

    “啊!”

    这名仆人发出杀猪般的嚎叫,痛得涕泗横流,还一边恶毒的辱骂红甲队长,中间的锦衣少爷见状动怒,双方很快战在一起。

    “怎么回事?”

    一个身着黑袍的中年男子皱眉走了过来。

    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其中一个身穿斗篷,瞳孔漆黑如墨的少年,他的面孔被扣在斗篷之中让人看不清容貌,他的目光牢牢锁定住黑袍中年男子,不由得回想起往昔在炼药盟那场大战之中的那个身影,眼中涌出一抹杀意。

    “是张大人。”红甲卫兵直接开口道:“张大人,这群宗族弟子不遵守这里的规矩,还肆意挑起事端。”

    “嗯?”

    黑袍男子神情冰冷,强悍的灵力直接锁定这几名少年,过了一会儿,这些人无一幸免,包括那个所谓的黄家大少爷,都是被打折了两根腿骨,随后被其他家丁慌忙拖走。

    “张涉,炼器盟执事。”

    这名身穿黑色斗篷的少年正是吴晨,而对于眼前这男子,他也十分清楚,正是从前那名上官仇麾下第一强者,参与屠杀炼药盟的男子。

    “下一个,姓名,座次。”

    “天啊,这么贵?我还是选一个后排好了。”

    不少人报名之后纷纷惊骇,都是自觉地选择了靠在后面,价格低廉的一排。

    吴晨缓缓走到报名台前,开口道:“姓名上官仇他爹,一共五个字,最后一排七十七号。”

    “嗯?你说什么?”

    处理完这些挑衅的宗族弟子,张涉刚要转身离开,却忽然听到一个敏感的名字传进他的耳中,不由得眉头一皱,转身阴冷的看着吴晨。

    张涉上下打量着吴晨,看不出斗篷里的人究竟生得何种模样,但他的眼中却是有着一丝不安,从这陌生人身上传出的气息感觉十分怪异,让人不敢轻易触犯。不过听到少年说出这五个字之后,张涉便是皱起眉头,敢于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肆意辱骂自己的长官上官仇大人,这还是他平生第一次听到。

    “我说,我叫上官仇他爹,我要最后一排七十七号,我的名字生来就有五个字。”宽大的帽檐遮住面孔,斗篷里同样传来平静,略微不耐烦的声音。

    红甲队长闻言一拍桌案,指着斗篷里的少年喝道:“放肆!炼器盟盟主大人的名讳其实你能轻易呼唤的?竟敢辱骂上官仇大人,你是活腻歪了,想找死吗?”

    咯嚓!

    电光石火之际,这次轮到吴晨一把攥住红甲队长的手腕,旋即狠狠一扭,骨骼断裂的悦耳之声顿时响起,听得不少人头皮发麻。

    张涉见状面色一变,火系灵力化成三道锋利的半尺尖刺,疾速射向吴晨。

    “哼。”

    吴晨一声冷哼,斗篷里的手臂一甩,同样是三道火焰尖刺陡然刺出,两者顷刻间对轰起来。

    随后,张涉一身闷哼,来自黑袍人的三道火焰利刺直接没入他的胸膛之中,他的喉咙顿时一甜,吐出一口鲜血。

    “你的修为……”

    张涉震惊的还要再说什么,黑袍人已是率先开口道:“你们是在挑衅我的耐心吗,天下之大,重名又算什么稀奇之事?我的名字就叫上官仇他爹,现在我可以买票入场了吗?”

    “可以,可以!”

    红甲队长身为一个凝息强者,当然知道面前之人的修为有多么恐怖,对方若是想杀了他,也不过是举手之力,当下他连忙赔着笑脸,忍住剧痛,颤颤巍巍的拿出入场券,恭敬地递给吴晨。

    “前辈,请……”

    张涉此刻也是不敢怠慢,见到对方没有因为自己率先出手挑衅之事而怀恨在心,张涉便是心有余悸的松了一口气,旋即恭敬道。

    待到吴晨的身影进入到拍卖场之后,张涉面色一变,直接叫来周围的红甲卫兵,小声下令道:“你们几个立刻去通知上官大人,还有其他两位盟主,此人来者不善,极有可能对我商盟吧不利,另外通知其他白影卫兵,严密监视此人的一举一动。”

    “白影卫兵?”

    听到这四个字,红甲队长顿时心里一惊,白影卫兵作为商盟实力和最强的兵种,其地位要比他们这些红甲卫兵高上许多,其能力更是毋庸置疑,张涉竟然把他们都用来监视黑袍人!

    方一进入拍卖场,整个大殿内骤然开阔明亮起来,借助上午日光的折射,整个大殿显得十分明亮。

    在这个大殿的的前方则是那个最下方光线柔和,万众瞩目的拍卖场,后方则是呈现出半月形的巨大座位,那里已经有不少人坐在座位上,脸上满是兴奋和迫不及待的神色,恨不得现在就开始两处宝贝马上拍卖宝贝。

    嘈杂的声音不绝于耳,吴晨更不多言,直接来到大殿最后一排的角落里,静静等待拍卖会的开始。

    “所有来宾都静一静,东方商盟四年一度的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现在请诸位都安静下来,下面我们请出第一件拍卖的宝贝!”

    一个少年身着蓝色锦衣,口齿伶俐,颇有见风使舵,八面玲珑的狐狸奸猾的模样,只是他嘴唇左上角的一颗黑痣,与它的华美服侍有些不和谐。

    “罗歆。”

    吴晨眼中精芒一闪,投射出阴冷的寒光,嘴唇清晰小声吐出这两个字,看向前方拍卖台上的华服少年,吴晨的眼中寒光湛湛,想不到两年多时间里,这个心机少年竟然凭借他的喉舌以及心机,直接成为东方商盟拍卖会的主管人员。

    吴晨的心中并没有停止住惊讶,因为那个双手捧住宝贝,身着红甲的少年,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关建。

    想不到两年过去了,关建作为曾经的小队长,如今倒成了罗歆的下属。

    接过关建手中的宝贝,罗歆对后者没有任何的客气,像是长官看着卑贱的属下一样看着关建,曾经他是关建的部下,两人常以兄弟相称,但现在罗歆的地位早已不可同日而语,关建这种小人物已经不能再和他相提并论,换句话说,关建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

    “诸位,这件宝贝名为玄元丹,其功效究竟有多么惊人,相比在座的诸位,心中都有计较吧?”

    罗歆从托盘上拿出一个宝盒,旋即轻轻打开,一股药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罗歆从灵戒之中取出宝扇一类的灵器,缓缓扇动,一种甘甜之中带着苦涩的气味儿弥漫整个大厅,所有人都是精神为之一振。

    望着那黄灿灿的丹药,所有人都是目光火热,恨不得用目光将其抢在手中,只是不少人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和灵戒,都是自觉地神色黯然,低下了头颅,贪婪地吸收这片刻的香气。

    吴晨却是冷笑,这东西在东方商盟算作宝贝,在玄隐宗却是常见的丹药,东方商盟年年获取暴利,很多钱财都和拍卖这些寻常东西有关。

    罗歆笑眯眯看向众人道:“怎么样?在座的诸位是不是已经动了恻隐之心?现在拍卖开始,起价八万白蛉币!”

    “八万?那可是相当于八十个蓝萤币,八个红蝎币啊!这……这简直就是天价啊,这也太狠了吧,真是不值得!”

    尽管许多人怨声载道,流言蜚语,但还是隐隐有那么一丝期待,希望罗歆能够降低价格,对这玄元丹,许多人还是有着觊觎之心。

    “八万五千!”

    许多人买不起,不代表所有人买不起,一些云桑家族财大气粗,家族底蕴深厚,再加上父辈溺爱,立刻喊出声来。

    “九万!谁也别和我抢!”

    “十万三千!老子要定了!”

    其他两三个家族立刻不甘示弱,大声喊叫出来,敌视般的看向对方。

    “十一万!还有谁不服!”

    “哦?有人出十一万的高价了,怎么样?还有人要加价吗?”

    “十五万!”

    众人的目光都是被这声音震惊主,不约而同的看向作为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发现是一名神秘兮兮的黑袍人后,更是止不住的上下打量起来。

    场下一片哗然,众人都暗自嘲笑摇头,一颗玄元丹再怎么珍贵,功效再怎么强大,都不值十五万这个高价,说出此言的人不是家族暴富,就是脑袋被门挤了。

    “那么这样,还有人要继续加价了吗?没有的话……”

    “少他妈废话,赶紧一锤定音。”

    吴晨的叱声从黑色斗篷之中传出,丝毫不给罗歆面子,反正他都是要死之人,何不让这个心机少年折辱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