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 矿坑世界

目录:凌逆苍穹| 作者:叶孤乘| 类别:玄幻魔法

    此刻正直中午,九座高大的矿山占地很广,却不能遮挡这毒辣的阳光,还有那炎热的气候,即便这巨大的矿坑位于半地下,所有矿工也都是汗流浃背,整日不穿衣衫,年轻力壮的矿工挥动着长镐,奋力刨着脚下的土地,那些年长体弱的负责将矿石慢慢挑在背上,缓缓向上爬去。

    “哎……哎呦……”

    一个年愈六旬的老者在向上爬行的过程中疲劳过度,双腿一软,顿时踩了个空,干枯的双臂也无法止住下坠的趋势,直接从半途跌足下来,一屁股摔在脚下一丈高的一层环形矿道上,一木筐的矿石从中倾洒出来,一半掉在矿道上,一半止不住的顺势向下滚落,从半空下坠到更下层的矿道。

    “小心!”

    下方的矿工见状一声惊呼,纷纷躲闪。

    所有的矿道上每时每刻都有数千名监工,他们各自站在自己的定点上,如狼似虎的监视这些矿工,其中一个附近的监工见到老人跌足坠落。眉毛顿时一皱,不由得破口大骂道:“吃白食的老东西,你个废物,长这么大要你有什么用?运送个矿石都能摔下来,白白浪费了一筐的矿石,你他妈的是不是不想活了!”

    说完,这名红衣监工扬起手中的皮鞭,冲着老人的后背就是一阵凶狠的抽打。

    啪啪!

    皮鞭抽在后背上,让老人更是痛得叫苦不迭,只能蜷曲着身子,双臂捂住脑袋惊恐的看着监工,连忙求饶道:“大人我错了,我这就捡起来重新送上去,求求您饶过我这一回吧,我知错了!”

    “啊!”

    老人又是连连惨叫,他的求饶不但没能平息监工的怒气,后者反而是变本加厉,更加凶狠的挥动皮鞭抽在老人的背上,还啐了一口吐沫吐在老人身上骂道:“呸,你个老东西!重新送上去?你自己睁大狗眼看看!已经有一半的矿石掉下去了,你能下去都给老子捡回来吗?下次要是再这么没用,老子我直接把你打死!快点儿给我起来干活!”

    被这名监工抽打了十几鞭子,老人背上已是鲜血淋漓,此刻却也只能一把老泪,从地上快点儿起身,捡干净地上的矿石,忍着疼痛咬牙再次向上爬。

    “妈的,给脸不要脸!”这名监工仍然骂骂咧咧,怒气未消的看着老人。

    吴晨目睹了这前后的经过,眼中闪烁着光芒,再看看下方那些监工,有的是一脸戏谑的看着那名监工,有的则是同样怒骂,有的则是幸灾乐祸的发笑,没有一个人对这老人露出同情。

    再看看那些矿工,也都是咬牙装作没看见,继续流汗干活,但从他们的奋力挥动长镐的动作看来,显然是敢怒而不敢言。

    但吴晨的视线很快就被一个少年的表现所吸引了,这少年同样*着上身,看上去年岁和自己不相上下,大概也有十六岁,他的肌肉看上去棱角分明但并不算强壮,而是精壮。他的脸上和身上已经满是汗水,此刻他的鼻翼因为愤怒而剧烈的凸起凹陷,看上去有些好笑但吴晨却笑不出来。他的双拳攥的死死的,他的眼中满是愤怒与隐忍的光芒,像是一座将要喷薄的火山。

    吴晨站在这巨大矿坑的第一层,那少年站在矿坑的三十多层,但即使相隔这么远的距离,吴晨却能感受到强烈的杀气,他一个人站在人群中,仿佛周围已经没有了其他人,他一个人,就像是顶天立地一样。

    “开饭了开饭了!你们这帮废物们可以休息了,赶紧吃饭,吃完睡觉,睡完抓紧干活!”

    一个身着红甲的士兵肩上有着三道火鸟一样的红色标记,看上去应该是一名屯将,地位要比这些士兵和监工地位高,随着他那一句高声大叫,所有矿工都是仿佛听到仙乐一般,重重的松了口气,随后排着队伍,向着每层矿道固定的建筑走去。

    吴晨在两名红甲哨兵的带领下来到一座房屋之中在,这里的房屋大多是由钢铁支撑,十分坚硬,即便遇到塌方和袭击也很难破碎,很少坚固。

    “小鬼,叫什么名字,年龄多大,籍贯是哪里?”

    房屋之中有着一张长长的木桌,一个男子穿着书生的打扮,手中拿着笔墨和书籍,看向吴晨问道。

    “吴晨,十六岁,籍贯铁漠州小湖村。”

    “小湖村?”书生男子皱了皱眉,旋即提笔写了上去。事实上铁漠州多是荒凉的沙漠,这样的村子有数万个,人口又稀少,根本不能被登记造册,这书生没听说这村子也觉得正常,当下也不犹豫,看吴晨一身打扮便不再怀疑,直接写了上去。

    书生男子看了看书籍,吐口吐沫在自己的手上,用力捻着那些泛黄的书页,目光忽然定格在一页纸上,说道:“这矿场共有将近六万名矿工,分为六十甲子大队,每个队伍一千矿工,这个队伍前天刚好死了一个,就这样,小鬼,你被安排在戊戌大队,号码是一零零零,去那里领取你的矿服。”

    说完书生男子伸出左手指了指左方的长桌,那里有另一个男子早已等候多时,一脸不耐烦的样子,他的身后一个长长的衣柜,从其中取出一件矿服,丢给了吴晨。

    接过这矿服,原来只是一件裤子,并没有衣服。只见在裤子的背面写着“戊戌一零零零”的字样,吴晨也不犹豫直接穿了上去。

    “行了小鬼,你去寻找戊戌大队的监工大人,你的食宿都由他安排,记住,别想着从这里逃出去,否则你会吃尽苦头,把你打得半死。”书生男子阴森一笑,旋即挥了挥手,给这两名红甲哨兵一些灵币,示意他们通通离开。

    这两名红甲哨兵带着吴晨,从第一层一路顺沿着钢铁云梯向下爬去,等到了第三十五层矿道之后,方才停下脚步,将吴晨送到戊戌队列之后,便是把玩着手中的灵币,露出贱贱的笑容,欢天喜地离开了。

    “一零零零小鬼,你叫什么名字?”

    站在吴晨面前的是一个彪形大汉,一身肌肉虬结,此刻正双手抱胸,脸上天生一副凶狠残忍的模样,八字胡长得老长,看上去颇为骇人。

    “回禀大人,我叫吴晨。”

    “嗯,算你走运,我叫雷虎,你可称我为雷大人,你刚刚来到这里,第一天不用干活,但必须要熟悉这第三十五层矿道的所有工作,明天要是不能熟练工作,我会砍下你的一根手指头,后天再不能熟练工作,我就再砍下你一根手指头,这地三十五层戊戌大队有一千名矿工,他们有的是修者,实力没有超过聚气士修为的,现在他们正在吃饭,地点在戊戌一号矿洞,而你的宿舍在戊戌一百号矿洞,你先进去第一号矿洞,和他们熟悉熟悉,去,滚进去吧。”

    吴晨眼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寒芒,这彪形大汉应该属于那种手段凶狠残忍之人,对待这种人必须用来硬的让他真正折服,否则不能控制此人。

    “多谢雷大人,我进去了。”

    吴晨点了点头找到戊戌第一号矿洞,走了进去。

    实际上这些矿洞都是建在坑壁之中,是人工开凿出来的甬长虫洞,因为这些大山十分坚固,坑洞的建造也很坚固,倒也不用担心会塌方。

    眼前的矿洞外面写着戊戌一号四个大字,洞口有两人大,一丈高,吴晨走了进去,里面因为不时有月华石镶嵌在洞壁上,倒也不怎么昏暗。

    “开饭啦,一群猪罗,赶紧吃,吃完睡,睡完起来干活!”

    吴晨走出这甬道,便看到了这样的一幅画面:面前是一个巨大的石室,里面同样有许多月华石,使得室内很明亮,二十张长桌摆在室内,每个桌子上都有五十名矿工,除了最后一张桌子有四十名矿工以外。

    一百名监工一脸不耐烦,人人手提两个大木桶,一个大木桶里装着半桶米饭、半桶馒头,另一个大木桶里装着半桶咸菜,等他们走到这些木桌附近时,这些矿工早已经忍耐不住,眼中满是饥饿的目光,双手做好冲枪的姿势,就等这些监工动手。

    “嘿嘿,一群猪猡,吃吧!”

    这些监工毫不把矿工当人看待,直接将木桶中的馒头、米饭还有咸菜通通一股脑猛甩出去,在空中甩出一道轨迹,随后这些饭菜吧嗒吧嗒掉在桌面上,二十张长桌上次刻都在上演这样的画面。

    当这些米饭、咸菜和咸菜甩在不是很干净的长桌上时,这些饥饿的矿工就像发狂的野兽,纷纷目露凶光,一拥而上猛扑上去,伸出脏兮兮的大手直接抓起桌上的馒头和咸菜,一边疯狂塞进嘴里,一边往自己的怀中飞速划拉,几乎不到十个呼吸的时间,这慢慢一桌子的饭菜和馒头就被众人瓜分完毕,就连一粒米饭,一丝咸菜都被众人抢个干净。

    大家都抢到了自己的饭食,都没有说一句话,一手紧紧抱住这些饭菜,另一只手就是往嘴里狂塞。

    见到这一幕,吴晨已是震惊的呆愣在原地,这样的画面,同样是他这一生都没有见过,这样的生活,简直不像是人类的生活,但就是这样真实的在吴晨眼中呈现出来,颠覆了吴晨的预料和想象。